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换魂——指甲花短篇鬼故事集


作者:指甲花  分类:鬼话

  
  
  
  
  桑若骑在白马的身上,又回到了家中。
  
  没想到,就在当天晚上,白马就从家里忽然消失了。谁也没有见到过这匹白马,更不知道它去了哪里。
  
  一年后,白马再次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之中。这次的白马已经是伤痕累累,疲惫不堪。然而,它背上却还驮着一个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桑若梦寐以求想要见到的父亲。
  
  桑若抱着自己的父亲,号啕大哭。
  
  父亲却笑道,傻孩子,你哭什么,没看见你父亲还活得好好的吗?本来我在战场上,就要死在敌人的刀下了,没想到,是我们家这匹养了十来年的白马救了我。它冲进敌人的包围圈里,让我骑在了它身上,奋力将我带了出来。这一来一去,它是受了不少的刀伤箭伤了,我还以为它肯定撑不下去了,没想到,我们都安然无恙地回来了。看来,老话说得没错,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我们十多年来,积下的善果终于有了回报。
  
  桑若沉默不语。她偷偷地望了一眼白马,而白马正睁大了眼睛,呆呆地也望着她。
  父亲回到家后,除了安心养病之外,就是开始张罗着给自己的女儿选女婿。他一个一个地挑,挑到最后,选了一个有家世又年轻英俊的少年做他的女婿。
  
  也就在此时,马厩里开始不安宁起来。
  
  白马顾不上自己的伤,经常踢打着马厩里的围栏。一到夜里,白马就长号不已,不仅是桑若家里,就是当地的村庄里的人都无法安然入睡。
  
  父亲不解地问桑若,我家的白马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有什么事情值得它如此悲鸣不已?莫不是我们亏待了它,平时给它的饮食不够?
  
  桑若冷冷的答道,父亲,随它去吧,它到底不过是一个畜生,畜生和人之间,是没有任何恩情可言的。
  
  父亲点了点头,道,话虽然是如此说,可我们也不能做得太过分了,毕竟它也算是我们一家子的恩人,没有它,就没有你父亲的今日。
  
  桑若不再说话。这些天里,她一边窃喜地关注着那些前来提亲的少年公子,又一边像个小偷似的忐忑不安地经过白马的马厩。她不敢走进马厩里面,不敢面对白马哀怜的目光。有时候,她也在反复地问自己,畜生和人之间,到底可不可以存在着一种男女之间的情爱?比如盘瓠就不过是一条狗,它却娶了国王的女儿做妻子,还生育了六男六女。它和公主之间的爱情可谓是惊世骇俗。自己是否也可以做一名超脱于人伦道德的奇女子呢?
  
  桑若犹豫再三,终于觉得,盘瓠和公主之间的爱情,是以牺牲了公主的身体和幸福为代价的,没有一个女人愿意与一个丑陋的畜生进行着下流的交媾,也没有一个女人愿意放弃幸福美满的日子,去过清贫艰苦寂寞的生活。她不能成为第二个公主那样的奇女子,就因为她也只是一个世俗的女子。做个世俗的女子,不好吗?未必每个女子都愿意去牺牲自己,而成全一个奇女子的美名。
  
  桑若想到了一条美丽的计划。她觉得这样的计划,既可以成全自己的幸福,也不会对白马有所亏待。
  
  某天的晚上,星月无光。桑若一个人偷偷摸摸地走进白马的马厩。白马看到桑若走了进来,惊喜地从地上弹跳起来,它以为自己离自己的爱已经不远了。
  
  桑若小心地用手指捻着自己的裙子,低声说道,白马,对不起,我曾经对你说过,只要你救了我父亲回来,我就可以嫁给你。现在,我就答应要嫁给你。不过,你要随我去一个地方,那是一个很隐秘的地方,除了你我,不能让别人知道。
  
  白马乖巧地点了点头。它让桑若再一次骑在自己身上,小声地走出了马厩,一溜烟走进了浓厚的黑夜之中。
  
  这一走,白马就没再回来。回来的只有桑若一个人。
  
  桑若告诉自己的父亲,白马是因为思念自己的亲人,所以才在每夜哀鸣不已。现在它跟随它的家人走了,回到它们的那个野马的世界中去了。它说它永远不会再回来。
  
  父亲信以为真地点了点头。
  
  过了三个月,桑若终于如愿以偿地出嫁了。来迎娶她的是一个世家公子。家里极为有钱,用的是上等的花轿,迎亲的人,前前后后站满了一条街。
  
  桑若头上罩着红头巾,满意地走出了房门。掀开花轿的帘布,她就知道她是世家公子的女人了。
  
  她走进花轿,正要坐下,赫然发现她坐着的,却是一块鲜血淋漓的马皮。
  
  桑若尖叫起来。可是她的声音却再也不能被人听到,因为那张马匹还没等她醒悟过来,就已经将她全身包裹得严严紧紧。
  
  花轿到了世家公子的门口。世家公子欣喜地踢了三下花轿,然后去掀开花轿的帘布,里面滚落出来一个巨大的白花花的蚕茧。
  
  众人都惊呼起来,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会进去的是一个漂亮如花的女子,出来的却是一个巨大的蚕茧呢?
  
  等到大家把蚕蛹破开,这才发现里面的桑若已经死了,变成了一只巨大的黑色的蚕蛹。
  十来天之后,蚕蛹里飞出来一只白色的飞蛾。那只飞蛾翩翩地起舞,最后朝树林里飞去。有人看见,那只白色的飞蛾,停在了一具马骨上面,变成了化石。
  
  从此以后,人们习惯了把蚕宝宝叫成是,蚕姑娘。关于桑若的故事,也就渐渐地淡忘了,谁也不清楚,那匹白色的马,是如何死在了桑若的手里。
  
  
  画外音二:
  爱,原来竟然如此残酷。爱的是一个鲜活的女子,出来的结局却是一个被白丝缠绕得严严密密的蚕茧。
  蚕,破茧而出。出来的是一只臃肿不堪的飞蛾。飞蛾已经不能飞翔,只能繁育生子。它生出来的子女,到底也还不过是在作茧自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