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换魂——指甲花短篇鬼故事集


作者:指甲花  分类:鬼话

  篇九 米娘子
  
  
  (一)
  
  说一个真正香艳的故事。上面那几个我一直觉得不够香艳。
  
  
  这个故事是老人们告诉我的。小时候,吃饭总喜欢太过心急,(可能是忙着玩耍,或者看电视里的卡通片吧,所以总没把吃饭当成一个仔细的事情来做。)所以,饭粒总免不了要掉在地上。长辈们就常教导我,不可浪费粮食,否则,半夜会碰到鬼缠身的。
  
  我只听说过什么,浪费粮食,会遭天打雷劈,却从没想到,这个还会跟鬼挂上钩。我就忍不住打破沙锅问到底。老人们被我纠缠不休,只好说了一个白米娘子的故事给我听。
  
  其实,这个故事一点也不吓人,还蛮动人的,如果有机会能让我碰到这个白米娘子,我一定想娶她为妻,呵呵。
  
  故事的主角是书生。
  
  书生。讨厌的书生。几乎以前的鬼故事里面,一大半的主角都是书生。其实,我是很厌烦了书生这个主角的。可惜,老人们是那么说的,我也只能这么写,大概,老人们无非是想教导我们,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只有会读书识字的人,才能老被人当做主角吧。
  
  话说,一个书生家里很穷。(哎,故事里的穷人就是命好啊,那些美丽的鬼,总只找穷书生,不会缠上富人的。而现实呢,恰恰相反,你们说是吧。)这个书生家里穷得已经揭不开锅底了,也就是说,家里的米缸里没有一粒可以看得见的大米。
  
  可是呢,书生还得活啊,他没有经商的本事,也没有那个力气下地种田,只好拿着一个破破的米袋,四处向一些熟人借贷。一开始,还是有人愿意借点给他,可借多了,人家也不愿意了。全国一年,少说也有那么几百万的读书人吧,可每年呢,能够考上进士,去当官的,估计不会超过一千个。没人愿意在如此渺小的几率面前,把赌注压在这么一个穷书生身上。
  
  这个书生借不到米,就只好躺在一个破庙的门前,怨天尤人。他哀叹,此生之命运如此辛苦,而时运又不济,一连考了好几回,就拿了个破烂的秀才文凭回来,实在汗颜得很。
  
  书生饿着饿着,就一头栽在了破庙的门前的石狮子上面。那石狮子一见血,就活了。它摇身一变,成了个道士摸样的人。不知道各位有没有发现,在民间,那些乐于助人,会点仙术的大多都是道士,而和尚呢,一般都不被民间的人DJ。这个从《聊斋志异》里面就可以看出来。估计,道士比和尚,更接近于那些贫民百姓吧。
  
  道士给书生抚了抚伤口,然后笑着说,读书人,怎么愁眉苦脸的。
  
  书生叹了口气,说道,我这辈子命不好,想读书没有文曲星附体,想经商,财神爷不照顾,想回家种地,做个农民,可惜父母生我的时候,给了我一具文弱的身子骨,现在,家里穷得已经揭不开锅了,出去借米又借不到,看来,我这辈子的命啊,是到头了。
  
  道士笑着从书生的手里接过那个破烂的米袋,看了一眼,说道,你这个米袋都破了,即使借到米,也会被你漏光的。
  

  
  (二)
  
  
  书生懒洋洋地说道,借米跟破米袋,又有什么关系。即便我拿着一个新米袋去,人家也还是不会借给我。说不定我拿着破米袋去,人家还会可怜我,新的米袋,人家却会说,你在装穷吧,米袋都这么新。
  
  道士笑着说道,这你可就错了,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就跟你读书一样,不做好准备,事情又怎么可能成功。万一,你真借到了米,你这一袋子米在路上全洒光了,那还不如没借到呢。
  
  书生被这道士的话一激励,连忙站起来,说道,你说的对,等我回去先把米袋补好。
  
  书生补好米袋,又重新向四周的熟人借了一圈,结果还是没借到。书生垂头丧气地回到那个破庙的门前。
  
  在傍晚时分,那个道士又来了。
  
  道士问道,今天借到米没?
  
  书生摇了摇头,说道,看来你说的话,也是错的。在这个世界,无论你做好了多大的准备,该你办不到的事情,就永远也办不到。就比如说我读书的事情,无论我下足了多大的功夫,乡试考不上就永远也考不上。
  
  道士呵呵笑道,那是因为你没有那个耐心。一受到挫折就垂头丧气的,即使机会有一天终于来了,说不定你早就已经放弃了。
  
  书生疑惑地问道,那你的意思是,还让我继续努力?再去借米,用来读书,为明年的乡试做准备?
  
  道士笑着点点头。
  
  就在书生勉力要站起来的时候,道士喊住了他,说道,你回来。看你这两天这么辛苦,我就给你一点希望吧,我借你一粒米,三年之后你再还给我。
  
  一粒米,三年?书生被道士的话给逗笑了。他不觉得一粒米能有什么用,而且十年之后,这粒米用得着还吗?
  
  书生不理道士,拿着个空米袋就回家了。
  
  等到半夜,书生饿得实在发晕的时候,他就在自己家里四处寻找可以吃的东西。可惜,他什么也没找到,最后,他寄望于那个用来乞讨的米袋。
  
  他在米袋了奇迹一般,发现了既然还有一粒白色的米。
  
  用一粒米拿来去熬米汤。大概也只有穷得变态了的人才会去做。偏偏,这个书生就是这种穷得已经变态了的人。他想,那个白开水里面,哪怕是只有一丁点白米饭的味道也好,至少比什么都吃不到要好。
  
  那粒米汤,书生足足熬了一个晚上。他一直在犹豫,到底是让这个米汤多一点好呢,还是让米汤少一点的呢。米汤多了,白米饭的香味就谈了,而米汤少了,他怀疑自己又不够吃。犹豫来犹豫去,他不时地在锅里加水,又减水。
  
  到了早上,他那个米汤还没熬好。人也估计折腾得已经不知道东南西北了。最后,他奇怪的发现一点,那个米粒无论怎么煮也煮不熟。
  
  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