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换魂——指甲花短篇鬼故事集


作者:指甲花  分类:鬼话

  
  
  (五)
  
  米娘子消失之后,书生的生活开始不再受到任何限制。早上,书生可以一梦梦到日落西山,晚上,油灯的火焰扑腾腾地燃着,直到灯芯最后也变成了灰烬。书生的屋子里再次变得凌乱不堪,每当他在寻找某本书而焦头烂额的时候,书生忍不住偷偷地望一眼米缸,可是米缸里再无动静。那只是一个已经消失了的人。
  
  很快,一年就这样轻易地过去了。两年一度的乡试马上就要举行了。书生在自己的房间里没日没夜地读书,写字,还大声将自己喜欢的文章朗诵出来。可每次在筋疲力尽的时候,书生就会为自己的前途感到很失落。他很害怕这一次还是像以前那样名落孙山。对他来说,年纪也已经不小了,父母临死前,把他们一辈子辛辛苦苦赚下来的家产都都托付给了他,可如今这个家,已经在他手里败落不堪。如果不能重振家业,不能让自己出人头地,那他父母交付给他的这一生,就算是白费了。他,就如同从来没有来到过这个世界一样,原本很空洞的人生,就彻底变得虚无飘渺了。
  
  半夜,书生熬到很晚才趴在桌子上睡着。可当他醒来的时候,他发现掉落在地上的书,已经被一只白毛的老鼠咬得粉碎。
  
  书生满腔愤怒,随手抄起身旁的凳子往那只白毛老鼠身上扔过去。白毛老鼠并没有惊恐地逃开,而是嗖的一声跳起来,扑向书生。
  
  在老人们的传说中,浑身长着白毛的老鼠,那已经是一只成精的怪物。这种老鼠唯一的兴趣,就是破坏房间主人的好事。这种老鼠,要么是变成一个男人拐走主人漂亮的小妾,要么就是化成一个女人,勾引男主人,慢慢地引着他们步入罪恶的深渊。然而,这个书生碰到的这只白毛老鼠很奇怪,它倒是喜欢上了做一只书蠹。
  
  白毛老鼠跳到书生的肩膀上,一口就咬到了书生的脖子。然而,它并没有继续咬下去,而是留下一个血印之后,马上又跳开,跳到了桌子上面,朝着书生唧唧地叫着。
  
  书生恨得咬牙切齿,一边用手摸着流血的脖子,一边骂道,该死的畜生,你什么东西不好咬,偏偏要咬我的书,那可是我的命根子,我这一辈子就全靠它们了。
  
  书生正准备拿起凳子继续朝白毛老鼠身上砸去,那白毛老鼠这次却没反击,而是马上跳出了窗户,落入到茫茫的夜色里,消失不见。
  
  书生只能自认倒霉,他蹲下身来,一片一片地检起书本的碎片。可那些碎片已经根本无法再拼凑起来。
  
  等他再去看自己的那个装书的竹筐。面前的景象已经让他彻底崩溃,几乎所有的书,全被那只白毛老鼠咬成了碎片。
  
  书生痛哭道,完了,完了,这次的考试肯定又完了。以后,也不用再做读书的打算了。
  
  正在这时,门外响起一阵敲门声。
  
  这个时候了,还会有人上门来拜访他?书生仔细地想了想,会不会是那个已经消失了很久的米娘子?
  
  书生赶紧冲过去,把门打开。
  
  跟着进来的是一个衣着艳丽的女子。这女子看上去年约十八九岁,紫色的衣裳,把她姣好的身材衬托玲珑别致,更加上她那一张面如弯月的漂亮的脸,让书生一见之下,就不由得心动。
  
  这女子狐媚地笑道,公子,这么晚了,怎么还没安寝?
  
  书生半晌才晃过神来,他很快就明白了,这个女子不是米娘子。米娘子的笑声娇憨可爱,还带着一种小儿女的天真无邪的气息,不会像眼前这个女子一样狐媚地发笑的时候,还故意将自己的身体扭成一道弧线,很有盼望别人搂住她的身体,与她亲近的感觉。
  
  书生支支吾吾地说道,我,我,你又是谁?怎么半夜到我家来了?
  
  女子笑道,长夜漫漫,无心睡眠,要不要小女子陪公子喝上几杯,我可是在那边为公子准备好了上好的酒菜。
  
  书生犹豫了一下,这才说道,不,不必了。过几天我就要去赶考了,现在要定下心神来看书。麻烦姑娘另找其他人吧。
  
  书?女子掩着嘴,咯咯地笑道,书又有什么好读的。读书之人,埋到书堆里,为的不也是四个字,功名利禄。如果眼前,公子随同我前往,马上就能得到功名利禄,你愿不愿意去?
  
  书生一头雾水,问道,这,这又是何意?我怎么可能随同你前往,就能得到功名利禄了?难道你邀我前往,就是去参加考试不成?
  
  女子伸出手指,轻轻地往书生的额头上一点,说道,呆子还真是呆子,难怪你考了这么多年,就还是一个酸秀才。功名利禄这东西,又不是一定要通过考试才能得到。你说说看,古往今来,那些名人有几个是通过考试才出名的了?很多人不用考试,甚至都不读书,也一样名垂青史。
  
  我,我跟他们不同。书生心跳急促地说道,我这个人的命就是读书,如果不读书,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不会啊。女子笑道,今晚,你不用考试,也可以像他们一样,住着华丽的大屋,吃着丰盛的佳肴,抱着漂亮的美人,还让亿万人对你敬仰。你想不想,试一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