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换魂——指甲花短篇鬼故事集


作者:指甲花  分类:鬼话

  
  
  (六)
  
  书生听那女子一说,不由得大为心动。他这一辈子如此辛苦,为的也不过是能出人头地,能拥有功名利禄吗?如果真的有那么一条终南捷径,让他一夜之间就到达了山顶的顶峰,恐怕让他付出再大的代价,只要不是生命,他都愿意的。
  
  书生跟着那女子走出房门的时候,看见角落里的那个米缸发出幽幽的蓝光。书生稍作犹豫,但还是将门掩上,跟着那女子出门了。
  
  紫衣女子轻挽着书生的肩膀,在地面上如同踏风而过。书生从未想到过自己的行走速度会如此之快。他问道,姑娘,我们现在到底要去哪里?
  
  女子指了指远处迷雾丛生的树林,那里有一轮昏黄的月亮悬挂在树林的上面,而底下散发出诱人的红色的光芒。女子说道,那里有一个很大的宅院,里面住着许多你这一辈子都梦寐以求,想遇到的人。她们会给你这一辈子最美的快乐。
  
  书生欲言又止,他本想问这个女子到底是什么人,可理智还是告诉他,这个问题最好莫问。因为他今晚遇到的必定是一番幻境,能够制造幻境的人,岂能是自己现实中遇到的那些人?他不愿意破坏这种幻境,宁愿去相信这些幻境是真的。他转而问道,和姑娘说了这么久的话,还不知道姑娘的芳名,未知该如何称呼你才对。
  
  女子掩嘴一笑,道,你还真是迂腐,名字这东西是可以随便取的,就如这些树,这些云,它们的名字是从人口中叫出来的,未必就是他们心里情愿要叫的真名。可一旦叫习惯了,所有人都信以为真地把他们当成了树,当成云。如果你真想用个名字来称呼我,就叫我白素素吧。
  
  白素素?白姑娘。书生说道,今晚你为什么要帮我?难道我有什么过人之处?
  
  白素素微微一笑,并不看他,而是淡淡地说道,昨晚,城东偏北的一个小村落里,忽然从天上掉下来一颗大陨石,陨石掉地上又惊起了火灾,结果村落里的人不是被砸死,就是被烧死,你说,他们有什么地方得罪过上天吗?没有,他们只是要碰上这样一场灾难,想躲也躲不过的。你也是这样。
  
  我,我怎么会跟他们一样?难道我去了也会死?书生惊惶不已,总觉得这个白素素说的就仿佛是一个咒语。
  
  白素素感觉到书生的手正欲从她身边挣脱开来,就转过头来,笑道,你别疑心,我说的他们是厄运,说你的是好运。不管厄运,好运,都是一个运。我这才拿你和他们做比较的。
  
  那,那我们快到了吗?书生回过头去,望了望身后已经远去的家。
  
  不远了。就在里面那片树林里面。我们再穿过一条河,两个坡就能看到了。这是一个极其隐秘的地方,寻常的人靠自己是走不进这里的,因为这里大雾弥漫,很容易迷失方向。
  
  书生笑着摇摇头,说道,我怎么觉得这些雾都是透明的,我能穿过这些雾一眼望到对面的山坡。在这样的地方行走,我闭着眼睛,也不会走错方向。
  
  白素素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她说道,你以为你现在是睁着眼睛的吗?
  
  我,我现在当然是睁着眼睛的了。书生不解地说道。
  
  好了,不说这个了。我们快点走吧。我们身后还有个尾巴呢,得赶紧把她甩掉。白素素这样说着,一不留神就把书生拐带到了一条被野草淹没了的小道上。白素素从她的头上扯下几根头发,轻轻一吹,就变成了白色,然后抛在小道的岔路口,这才放心地带着书生继续赶路。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白素素这才放下她挽着书生的手,说道,我们到了,就是这里。你前去敲门,就说是白姑娘带来的客人,他们就会好生款待你的。
  
  说完,白素素像一阵风似的钻进了树林。
  
  书生怔怔地站在那里,举目四望,这里哪里有人家啊,不就是一个靠近山壁的树林吗?当他靠近山壁,用手抚摸岩石的时候,这才目瞪口呆。
  
  原来,这山壁根本就根本不是山壁,而是一堵黝黑的墙。墙高有数丈,上面爬满了野藤,人站立在下面,误以为自己是站在山崖的下面。
  
  既然是墙,墙里面必定是户人家了。而能够有这么高大,抬头几乎望不到顶的墙壁,里面又该是一座多么大的庄园啊。这是书生第一次碰到这么大户的人家。
  
  书生小心翼翼地沿着墙壁行走。然而,这个墙壁果真像是一座山一样,铺展开来的面积几乎有一个村落那么大。书生走了几乎有三炷香的时间了,还是没有找到这户人家的门口在那里。他只看见一条细长的河,从墙壁的地下穿出来。流水浮着殷红的落花,还飘着淡淡的香气。
  
  幸好河上面有座石桥,不然,书生只能折返回去,在这墙壁的另一个方向寻找门口了。
  
  走过石桥,树林的树木越来越少,跟着是野花细草越来越密集,这些野花细草布置整齐有致,好像是有人特意这样安排的。只是这些花草似乎经过了许多的岁月,也就像个闲人一样随意向四周蔓延开来了,甚至遮挡了小道。
  
  小道上面一直没有碰到半个人影,可气氛并不令人心惊肉跳,乳白色的夜雾,仿佛会发出光来,把书生眼前的一切照见得清澈如水。
  
  站住,你是谁?怎么敢半夜擅闯我们主人家的后花园。背后一个娇弱的声音传过来。
  
  书生回过头去,不知何时自己身后竟然多了两个女子的身影。他迎上去,微微作礼,答道,我是一位叫白素素的姑娘带过来的客人。她带我来此,却忽然消失了。如果无心冒犯,还请多多恕罪。
  
  那两个女子一青一白,年纪不大,十五六岁的样子,仿佛是这个院子里的丫鬟。她们一听是白素素带过来的客人,就掩着嘴,咯咯地发出笑来。她们指了指了左边的路说道,这是我们家小姐的后花园,你还是赶紧去见我们家老爷吧,别让他在小姐的后花园里碰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