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换魂——指甲花短篇鬼故事集


作者:指甲花  分类:鬼话

  
  
  
  (八)
  
  米娘子的脸上露出灿烂而又狡黠的笑容。她似乎把眼前的这个书生当成了玩具。她把书生的惊讶完全埋在了自己的笑容里。
  
  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为什么我会稀里糊涂地跟你结婚?书生忍不住问道。
  
  这要问你啊,未来的槐安国的驸马爷。是不是觉得自己忽然飞黄腾达,当了驸马爷的感觉很是飘飘然呢?米娘子笑着讥讽道。
  
  槐安国。驸马爷。这不是戏文里的故事吗?你,你到底想怎么样?你总不能设计这么一个骗局,来折磨我吧。书生怀疑这一切的主使者就是这个看似天真无邪,却又调皮捣蛋的米娘子。
  
  米娘子哼的一声,冷笑道,你以为我呆在米缸里闲的发慌,要造一个这样的骗局来耍你啊。本娘子才没那么无聊的心思呢。实话告诉你吧,引你进这个骗局的是那只白毛老鼠。她跟我是天生的死对头。凡是我想完成什么事情,她就要捣乱什么事情。
  
  书生摇摇头,说道,我还是不懂。
  
  不必懂不懂的了。反正你是个木脑瓜,幸好你还良知未泯,还值得我一救。我们快走吧,不然那只白毛老怪苏醒过来,你我都从这里逃不掉。
  
  米娘子摔下红头巾,牵着书生的手,就从屋子的侧门走了出去。
  
  走出屋子,书生这才发现外面的世界,跟来的时候完全不一样。外面是大雾弥漫,夜黑如漆,天上不见半点星斗,地上也摸不到可以行走的路。
  
  别回头。米娘子行走的脚步有如在呼呼起风。她说道,你一旦回头,就会重新掉进那个陷阱里去的。我再要救你就难了。
  
  书生用力想挣脱开米娘子的手,说道,你不把这些事情说清楚,我不会跟你走的。我已经被骗了一次,不想再被骗一次。
  
  米娘子停下脚步,吃惊地望着书生,说道,怎么,你到底还是舍不得那份做驸马爷的荣耀?
  
  不,不是的。书生支吾地答道,一开始我看到这一切,就已经怀疑这一切的真实了。可这些,看上去好像是很熟悉的,它们不正是我拼了命读书所追求的一切吗?即便真正得到了又如何,它们看上去是那么的不真实,仿佛就是浮花一梦。
  
  米娘子脸上露出怒色,大声说道,你,你这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到了紧要关头,却在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你再不跟我走,我可撒下手不管你了。
  
  你走吧,不用管我了。我是生是死,现在并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到现在忽然发现,这么多年来,自己拼命追求的一切,真正得手了,却没有信心去拥有这一切。
  
  你?米娘子发现眼前的书生似乎变成了另一个人。
  
  我不想读书了。再也不想读了。因为我读书追求的荣华富贵,追求的功名利禄,其实连我自己也不清楚那些到底是什么东西。我都不清楚那么华丽的房子是怎么建造的,里面住着一些什么人,我也更不清楚今晚和我成亲的女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她是贤是奸,是好是坏,都不清楚,你说,我得到这些东西又有何用?
  
  米娘子改而叹道,以后你慢慢熟悉,慢慢清楚不就可以了?忽然的来的东西,或许你承受不了,可慢慢得来的东西,你会慢慢地习惯她们,认识她们的。
  
  书生继续说道,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一直读书没有任何长进了,因为我都根本不知道读书到底是要去做什么。只是父母这么说,世人这么说,我就跟着他们在走了。这样的读书,不过是荒废了光阴,浪费了自己的生命。到头来,即便得到了,还不是跟那个邯郸一梦的戏文里所说的一样吗?最后只是一场梦而已。
  
  喂,喂,米娘子使劲喊道,呆瓜,木脑瓜,别发痴了,快走吧,等你回去了,安全了,再细思慢想不迟。
  
  回去?书生忽然冷声笑道,我能回到哪里去?家里都是一些撕碎的纸屑。古人常说,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可一本书,就那么轻轻一撕,却什么也没了。黄金屋呢,颜如玉呢?去了哪里?他们在说这话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他们做的也只是春秋大梦而已。
  
  算了,算了。你这人越说越呆了。难不成下个月的乡试,你就不参加了?准备一辈子就这样饿死算了?
  
  书生沉默了一会儿,说道,这条路已经走上去了,我除了继续读书,继续考试,又还能做什么?
  
  一会儿说不读书了,一会儿又说要继续读书。你这人到底要痴呆到何时啊。米娘子脸上满是不悦,她似乎恨不得用根大棒在书生头上用力一挥。
  
  嘘,小声点。米娘子低声说道,那人来了。她发现我们,我们就完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