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换魂——指甲花短篇鬼故事集


作者:指甲花  分类:鬼话

  
  
  (十)
  
  书生一觉醒来,已经发现自己躺在了家中的床上。昨晚的事情,他已经忘却了一大半,只恍惚觉得那只不过是个亦真亦幻的梦而已。
  
  他走到米缸,看见米缸里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而书框的诗书却是完好无损。昨晚的或许果真都是场梦吧,米娘子忽然消失了,或许还会再回来。
  
  当他重新拿起诗书,却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空虚。他看到的每一字,每一句,都已经缺失了从前那种鲜活的感觉。他看到的,不过是一堆僵死的文字而已。
  
  书生的人生一下子就失去了目标。他不清楚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以前的执着追求到底去了哪里?莫非自己一夜之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书生努力地想回忆起昨晚的事情来。可那片记忆淡如白纸。好像有房屋,也好像有河水。但他并不清楚,房屋,河水之间到底有什么关联。
  
  书生放下书本,苦苦地思索了一整天,也没有结果。当太阳落山,明月东升的时候,忽然闻到一声怪异的鸡叫,很快屋子外面就弥漫起了白烟,有一股香风吹了进来。
  
  书生紧张地看了看四周,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只是觉得人有些疲倦了,想回到床上去睡觉。他心想,既然已经无法再看下去书,还不如早点休息,明天赶个早,把今晚浪费的光阴再补回来。
  
  当他撩开蚊帐,将手伸进被窝的时候,他的心就如怀里揣着个活兔子,猛地一跳。他摸到了一条光滑柔软的玉足。
  
  这是一个女人的脚。
  
  那个时代,女人的脚,就如今日的女人的胸一样,是女人的禁地。触犯了这块禁地,就意味着击破了男人与女人之间的那道厚实的防线。防线一旦被击溃,接下来的事情,几乎就是一溃千里,兵败如山倒。
  
  书生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他紧张地从床上跳起来,大喊道,是谁?
  
  里面的声音娇弱地答道,公子,是我,米娘子。
  
  米娘子?一个如此亲切而熟悉的名字。这让书生的心里怦然一动。不知道为什么,书生一听到这个名字,内心就开始踏实下来。
  
  他轻柔地问道,你,你怎么会在我的床上?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你进来看看就知道了。里面的声音回答道。
  
  当书生将自己的头伸出蚊帐,里面一双细若游蛇的手勾住了他的脖子。两片艳若桃花的红唇贴着他的脸蛋,朝他吹气如兰。
  
  昨晚我还和你拜堂成过亲呢?这么快你就忘记了不成?那个女人呢喃着说道。
  
  成亲?我,我怎么不记得了?书生慌慌张张地说道。可他又无力挣脱开那双轻微搭在他脖子上的双手。他很想控制住从他下身燃烧上来的烈火,可他越想控制,那股火似乎就越按捺不住。
  
  女人轻轻地将书生勾倒在床上,两人的身体慢慢地像冰雪一样融合在一起。
  
  女人咬着书生的耳朵,轻声说道,你侧过头去,仔细看看我的身体,看看我是不是你那个一直在挂念着的米娘子?
  
  书生按照她的话,将头侧过去,看见这女子的身体白如冰雪,身上轻覆盖着一层浅薄透明的白纱。这件白纱,书生以前见过米娘子穿过,只不过以前米娘子只是将这件白纱罩在其他的衣服上面。可现在,米娘子的身上没有了其他衣服,仅有那件薄若蝉翼的白纱。
  
  你,你真是米娘子?书生问道,你,你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怎么?我和你拜过堂,成过亲,就算是夫妻了。夫妻之间难道就不该如此吗?女人一边说着,一边将她的舌头在书生的耳梢,脖子上游走。
  
  这种感觉,让书生失去了矜持,恨不得用双手将那女子狠狠地按进自己的身体里面。
  
  你可知道,成亲,对一个孤身无依的女子来说,就是一件最大的事情。成过亲,就意味着我是你的人了。你不可以抛弃我,我也不可以抛弃你。从今以后,我们要生生世世在一起,永不能分开的。如果谁想分开,就要天打雷劈,来世做牛做马。你可答应?
  
  书生毫不犹豫地说道,我会的,我会的。
  
  你这话是对谁说的?女子问道。
  
  对你啊。书生下意识地吃了一惊,动作停了下来,问道,你难道不是米娘子吗?
  
  那女人忽然用力地将书生推开,将被窝将自己的身体裹住,呵呵笑道,你仔细看看,我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