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换魂——指甲花短篇鬼故事集


作者:指甲花  分类:鬼话

  
  
  (十一)
  
  床上躺着的并不是米娘子,而是穿着米娘子一样衣服的白素素,那个与米娘子一直作对的白毛老怪的化身。
  
  怎么,这么快就不认识我了吗?要不是米娘子破坏了你我之间的好事,那说不定现在成了夫妻的人,可是你我两个了。白素素咯咯地笑着说道。
  
  书生摇摇头,说,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可是始终也想不起来。
  
  白素素笑着说道,你知道你为什么忘记了那晚发生过的事情?那是因为米娘子在和你纵身跳进河里的时候,给你施了法,她把你那晚的记忆给禁闭了起来。这个女人很傻,她害怕你为了一个承诺,而耽搁了参加考试的时间。
  
  那你能不能把那晚的记忆重新给我恢复过来呢?这几天我一直觉得怪怪的,总好像有什么事情放不下,却又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情。
  
  白素素摇摇头,说道,这个,只有你找到那个施法的人,才能想起当日的事情。不然,你就只能永远这样蒙蔽下去。
  
  那,那我该怎么办?书生问道。
  
  你在这里往东走,翻过三座山,会看到一条河,那条河叫十里河,你可以在河的下游,每天打捞沙子,如果有一天看到沙子里面有一粒米,那或许就是你要找到的米娘子了。白素素诡异地笑道。
  
  沙子里面找米?书生吃惊地说道,这么多沙子,我怎么找?如果有一天错过了,她被河水从我身边冲走了,那我岂不是一辈子也找不到了?
  
  呵呵。白素素笑道,这可是你当日许下的承诺,说你穷尽一辈子也要找到她。早知道如此辛苦,就不必轻易向女人许下承诺。当然,你也可以当这个承诺并不存在。我倒想看看你这个书生到底是不是值得米娘子为你做这么大的牺牲。
  
  书生的额头上直冒冷汗。他都不清楚自己当日是否真的许下过这样的承诺,如果真的有,那他需要一辈子在一条河的河沙里面寻找一粒微小的米吗?
  
  书生正想说话,白素素却又笑着说道,好了,我该走了。我和米娘子斗气斗了几十年,现在气也差不多消了。现在我能帮她办的事情,就是告诉你这个书呆子你曾经亲口许下的承诺。至于你能不能还能见到她,就要看你是否有这个恒心了。
  
  说完,白素素如一缕青烟,从窗户飞了出去。只留下书生一个人怔怔地站立在那里,如在梦境。
  
  数天之后,书生满怀惆怅地来到十里河边,他望着河水上游冲下来的泥沙,这才知道,这么多沙子,别说是一个人,就是几百个人,甚至几千个人穷尽了一辈子,也不可能把这些沙子清理完成。这对他来说,要找一粒跟沙子几乎一摸一样的白米,那是何等的为难。
  
  他不禁在问,自己是否真的许下过这样的承诺?当时自己为什么要许下这样的承诺?一切他都已经不记得了。
  
  书生一直在河边坐到傍晚。黄昏的时候,一个前来取水的老太婆问道,年轻人,你在这里做什么呢?
  
  书生忧郁地答道,我,我在这里掉了一样东西,我不知道能不能把她找回来。
  
  老太婆笑着说道,掉到河里面去的东西,哪里还能找回来。你还是赶紧回去,做你自己该做的事情吧,别浪费时间了。
  
  书生忽然想起了什么,就问道,婆婆,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如果有一天你在这河里找到一粒像米一样的沙子,能不能帮我检起来。
  
  一粒米?婆婆笑道,年轻人,你在说傻话吧。掉了一粒米,你还用得着找回来吗?再说了,你能找回来吗?
  
  是的。这粒米,对我来说,很重要。她是我欠了别人的,我答应过三年之后一定要还人家的。现在丢了,我一定要把她找回来。
  
  那你打算怎么找?你让我一个老婆婆来找吗?
  
  书生摇摇头,说道,我知道凭我一个人的能力,是无法找到的。可是我会去参加考试,我要得中举人,到了那个时候,我当了官,有了钱,我就会雇人来找,还可以张贴告示,说能在这条河里面找到那粒米的人,就会得到大笔的赏金。
  
  三年之后,书生经过两次考试,终于博得了一个榜上有名。虽然他得到的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官,但对他来说,已经是如释重负了。
  
  当他穿着官服,坐着轿子来到十里河的时候,他却惊奇地发现,十里河已经干涸成一片沙地了。
  
  他向人四处打听,这才知道,去年,这个地方忽然山洪暴发,结果导致河水改道,原来的十里河已经变成了十里滩。
  
  书生万念俱灰,抛下自己的官服和轿子,一个人呆呆地坐在河滩上,一直到了天黑。
  
  半夜凉风习习,一个人影从远处走来,对这书生微微笑道,三年,你果然还没有死心。
  
  书生定神一看,不是别人,正是以前那个曾经令他销魂夺魄的白素素。只是现在的她已经清淡了许多,眼神也不再那么妖媚。
  
  原来是你。书生问道,是不是河水改道,我就彻底没有希望再找到米娘子了?
  
  其实,我也跟你一样,在这个地方找了她三年,我一直没有能找到。我找到她,只是想跟她说一句,你或许是对的,我或许错了,这个世界或许还有真心真情在,并不是一切都是虚的。白素素叹道,可是,我却连这种机会也没有。
  
  那我该怎么办?是不是这样就绝望了?我答应过,三年后,还那个道士一粒完整的米。可是,我现在却什么也没有。
  
  欠下人家的未必一定要还。白素素苦笑道,即便你真的找到了米娘子,你舍得将米娘子还给人家,而不是继续留在你自己身边吗?
  
  书生咬咬牙,说道,那,那我还给人家,再向人家借,问他肯不肯继续借给我?
  
  白素素扑哧一笑,道,你真是个书呆子。好吧,我告诉你,在这河边,一直住着一个老婆婆,你应该见过的。其实,她不是普通人,而是这里的河神。她曾经说过,如果有人能让她的那个哑巴儿子说话,就能帮人做一件事情。
  
  书生按照白素素所指的方向,去找那个河神婆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