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换魂——指甲花短篇鬼故事集


作者:指甲花  分类:鬼话

  
  
  (十二)
  
  河神婆婆住在一个山脚下面。茅屋里半夜还亮着灯光。
  
  书生敲了敲门,问道,婆婆,在吗?
  
  里面的门开了,出来一个老太婆。
  
  老太婆一见,就笑道,年轻人,是你啊,你还在找那粒米吗?
  
  书生点点头,说道,婆婆,既然你是河神,那一定知道那粒米去了哪里。我能不能求求你帮我找一找。
  
  河神婆婆摇摇头,说道,河水改道了,我也无能为力。
  
  可是,我听人说,如果有人能治好你儿子的哑病,你就可以帮人家做一件事情,对不对?如果我能治好你儿子的病,你是不是可以答应帮我找到那粒米?
  
  河神婆婆想了想,说道,我们神仙都不能做到的事,你能做到?
  
  我试试过。即便只要很微小的一点希望,我也想试一试。我不会轻易放弃的。书生说道。
  
  河神婆婆领着书生来到屋子里面,她家里果然有一个才七八岁的小孩子,呆呆地躺在床上,望着屋顶,不说话,也不动弹。
  
  不知道为什么,我儿子在几年前得了一场怪病,不说话,也不动弹,像个半死人一样。我给他服了多少的药,也不见好转。河神婆婆说道。
  
  书生一见到那个河神婆婆的儿子,人马上就像失了魂一般,跟河神婆婆的儿子一样,呆立着不动。
  
  河神婆婆吃惊地望着书生,说道,怎么你也变得跟我儿子一样了?这就怪了,这到底是什么邪术?
  
  半晌,书生才回过神来,笑着对河神婆婆说道,你儿子的病,我肯定能治。
  
  说完,书生走过去,坐在河神婆婆儿子的傍边,握住婆婆儿子的手,说道,见到你,我终于想起那晚的事情了。原来,我和你纵身要跳下河的时候,我对你说,我一定会把你找回来的,因为读书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而你对我来说,才是最重要的。没想到,你生气了,你说,以前坚持的梦想,这么轻易地就放弃了,那你的人生不就真的成了一场空吗?你不愿意让我的梦想成空,你就在跳下去的时候,给我施法,封闭了那晚我的所有的记忆。
  
  书生继续说道,无论你怎么用心良苦,可我真的愿意用一辈子来在众多的沙砾里面,寻找那一颗微小的你。对我来说,功名并不是最重要的,因为那些并不是唯一的,只有你才是唯一的。功名这种东西,得到了也会很容易丧失,而你,得到了,我知道,就会永远也不会丧失,除非等你我都消失了。
  
  说完,河神婆婆的儿子忽然从床上惊跳起来,大口作呕。不一会儿,婆婆的儿子从口里吐出一样东西。
  
  书生检了起来,放在手心,用手轻轻地擦拭掉秽物和口水,露出一粒洁净的白米。
  
  书生笑道,我终于还是找到了你。
  
  

  
  
  (十三)
  
  河神婆婆惊讶地问道,你要找到的就是这个东西?
  
  书生答道,不错。这是一粒仙米。她为了救我,一起跳到了河里,结果变回了原型。我依旧记得那天晚上,我们手挽手地从河岸上跳下去。可到了水里,我却没有牢牢地抓住她。这是我一辈子最遗憾的事情。有时候,人为了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却失去了身边最容易得到的东西,等失去了,却才后悔,那些遥远的东西,其实,根本抵不上刚失去的那些东西的万分之一。
  
  河神婆婆笑道,这也难怪了。我儿子喜欢吞食水里的鱼虾,有一天他说他见到一粒金光闪闪的东西。他说,看上去很好吃,就放到自己嘴里,咬了一口。没想到,他从此以后就再也不能说话。我没想到,我儿子捡到的东西,就是你这三年来一直寻找的东西。
  
  那,婆婆,我为你儿子治好了哑病,你得答应我,把这粒米送还给我。
  
  河神婆婆笑道,这粒米本来就是你的,自然该交还给你的。
  
  书生苦笑道,这是别人借给我的。现在三年时间已到了,我应该交还给别人。欠人家的,终于是要还的?
  
  河神婆婆不解地说道,既然这粒米是你欠了人家的,你还了之后,那你欠了这粒仙米的,又该如何还?
  
  书生听完,目瞪口呆。他没料到,这借与还之间,竟然像是一个轮回。借了去还,还了相当于又在借。人生只要没有结束的那一天,就永远有还不清的债。
  
  书生正想离去,没想到,河神婆婆忽然又说道,前几天,也有一个人来找我,不过那是个女人。她说她能治我儿子的怪病。可是,她来了,却忽然又说自己治不了,只有另一个人能治。这个人,你可认识?
  
  书生点点头,说道,她是一个很奇怪的人。米娘子一直在帮我完成我的梦想,可她却一直来破坏。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忽然也才发现,她其实并不是一个坏人。或许她所做的一切,也有她的理由,只是像我这样愚昧的人,无法理解而已。
  
  书生拿着米粒,回到家里。他一直企盼着米娘子能出来见他。可是,一整个晚上,那颗米粒并无动静。
  
  书生无奈地说道,你不愿意出来见我也好。我答应过道士的,要把你交还给他。如果你出来了,我害怕我没有勇气把你再交还出去。
  
  说完,书生把米粒放着一面精致的丝绸方巾里折好,塞在自己怀里。
  
  三天以后,刚好就是道士借他米粒的三年期限到了。
  
  这一天,书生在月黑之夜,再次来到破庙。他朝庙前的石狮子磕了几个头。
  
  身后,传来一阵响亮的笑声。原来,是那个道士如约而至。
  
  道士说道,看来,你果然没让我失望,你是个守信的人。十五年,年幼的你曾于神像前,阻止一只老鼠偷食米粒。那剩下的最后一颗,便是今日米娘子之化身。而今,米娘子欠你的已归还,你欠我的也已经归还。从此了无恩怨,一切该散的都散了罢。你若执意强留,未免会好事生出坏事来。
  
  书生还想说什么,可手里紧握的米粒不翼而飞。
  
  书生支吾着说道,我,我可以再续借吗?三年,不,一年,哪怕是半年也好。这几天我一直在思索,发现自己还有很多话想对米娘子说。可她一直不肯现身。而我的心也在犹豫。
  
  道士摇摇头,说道,这样的事,永远不会有结果的。如果万事都需要一个结果,那人就不必死了,也不必再出生。这样的事情,只可能发生在神仙身上,而神仙是万念俱空的,他们看透了生死,看透了情爱,你是个凡人,还是去做你应该做的事情。你与米娘子之间的事情,不必再纠缠了。现在,你也已经得到了你想要的东西,虽然不是大富大贵,可到底衣食无忧,来去自如。
  
  说完,道士在黑夜之中,身影一闪,就此消失。
  
  余留下书生一个人站在那里空怅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