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换魂——指甲花短篇鬼故事集


作者:指甲花  分类:鬼话

  
  
  (五)
  
  他又回到了属于自己的城市。这是在两个星期后的事情了。
  
  他一踏上这片熟悉的土地,开始感觉到莫名的深重的孤独来。他对自己说,这是哪里,为什么才两个星期,居然几乎不认识这个地方了。原来容易遗忘,容易背叛的,不仅仅是他人,还有自己哩。
  
  他在城市里徘徊了一个夜晚,不敢轻易地去打开那张熟悉的家门。他害怕那张门里藏着的事实,可以让他大吃一惊,无法承受。
  
  夜晚的城市,迷离而凄楚。路灯是黄色的,霓虹灯是红色的,路边经过的女人是紫色的,头顶上的天空是五颜六色的。他如同活在一个盛开着鲜花的花篮里面。
  
  他呼吸着城市里特有的混浊的空气。忽然想到那只九尾狐,他的脸色苍白如纸,疾步朝家门口跑去。
  
  他推开那扇久违的门。门里安静无声。一种鲜花被焚烧后的气味充溢着房间。
  
  他感到头晕脑眩,支撑不住,身子往后倒了下去。
  
  
  

  
  
  (七)
  
  九尾狐消失了。他搬到了另一个地方居住。那里的房间很大,从未发生过有一只类似于九尾狐的身影从他眼前划过。他又看见了自己的身子后面的影子。
  
  有一日,当他专心致志地看书写作的时候,窗外忽然飘进来一张纸条。
  
  纸条上写着,你好,我是你曾经爱恋过的那只九尾狐。现在,我已经被花神囚禁在蟠桃树下,怕是你的今生也无法与我再次相见了。我托青鸟传信给你,只是很真诚地告诉你一声,我是真的,很真的爱恋上了你的那个小房间。那小房间,在你心里,弥漫着的是虚假的女人的清香,而于我,其实,弥漫着的,是九尾狐最喜欢的那种书墨的香味。你要记得,书墨的香味,是能招引来九尾狐的。
  
  
  

  
  
  
  第二天,我就要离开外婆的时候,悄声地问她,外婆,我那只蝴蝶呢,怎么没看见她跟在我身边?
  
  外婆轻声笑道,傻孩子,她就在你身边呢,只是你白天看不到她,只有晚上的时候,她才会出现。
  
  我信以为真地回到了自己家中,一到晚上,就四处寻找蝴蝶的踪影。然而,却发现自己的身边却什么也没有。
  
  直到有一天,那只蝶妖忽然出现了。
  
  但她出现的时候,也已经是两年后的事情了。
  
  那天傍晚,我从学校回到家中,看见天边聚集着浓厚的彩霞,仿佛是一团团的火焰在滚滚地燃烧,而我家后院的竹林,细小如手指的竹子全都开了白花,细小的,柔软的,风一吹,就四散零落。这是我以前从未见过的如此壮观的景象,仿佛她们都是一起从空灵的那个世界里钻出来,在我面前跳舞。她们优美得像是蝴蝶在空中的舞蹈。我用手往空中一抓,那些轻巧的小白花居然滑滑地躲过了我的手指。她们的轨迹美丽得像一道道眩目的身影。我还嗅到了一股清淡的竹子花香。这股花香,说不出具体而细致的味道,只是鼻子能感觉到她的存在。她空明而纤细,温暖而遥远,是任何其他花香所无法替代的。我想,她应该来自另一个很遥远很遥远,然而我梦里又经常到达过的地方。她忽然从我的梦里面走出来,来到这个世界,那这个世界一定发生了一些会令我感到惊奇的事情。
  
  果然,到了晚上,一个和我手掌一样大小的蝶妖就出来在我面前。她就像是小人国里的绿色天使,薄如蝉翼的翅膀,光洁亮丽的身体,两只小手,细得比头发丝大不了多少。
  
  她收拢起自己的翅膀,停留在我枕头前面。她用着惊慌不定的眼神望着我。我用手指伸过去,她就迅速地跳开了,站立在另一个地方,还是用着那样的眼神,望着我。
  
  我俯下身来,用手衬着下颚,笑道,你好,你就是那只要跟随我一生一世的蝶妖吧。
  蝶妖点点头,但还是用着怀疑的目光望着我。
  
  可是你为什么要隔两年,两年后才愿意出来和我相见呢?我撇撇嘴,说道,这两年来,我无时不刻在想象着你的到来,总在猜测着你到底长什么样。
  
  蝶妖低下头,似乎有点害羞,她对我说道,我,我其实就一直在你身边,只是你太粗心,没有看见我而已。
  
  我故意轻哼了一声,说道,既然我没看见你,难道你就不能出现在我面前,让我看见你吗?
  
  蝶妖也发出一声轻哼,冷笑道,我干吗要故意出现在你面前,让你看见我?难道我没有你,就不能活在这个世界上不成?难道你外婆就没有告诉过你,有一天,我不乐意了,也会离开你,永远不再回来的?
  
  我这时才发现,这只跟随在我身边的蝶妖,其实是一只很容易生气的小家伙。如果有一天我真惹怒了她,说不定她还就真离开了我,永远不再回来。
  
  我只得心平气和地对她说道,那你今天出现在我面前,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告诉我?
  
  蝶妖点点头,说道,你家的竹子开花了。
  
  我笑着说道,这个我比你早知道。我一回家的时候,就发现了。
  
  那。蝶妖接着说道,那你有没有发现今天的云霞都快把整个天都给烧着了?
  
  我又笑道,这个我也知道,不用你来告诉我。难道你所能知道的,就是一些这样的事情?
  
  可是,这些东西同时在一天里面出现,你就没有觉得奇怪?没发现你的世界里忽然少了什么东西吗?蝶妖问道。
  
  我摇摇头,说,是不是你发现了我忽然少了什么东西?
  
  蝶妖难过地点点头,说道,你外婆过世了。这些竹子里开出来的白花,还有天上漫天的云霞,就是你外婆留给你的最后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