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换魂——指甲花短篇鬼故事集


作者:指甲花  分类:鬼话

  
  
  
  
  我停止了回忆,问那个痴情的女人,什么样的人,值得你这么爱恋呢?难道你不知道恩爱情仇原本是一场空吗?你看到的是镜花,摸到的是水月,可那些都是会一晃而逝的啊。更何况,转世投胎之后,那个人还记得你吗?等你再次找到他的时候,他恐怕在和另外一个女子相欢得厉害呢。
  
  痴情的女人大声喊道,我不介意的,我不介意的,我只要和他在一起,就心满意足了。他在我眼里,是天底下最好的男人,他的风雅,他的气度,他的用心,是天底下没有第二个男子可以与之相比的。我死后还要嫁给他,还要服侍他。他就是我的整个世界。整个世界,你明白吗?
  
  我幽幽地叹道,既然他是一个那么优秀的男人,大致天底下所有的女子都钟情于他了。他又凭什么从万千个女子中间,挑选你一个,而不选择别的女人呢?他又凭什么只爱你一个人,愿意与你天荒地老,而不是与其他的女人山盟海誓,终生厮守呢?你大概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以至于这么简单的道理,也想不清楚。
  
  那女子开始默言。许久之后,忽然长叹道,他也说他愿意和我天荒地老,沧海桑田的。他的话,我是一直相信的。他的话,我就从来没有怀疑过。我想,他说出来的话,就一定能做到。因为他的心,比任何东西都要坚硬,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将它摧毁。
  
  我笑道,坚硬的心?恐怕天底下再怎么坚硬的心,也会碰到一样比它更坚硬的东西。即使没有更坚硬的东西,还有一样东西也可以把它摧毁。那就是地狱之火。凡是经历过地狱之火的人,它的记忆就荡然无存了。记忆都不在了,那颗坚硬的心,留在那里,又有何用处?就如一间不能住人的空房子,那还能叫做房子吗?
  
  地狱之火?女人尖叫道,是不是每个转世投胎的人都要经历地狱之火的清洗?
  
  我点点头,说道,这是上天的律法,是亘古不变的制度,没有谁可以将它更改。
  
  女人闻言,忽然放声大哭起来。为什么,为什么,是不是他早已经将我忘了,是不是他已经转世投胎,变成了另外一个与我完全陌生的人?是不是他当初跟我说的话,只是哄我开心,逗我在玩耍?不可能的,这绝对不可能的。即使这是事实,可我也不甘心,真的好不甘心。
  
  我低声苦笑道,是的,曾经也有那么一个女孩子,也如此不甘心过。她憧憬过的爱情,最终却变成残酷的悲剧,那个男人还未到下一辈,就已经不爱她了。
  
  “及尔偕老,老使我怨。淇则有岸,隰则有泮。总角之宴,言笑晏晏。信誓旦旦,不思其反。反是不思,亦已焉哉。”
  
  为什么一个盼望能够与自己相偕以老,白首终生的男子,却在结婚后几年,就开始有了一岸隔一岸那样的距离?为什么每次质问他是否还爱着自己的男子,却在嘻笑之间,支支吾吾,把曾经的海誓山盟当成了儿戏,将他的许诺搪塞过去?
  
  我也在问自己,这是一段怎样的爱情?爱情曾经那么甜蜜,可到后来却艰涩得如一个冷硬的馒头,食之无味,弃之又可惜。
  
  
  

  
  
  
  
  我低下头去,望着冥河之水,里面显露出了一个女人的身影。那个女人,就是曾经拣食桑葚的女孩。她在结婚之后,勤勤恳恳,并未因为自己的男人贫穷而嫌弃埋怨她。相反,烧饭煮菜,缝衣浇灌,日夜操劳。她把爱情当成是一种坚贞的相守。这种相守,是用一生来完成的。然而,家里的那个男人一回到家,就闷声不吭。有什么事问他,他也不回答。晚上回来,扒几口饭,就躺在床上睡觉,第二天一清早,就出门,直到傍晚就回来。虽然两人之间偶尔在床头有过男女之间的温存,但那也是短暂,片刻即逝的。久而久之,她就渐渐地听到了男人在外面有勾引其他女人的信息。这些信息,开始她还不相信是真的,可终于有一天,让她亲眼遇到了,她心碎如焚,全身麻木僵硬,不能移动。她想找个地方哭诉,但她最终还是没有哭泣出来。
  
  她继续等着那个男人回家。“于嗟女兮,无与士耽。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她想,她这辈子嫁给了这个男人,已经没有了回头路。她只希望男人能够有一日清醒过来,开始走回头路,又重新回到往日相恋时的那种场景。对于女人来说,婚姻,就是她生命的一本全书。婚姻,锁住了女人的一切。而男人呢,为什么却把婚姻当作儿戏,把婚姻当作一件可有可无的衣服?
  
  最终,男人还是没有回来。他有一日忽然出走,没有遗留下任何东西,就让她成为了一个孤独的寡妇。据说,他与其他的女人在一起;又据说,他在外面找到了许多的女人,并在外面建立了一间新的房子,没有再回来的打算。
  
  她麻木不仁,在某个黄昏的时候,想起了少女时代的她自己,想起了她和他最初相识的过程。
  
  “氓之蚩蚩,抱布贸丝。匪来贸丝,来即我谋。送子涉淇,至于顿丘”,她曾经是一个卖布的女孩,天性乐观,欢喜着看着世间的一切。可是,有一个男人,经常来到她那里卖布。卖了一次,又一次,每次都是低着自己的头,说话的声音很细小。他总在临走的时候,忽然望她一眼,然后扑腾扑腾飞快地跑远了。终于有一天,女孩忍不住问他,你卖这么多布,用得完吗?而且你卖布的时候,为什么总显得这么害羞呢?男人支支吾吾地回答,我,我只是想来见你一面,多卖一次布,就能和你多见一次面,就能多看你一眼。
  
  这是如此动人的爱情誓言。哪怕是卖再多的布,花再多的钱,也只为了见自己心爱的人一面。而见到自己心爱的人,却支吾着说不出话来。女孩的内心扑腾扑腾地在跳。她仔细地观察着她眼前的这个男人,发现他生得特别英俊,白皙的面庞,高挺的鼻梁,深凹的眼神,是男人里面为数不多的美男子,而且他的气质又是如此让人动心。女孩找了个机会,对男人说,我送你到那条河边吧,你小心别把你卖的布弄脏了。
  女孩送这个男人到了河边,却措不及防地被男人吻了一下。女孩便认定这个男人,是自己的一生了。
  
  我在冥河的水影里恍然若失。
  
  不过,我并未忘记作为一个地狱使者的职责,那就是送每个从人间返回地狱的孤魂野鬼渡河过去。阎王还曾交给我一个小小的任务,那就是对每个来到地狱的鬼魂,想尽办法让他们从红尘往事中释怀出来。地狱,并不是人们想象中的那么可怕。这里的任意一个地狱使者都有一颗善良的心。他们也多是经历过了诸多红尘往事的人。只是他们有幸摆脱了人世的轮回,成为了尘世的旁观者。他们的职责是,让仙界,人界,地界三者之间保持着一种恒久的平衡,让人世生生不息,永不磨灭。
  
  我从往事中走出来,笑着对那个女人说,想听点这条冥河的故事吗?它的故事可是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要长久,你从冥河的故事里,或许可以听出点为什么要毁灭每个人的记忆的原因。以前,我就是跟那些来到地狱的幽魂们说了这个故事,才能让他们心甘情愿地投身于地狱之火中的。
  
  我继续说道,其实,向每一个来到地狱的人说起冥河的故事,已经超越了我的职责范围。但我很喜欢这么做。因为,我在听她们的故事的同时,也能让她们听一听她们身外其他事物的故事,因为她们平日所听到的,只是一鳞半爪、残缺不全的片段。所以才会有一颗执着燃烧着的心,所以才会有那些坚强,不肯磨灭的记忆。等到她们也能够像这条冥河一样,经历千千万万年,那时,她们自然而然地让自己的记忆沉淀成一幕一幕恍恍惚惚,可有可无,可亮可灭,可生可死,可存可逝的光影。
  
  那女人半信半疑地点了点头,你说吧,我会认真听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