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换魂——指甲花短篇鬼故事集


作者:指甲花  分类:鬼话

  
  
  
  那个女人听到这里,幽幽地对我说,为什么我们一定要来到这里,难道不可以避开冥河吗?她的故事,对她来说,是一场噩梦。可是,她又为什么要带给我们同样的噩梦呢?如果我们的生活,我们的记忆,只有开始,永不结束,又该有多好?
  
  我凄然一笑。我知道眼前的这个女人,也如远古时代的冥河一样,是不甘心就这样终结了自己的梦的。
  
  我笑道,你跟我来,来到我驾驶的这条小舟之上。我们去冥河的中央。只要你蹲下身来,仔细地盯着河中央的水影,你就能从水影里看到发生在你身边所有的故事。然而,你在水影里看到的,不同于往日你在人世间所看到的,它包含了所有人的眼睛,也包含了天地万物的眼睛。你会在水影里看到所有的眼睛。等你看完了水影里发生过的故事,你也就会看到你和他之间的结局。这个结局,虽然不是你现在所想要的结局,但它是你最终明白的最必然最无奈也是最不可挽回的终结。等到你明白时,就会理解,为什么这个宇宙会存在着冥河这样一条终结之路,你也能明白,冥河,其实是宇宙之中冥河当初为我们选择的最好的一个归宿。
  
  女人半信半疑地跟着我上了小舟。
  
  我将木桨往虚空中一划,那小舟就似乎在半空中荡然游行开来。这半空的下面,就是冥河。
  
  冥河中的水,永远是看不见的。你从远处观望,仿佛那上面波光点点,鳞波荡漾。其实,那是由于它在不停地吸纳着天地万物的光芒。等你到了近处,除了你用心去观察,看到的是自己的记忆之外,你再也看不见任何东西。
  
  它就如虚空,或者它根本就是虚空。
  
  小舟到了河流的中央。我收起了木桨,小舟轻悠悠地,安安稳稳地停了下来。
  
  女人惊讶地问,这是哪里?这就是传说中的冥河吗?为什么我什么也看不见,仿佛自己在做梦一般。为什么,……
  
  我轻轻地说道,你不用问为什么,你蹲下身,低下头去,往自己脚底下的虚空望去就可以了。你的记忆,就是你站立的地方。
  
  女人雪白的身影,低了下去。她的这一低,就如同月光落入水面,花瓣扬在空中。两者自然而然地溶为一体。
  
  我的小舟上的那个女人消失了。出现在我面前的是,是一面镜子当中的女人。
  

  
  
  
  
  那个女人,她的故乡,在江南莲花开开落落的吴郡,她出生的年代是冥历九万四千一百八十年,人世的公元二百零八年,正是三国鼎立,军阀混战之初。
  
  浅墨烟水,落花如尘,山川叠翠,四季分明。这就是江南的吴郡,一个传说中莲花能永开不败的地方。
  
  这个女子出生在一个穷苦的人家。虽然从小就长得眉清目秀,可她的父母也因为生计问题,把她卖给了青楼。从小她就在别人的鞭打和咒骂下生长。她的性格里包含了隐忍和倔强。
  
  当她十六岁的时候,豆蔻初开,犹如破茧而出的飞蛾,一曲一笑惊四座。这个时候的她,就成了别人手掌心的精美的玉器,百般玩弄,仍不觉生厌。
  
  可她知道,所有的人并没有真正爱惜她的,觉得她不过是一件玩物。
  
  然而有个白衣少年引起了她的注意。那少年衣饰华贵,可在众人面前总是唯唯是诺,不论别人是对的还是错的,他总不去反对,而当他望她的眼神时,却是淡然一笑。本来,她以为他一定是个欺软怕硬的脓包,却不料这个少年却当着众人的面,把她从一群轻薄之徒的手里带出来,拿出一些银两和衣物,对她说道,你逃吧,这里不适合你。
  
  她冷笑道,逃?我能逃到哪里去?一个弱女子无亲无故,如果没有这些官大人的捧场,又能逃到哪里去?无论去了哪里,都是一条死路。
  
  少年摇摇头,说道,不会。只要你有心想逃,就一定能逃到你想去的地方。除非你根本就没有想逃去的地方,除非你已经对这个人世已经绝望了。
  
  如果我告诉你,这些官大人的家里,就是我想逃去的地方呢?我可以在他们供给我的锦衣玉食里面,生活一辈子。人活在世上,需要的不外乎就是这些。她说道。
  
  可是我看到你的眼神里,有很强烈的渴望。你渴望的东西,不是那些有钱的官大人能给你的。
  
  她扑哧一声笑道,我都不知道自己渴望什么,那你这个局外人能不能告诉我,我到底渴望什么呢?
  
  少年从身上取下一块玉佩,说道,你渴望的就是它,白皙,透澈,有光泽,带着温暖。
  
  她低头叹息了一声,说道,即便我真的有这种渴望,可这样的地方可以去哪里找?
  
  少年笑了,他说道,我刚才不是说过了,只要你有心想逃,就一定能逃到那个地方去。至于那个地方在哪里,这就需要你慢慢地寻找。因为那个属于你的地方,只有用你的眼睛才能看到,我是无能为力。
  
  那,可以是你的家吗?她忽然奇妙地问出了这么一句。她问的时候,并没有经过细想,而是试探性地问那个少年。
  
  少年先是一怔,许久才说道,如果你认为我家是你要找的地方,你可以去试一试,但我不能保证那个地方就是你所想要的。
  
  她进了那个少年的家,这才知道这个少年并非一般人家的子弟。他家是属于江东四大家族之一,只是由于战乱,这个家族已经慢慢趋向末落。在他身上,肩负着重振家业的重担。
  
  不久,街头巷尾就开始流传着一个风流艳事。江东四大家族之一的陆家,有一位年纪稍长的子弟居然在自家后院蓄妓。
  
  少年对这样的谣传,也还是淡然一笑。他回来对她笑着说道,外面的流言,你别放在心上。我从来不相信世人的嘴里会藏着什么真相。真相只隐藏在不被人知的地方。
  
  她也淡然一笑,说道,你不怕流言,就不怕你的父母,你的叔叔伯伯,你的兄弟姐妹?
  
  他微微笑道,我父母早已经不在了,只有一个伯父掌管着整个家族的事情。可我伯父他从来不管他的事迹,他说,我是一只飞鸟,不是笼子中的金丝雀,无论我做什么事情,他都不反对,但是也从来不会给我支持。
  
  那就是说,他已经对你冷漠无情,把你置之这个家族之外?她好奇地问道。
  
  不能这么说。他放纵我,其实就已经是对我最大的支持。因为人心这种东西是束缚不住的,越是束缚就越容易引起抗争。
  
  跟这个少年接触许多时日之后,她才明白这个人是世间极为难得的人。他不傲慢,不骄横,同时也不卑不亢,他做事情有自己的原则,但从来也不去干涉别人的原则。他几乎可以算得上是一个超然于这个世俗之上的另一种特殊的人。
  
  有一天,她告诉他,你这里,对我来说,其实就已经是一个白皙,透澈,有光泽,带着温暖的地方了。你可不可以让我一辈子呆在这里?
  
  少年忧郁地笑道,如果你喜欢,我可以让你留下,但未必时局会让你留下。或许明天我就该离开这里,去一个遥远的地方任职做官,因为有些事情,不是你我强求都能如愿的。
  
  她爽快地说道,不论你去哪里,我也跟去哪里。
  
  不久之后,她就成了这个少年的第一任妻子。但这个妻子并没有名份。她为他生下了两个儿子,大儿子在颠沛流离的官宦生涯中,得病死了,只留下一个小儿子,乖巧伶俐,从小就聪明过人,在小儿子的身上,隐隐有他父亲的风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