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换魂——指甲花短篇鬼故事集


作者:指甲花  分类:鬼话

  
  
  
  少年此时已经变成了一个青年。这个青年在众多后起之秀中渐露头角,他的政绩被人屡次上呈给江东的掌权者。
  
  终于有一天,那位掌权者私自见了这位青年,对他说,你没有一位正式的妻子,家里那个女人,到底是来历不明,身世不清不白,如果你想有更大的前途,就应该抛弃你家里藏着的那个女人。
  
  青年既没有反对,也没有同意,回到家里,对她说,不如我们就此隐名埋名吧,我伯父他希望我是一只可以腾跃上天的飞鸟,而我觉得不过是一只剪去了羽毛的山雉。你可明白,我平时里总是对别人唯唯是诺的样子,那是因为这个世界,实在有太多无可奈何的事情,那些事情,根本不是能由我所能决定的。
  
  她问他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不是她而拖累了他?
  
  他说,不是拖累,而是负担。我必须承负起这个负担,不能轻易撇下。
  
  是不是你撇下这个负担,就可以变成一只飞鸟?她问道。
  
  青年苦笑道,你明知道我不可能撇下这个负担的。
  
  如果你不撇下这个负担,那你伯父怎么办,你们陆家怎么办,还有你现在的儿子怎么办?他们都是依靠你给予他们的希望而活。
  
  可你也是依靠我给予你的希望才活着的。没有你,我有一个兴旺的家族又有何用,我有一个成材的儿子又有何用?他们在你面前,一样会黯然失色的。
  
  她苦笑着摇摇头,说道,我可以作为你的侧室,作为你养在后院的女人,不是一样可以生存下来?既然我们从一开始就没有名份,以后又何必还在乎名份?对我来说,家里不过是多了一个女人,对你来说,却多了一份家族的寄托,儿子的希望。这样两全其美的办法,你为什么不愿意去做?
  
  可,可我觉得还是不应该。爱,这种东西,一旦被分享了,就像是盐落入水中,会荡然无存,永远再也看不见的。
  
  她还是笑笑,说道,你还是可以去试一试的,结果或许会与你想象的不同。
  
  不久,也就是在他三十一岁那年,他迎娶了一位家世显赫的女子。那个女子就是掌权者的侄女。这样一门婚事,看似简单,其实,谁都清楚,这是一种政治婚姻,里面勾连了许多许多的利害关系。陆家从此与那位掌权者一家连在了一起,不能再割开。
  
  他的新婚之夜,也就是她香消玉殒之时。
  
  正如他所说,她是依靠着他给予她的希望才能活着的。当这种希望已经远去的时候,她已经觉得没有再活着的必要。她一直认定了是自己身世的不洁带给了他污染。虽然他是一块明净带着温暖的玉佩,可自己去触摸这块玉佩的时候,却是一双肮脏的手。
  
  她死在了他的怀里。
  
  男人抱着她痛哭失声。而她微微地闭上了双眼,耳朵里却还听见,那个男人在说,下辈子,下辈子我一定还要娶你为妻,到那个时候,我只为你而活,无论是谁,都不能把你把你从我身边夺走。
  
  女人的梦醒了。她从冥河的水里浮了上来,一身淋漓,浑身都在颤抖。
  
  我笑着说道,你也看见了,这一世,是你拖累了他,如果下一辈子,你还是要拖累他,你会心甘情愿继续跟在他身后?他原来要的东西,都已经被你剥夺了。你还给他,那是你应该做的。为什么你还不能忘记,还要纠缠不清呢?有人说过,相濡以沫,相喣以暖,不如相忘于江湖。你不觉得,爱一个人,就是要带给别人负累吗?除非你并不爱他。
  
  那,那你到底要我怎么做?女子惊惶地问道。
  
  去吧,前面就是奈何桥,过了奈何桥,喝了忘情水,下一辈子你和他相见,谁也不记得对方是谁。爱不爱,由下辈子决定,这辈子的事情,就让它沉在这个冥河河底吧。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