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换魂——指甲花短篇鬼故事集


作者:指甲花  分类:鬼话

  
  
  
  我们吃完烧饼,有一个人就问道,烧饼妹妹,你家在哪里?要不要我们帮你买一下车票。我在车站有个亲戚,只要不是特别紧张的路线,他帮我额外弄几张车票肯定没问题,只不过可能要多花点钱。
  
  女孩笑道,不用了。我爸说我们今年不回家了,连过年的地方都找好了。
  
  又一个连忙说道,你们真打算在这里过年了?那敢情好。我今年过年也不回家,要不过年的时候我陪你到处转转吧。一个人过年挺无聊的,我可以跟你学做烧饼。
  
  我们大伙一听,就哈哈地嘲笑起那个家伙来。我们说道,你小子过年不回家,那是要去你未来的丈母娘家。人家可还是未成年少女。
  
  那人撇着嘴,说道,我是说真的嘛,哪里有你们想的那么多花花肠子。我也是觉得她们父女两个蛮可怜的,我陪陪她们,跟她们拜个年,这样她们才不会在这个城市里太孤独啊。
  
  我们一听,觉得也是,就一起说道,烧饼妹妹,你留个电话给我们吧,到时候过年的时候,我们打电话过来,给你和你爸拜年。
  
  女孩笑着摇摇头,说道,我们没电话,我们打电话回家,都是用外面的公用电话。
  
  我们想了想,说道,要不这样,你告诉我们公用电话的号码,过年的时候,你拨打一下,再挂断,我们给你打过来。
  
  烧饼妹妹沉思了一下,就笑道,这样也好。
  
  说完,她让我们每个人都给她留一个电话,然后她把那个公用电话的号码告诉了我们。
  
  几天后,我们陆续回到了家里。跟着,马上就过年了。新年的钟声一敲,我的手机忽然响了一下。
  
  我拿过来一看,是烧饼妹妹留给我们的那个公用电话号码。
  
  我按照那个号码拨了回去。电话通了,里面却悄无人声。我连拨了好几次,结果都是如此。
  
  寒假结束,我们回到学校。我说,过年的时候,烧饼妹妹给我打电话了,可是电话通了,里面却没有声音。
  
  这时,其他几个人也说,他们也接到了同样的电话,可是里面也是没声音。
  
  正当大家纳闷的时候,一个人忽然笑道,你们这些人太傻了,那是公用电话嘛,公用电话经常被人弄坏,那是很平常的事情啊,我以前心情不好的时候,就砸坏过一个公用电话。
  
  大家想想也是,只是可惜了没能和烧饼妹妹说上一句,新年好。只是不知道烧饼妹妹还要不要回家去读书,如果她回家去读书了,恐怕以后都很难见到她了。
  
  新学期一开始,我们竟然没再见到胖子前来卖烧饼。大家都在说,会不会胖子不来卖烧饼了?那不是太可惜了,以后就真的再也见不到烧饼妹妹了。
  
  胖子没来卖烧饼,到了晚上,我们这群穷学生游荡在学校的北门,竟然有种很失落的感觉。
  
  有个人哭丧着脸,说道,晚上吃不到胖子烧饼,我都觉得肚子好饿啊。好的东西吃不起,差的东西又不想吃。胖子,胖子,你快来吧,我们很想你。
  
  我们笑道,你哪里是在想胖子,分明是在想烧饼妹妹吧。
  
  众人开始哄堂大笑。
  
  直到快到了期中的时候,胖子才又再次出现。
  
  这个时候的他,似乎苍老了许多,脸上多了点皱纹。
  
  我们一群人一窝蜂地钻上去,说道,胖子,你怎么到现在才来,我们吃不到你的烧饼,都觉得读书很没劲了。
  
  胖子憨厚地苦笑了一下,说道,不好意思,家里出了点事情。一直忙到现在才有空回来。
  
  那烧饼妹妹呢?你有没有把她带来?终于有一个家伙很快就暴露出了本性。
  
  她?胖子笑笑,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塞给我们几个烧饼,说道,这是我女儿叮嘱过我的,要我给你们做几个免费的烧饼。她说你们虽然嘴巴上不饶人,其实心地很好,我不能老收你们的钱。
  
  我们一齐说道,你的免费烧饼,去年我们就吃过了,今年再吃,你就烧饼摊子就不用再开了。
  
  去年?胖子问道,去年我可没给你们做过免费的烧饼哟,去年我可是都收钱的。
  
  不是你,是你女儿,烧饼妹妹给的。
  
  她?胖子忽然脸色变得很惊讶,连忙放下手里的家伙,过来问道,去年我女儿不是早回去了吗?
  
  什么嘛。我们说道,你女儿再快过年的时候,不是还来这里做过一次烧饼吗?难道你不记得了?
  
  这时,胖子忽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我们被胖子的举动都惊呆了,连忙问他怎么回事。
  
  胖子半晌才止住哭泣,说道,我女儿就是快过年的时候出车祸死的。她死的时候,还跟我说,爸,如果你再做烧饼,能不能给他们做一次免费的烧饼,不要收他们的钱。他们的人其实都很好,经常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就塞给我。
  
  这时,所有人都傻楞在那里,说不出话来。
  
  在我们的仔细盘问下,这才直到,烧饼妹妹出事的日子,就在她给我们做免费烧饼的前两天。而那个时候,胖子早已经回到了家中。
  
  我们几个人听完,不禁毛骨悚然,赶紧葱胖子的摊位前溜走,回到宿舍,几个人都躺在自己的床上,闷声不说话。
  
  最后有一个打破了沉默,幽幽地叹道,大家都别多想了,烧饼妹妹心地是那么善良的一个女孩子,即使变成鬼,我们也不用害怕吧。那天,即便我知道她是鬼,就冲着她死了也要给我们做一次免费的烧饼,我也会在过年的时候打电话给她的。
  
  大家一听,想想也是,就都骨碌地从床上爬起来,开始琢磨起那个公用电话号码来。
  
  当我们再次拨打过来的时候,里面的回音是,对不起,此用户并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