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换魂——指甲花短篇鬼故事集


作者:指甲花  分类:鬼话

  
  
  篇三 豆腐西施
  
  
  村东住着一个年纪三十来岁的寡妇,丈夫和儿子由于前几年的一次山洪爆发而淹死了,一个偌大的宅院就剩下她一个女人独立支撑着。她唯一的谋生手段就是磨豆腐,又因为她生得颇有几分姿色,村子里的人都喊她做豆腐西施。
  
  豆腐西施除了早上出来卖豆腐之外,一回到家就关上大门,从不出来见客。有人想为她做个媒,推荐个好人家,也算是了结她做寡妇孤苦伶仃的日子,可敲了半天的门,也不见里面有半声回响。有些调皮的小孩在白天爬进院子,透过窗户,也看不见里面有半个人影。幸好,当地的民风淳朴,村子里都是一些规规矩矩老实巴交的农民,没有什么男人去打这个女人的主意,因此,这日子也就一天天地过去了,几乎没起任何波澜。
  
  直到有一天,村子里来了个外地人。这个外地人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事,在村子里一住就是大半个月。他从村人的闲言碎语里,听闻了这个豆腐西施的故事,也在早上亲眼目睹了这个豆腐西施的风采,就不由得动起了邪念。想在半夜里摸黑进豆腐西施的家里,看看能不能讨到一点便宜。
  
  然而,当他翻墙而过,从窗户里爬进去的时候,却看到房间里没亮着任何的灯,月光照进空荡荡的屋子里,只觉得里面的空气格外的清冷。他大声喊道,有人吗?有人吗?
  
  没人回应。他感觉到屋子里有些不同寻常的气味,不像是一个生人经常居住的地方,可又不甘心这么轻易地就放弃。所以,他拿出预先准备好的火种,点上,一步一步地摸到豆腐西施的床上。
  
  豆腐西施的床软绵绵的,还透着温热。丝织的被子覆盖在整张床上,似乎被子下面正睡着一个人。外地人欣喜万分,心想,被子里睡着的肯定是豆腐西施,如果自己趁她还没苏醒,直接摸到她的被子里面,这就省去了许多的麻烦,好戏就直接上演了。
  
  外地人吹灭了火种,直接脱下衣服,光着身子,悄悄爬到床上,掀开被子,往床上的那个人扑了过去。
  
  床上发出一声惨厉的尖叫,唧的一声,一个毛茸茸的东西从外地人的手里脱走,很快,像一阵烟似的,转眼就从窗户里溜了出去。
  
  外地人手里还紧抓着一串刚从那个毛茸茸的东西上扯下来的皮毛。他吓得浑身颤抖。半晌,他醒悟过来,顾不上穿衣服,直接光着身子狂奔了出去。他一边跑,一边大声喊道,妖怪,屋子里有妖怪。
  
  很快,村子里的人都听到了外地人的叫喊声,都跟着跑出来,问那个外地人,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外地人惊魂未定,颤抖着说道,她,她不是人,是个妖怪,是个妖怪。说完,外地人还把手中的皮毛摆给众人看。
  
  年长的老人看了一下那些皮毛,很快就认出了这是狐狸身上的毛。
  
  第二天,豆腐西施是狐狸精这个事情,一传十,十传百,很快村子里所有的人都知道了。村人们连忙把昨天还未吃完的豆腐全倒掉,他们说道,那是妖怪啊,妖怪卖给我们的东西,我们怎么能吃呢。
  
  从此,再也没有人去买豆腐西施卖的豆腐了。无论豆腐西施在第二天怎么费劲的吆喝,也没人敢凑近半步。
  
  豆腐西施,一直从早上守候到中午,也没有一个人来买她的豆腐,甚至都没人敢前来和她说半句话。
  
  豆腐西施咬咬牙,只好远远地对着村人喊道,这个豆腐再不拿回去煮着吃掉,就要臭了,我今天不收你们的钱,你们快来拿豆腐吧。
  
  然而,还是没人敢要她那不要钱的豆腐。豆腐西施只好又将豆腐挑着回去。
  
  连续三天,都没有人来买豆腐西施的豆腐。到了第四天,豆腐西施就不再出来了。再也没有人看到豆腐西施。豆腐西施的家里,冷悄悄的,仿佛已经没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