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换魂——指甲花短篇鬼故事集


作者:指甲花  分类:鬼话

  
  
  
  
  到了晚上,宿舍里阴冷得可怕,估计是隔天就要下雪了。我窝在被子里面,脑海里满是那个人头骨的影子,怎么我怎么努力也挥之不去。我真后悔了白天上课的时候两次去触摸了那个人头骨,或许它就真是一件很诡异的东西。
  
  我问宿舍里的其他同学,“你们脑海里还在想着那个人头骨不?”
  
  众人幸灾乐祸地说道,“陈余,会不会是那个妓女的鬼魂缠上你了?”
  
  我摇摇头,说道,“不知道。反正我在摸那个人头骨的时候,好像有一丝很冰冷的东西钻进了我的身体里面。我说的可是真话,如果我说了假话,就让天打雷劈死我。”
  
  他们看见我发了这样重的毒誓,也都噤声不再说话。
  
  房间里冷冷地有阴风在旋转。我打了个喷嚏。砰的一声,桌子上一个茶杯跟着就掉到了地上。
  
  这下,我们都傻眼了。茶杯怎么可能会自己掉在地上?
  
  众人一下子全都从床上骨碌地爬起来,面面相觑。
  
  “陈,陈余,真的有鬼。”有个人几乎哭咽着说道。
  
  我叹道,“我早知道这个人头骨有鬼了。现在怎么办?”
  
  一个人忽然提议道,“陈余,这个鬼是你带来的,你还是出去住吧。住旅馆的钱,我们大家一起给你出,还有,还有,我们提供给你夜宵。”
  
  靠。我大声骂道,“你们这不是在赶我出门吗?你们还算不算我同学,算不算我兄弟了?危难的关头,只求自保,却不管我死活。万一我真死在了旅馆,你们就能心安理得地当作没事发生一样?”
  
  “这个可不能这么说。陈余,你一个人死,总比六个人死强。再说了,这个鬼是看上了你,我们都是无辜受害者。你总不能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吧。”
  
  我大声地喊出了一句国骂,然后收拾起东西,气冲冲地走出了宿舍。
  
  走出宿舍,外面阴冷得可怕,风像刀片子一样刮在人脸上。难道我真要去住旅馆?本来,出门的时候,我还想着,我一个人死,也要找他们五个人来垫背。后来想想,这也未必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如果真是被鬼缠上了身,要出现它迟早还是会出现的。
  
  我在学校附近找了间旅馆住下。里面的设施很简陋,就是一张床,一台电视机,还有一个空调,甚至连浴室和厕所都是公用。我只能先把屎尿全都憋完,然后回到房间里面,开着灯,电视机,空调,再睡觉。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被冻醒了,睁眼一看,电视机已经是一片雪花了,空调的风叶竟然自己就关闭了。这是什么鬼旅馆。靠。我走到门外面,大声喊道,老板,老板,快来看看,空调坏了。
  
  “你是在叫我吗?”这时,从远处的黑暗里走出来一个女人,她的长相,让我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我惊疑地问道,“你就是老板?我晚上来的时候,看到的可不是你。”
  
  女人笑道,“我是这里的老板娘,他已经睡觉去了,我顶替他值班。”
  
  我“哦”了一声,就说道,“你进来看看吧,空调坏了,这种四周都是破洞的旅馆怎么住人。”
  
  女人从我的身边擦过去,走进了屋子。
  
  我闻到这个穿着艳丽的女人身上有一股湿冷的烟灰的气息。这不像是一个活着的女人。绝不是。现在的女人都应该有一股香粉的味道。
  
  我惊讶地望着她。
  
  女人说道,“空调已经坏了,没办法再修,要不我带你换一个房间。”
  
  我连忙说道,“不,不用了。你走吧,我还是继续住这个房间算了。”
  
  “那怎么行?”女人笑道,“这么冷的晚上,没空调怎么住人。要不,我陪你,两个人睡一个被窝,会暖和点。”
  
  我寒毛都倒竖了起来,说道,:“不,不用了。我不需要那种特殊服务。算了,我还是走吧。”
  
  “你走可以,不过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一眼就看穿,我生前是一个妓女的呢?”女人的脸上的肌肉和皮肤慢慢地褪化,露出一个白色的人头骨来。
  
  我吓得魂飞魄散,赶紧想门而逃。可哪里知道我刚不由自主地跟着她进了门,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合上了。
  
  我几乎跪下来,哀求道,“你,你别为难我,行不行?我们无怨无仇,就说了那么一句得罪你的话,你也没必要一定非置我于死地吧。我死了,可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
  
  人骨头的牙齿在咯咯作响,她说道,“你没得罪我,只是说了一句真话。可我想知道,你这句真话,是怎么得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