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换魂——指甲花短篇鬼故事集


作者:指甲花  分类:鬼话

  
  “我,我就是那么一种直觉,从触摸你的头骨开始的时候就有了。”我说道。
  
  “没有原因?”头骨问道、
  
  我摇摇头,说道,“没,没有原因。”
  
  头骨的牙齿在铮铮地冷笑道,“既然你说不出原因,那就是我们有宿世因缘,我应该找你来陪我一起住在那个头骨里才行。”
  
  啊!我大声喊道,“不要,不要。我说,我说。”
  
  女人的头骨笑道,“我就知道你有原因,只是不肯说出来而已。”
  
  我迟疑了半晌,这才支支吾吾地说道,古代的青楼女子,跟平常人家的女人不同,她们为了取媚于人,所以会在自己脸上经常涂抹一种散发出很香气味的香粉,这种香粉还可以使女人的皮肤暂时看起来白皙光滑。然而,这种香粉是一种带有微毒的化学物质,能够渗透进皮肤,到达人脸的骨骼上,慢慢地沉积下来。如果人死之后,那种沉积物,就会形成一层很细小的密密麻麻的颗粒。
  
  女人笑道,“这还不是完全的理由,要知道我们使用的香粉,平常人家的女子也会使用。”
  
  我咽了一下口水,才接着说道,你未到三十就已经死了。一般人家的女子最多每天早晚抹一次香粉,而你们青楼出生的女子,从接客的那一天开始,几乎每接一个客人就要抹一次,而且客人接触你们的时候,还会用手不停地触摸你们的脸蛋,那样会加速香粉渗透进你们的皮肤。这样,才会有你们青楼女子,跟平常女子的骨质有显著的差异。从我的手感上,就能明显知道,你的前世应该出身在青楼。
  
  嗯。女人将可怖的头骨隐去,露出一张皮囊,笑道,“这样也还算说得过去。那你还有其他的理由吗?”
  
  “还有,还有就是你们青楼女子的头骨,敲击时,有一种清响,不像寻常人家的女子的头骨那么厚重,或者老人的骨头沉闷。因为你们的骨质很轻,所谓柔弱如水,大多指的是你们这类特殊的女人。”
  
  女人微微笑道,“看来你懂的还不少。你能不能告诉我,这些东西你是从哪里得知的?还有你知道的这些,为什么不肯告诉别人?”
  
  “因为,因为这是一段难以启齿的往事。我爷爷年轻的时候,喜欢上了一个青楼女子,为此他不惜抛妻弃子,不愿意回到家里。我爷爷的父亲为了让自己唯一的儿子回心转意,暗地里叫人在那家青楼妓院烧了一把大火。那个青楼女子就死在一片大火之中。可是,几年后,我爷爷还是从一堆死人的骨头里,把那个女人的头骨找了出来,一直放在自己家的衣柜里面,陪他一直到老死。我问过他为什么能认定这个头骨就是那个女人的,他就告诉了我这些。”
  
  “那你能不能看出我生前发生过一些什么故事,我又是怎么死的?”女人问道。
  
  我摇摇头,说道,“这个,这个我倒看不出来。说实话,我真没有那么神通广大的本事,只不过比他们多一份仔细而已。”
  
  女人叹道,“凭你的能力,如果用心的话,应该还是能看出一些门道的。如果有心,三天后,你送我回到头骨里面,再仔细看看。”
  
  “送你回头骨?”我惊讶地问道,“你,你现在没在你的头骨里面,需要我送你回去?”
  
  女人咯咯地笑道,“你难道忘了,你在最后一次触摸我的时候,我钻进了你的身体里面。如果你不送我回去,我岂不是要在你身体里面呆上一辈子了?”
  
  我几乎彻底瘫倒,看来如果她所说的是真的,我还得借着教授给我的名片,去一趟省博物馆。
  
  三天后,我顺利地又见到了那个女人的头骨。
  
  它安静地趟在一个水晶玻璃的盒子里面。博物馆的工作人员为我打开了盒子,里面一股清淡的气息,从盒子里直扑进我的鼻子。
  
  我伸出手指,轻轻地触摸了一下头骨。有一股东西,闪电一般从我体内,流进头骨里面。
  
  博物馆的工作人员问道,“好了吗?我们这里快要关门了,要不是你是个特殊的客人,我们绝不会让你进来的。”
  
  我想了想,说道,“再给我十五分钟时间,我就蹲在这里,仔细看看。”
  
  十五分钟后,我起身离开博物馆。我仿佛觉得身后有一丝蓝光在燃烧。
  
  回到学校,我在论文里写道,这个头骨的女主人,生前是个青楼女子,年龄在二十四到二十六岁左右,头骨完好,牙齿齐整,死于上吊自杀,因为骨头的下颚有一道不仔细分辨就看不出来的勒痕。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