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换魂——指甲花短篇鬼故事集


作者:指甲花  分类:鬼话

  上面这个不是鬼故事,但关于楼兰的资料,我整整看了两天,觉得,关于楼兰有很大的想象空间。
  
  一个随着罗布泊漂移的城市,一个两次忽然出现又忽然消失的文明,一个许多人梦想到达的地方,一个许多人锲而不舍,最终永远与那个古老的城市沉埋黄沙地下的传说,还有震惊世界的“楼兰美女”和“楼兰公主”,都不禁让人联想翩翩。
  
  我都在想,会不会那个彭加木一个人走失在沙漠之中,忽然碰到了那个消失的城市,又随着那个城市一起飘走了呢?
  
  楼兰,楼兰。。。

  
  
  陈源一下子软了下来,说道,那我加钱,可以不?
  加钱也不行。司机毫不客气地说道。
  10块?20块?要不我出双倍的价钱?这可是来回车费啊,你自己算一算多少钱。陈源狠下了心肠,知道自己跟沈岚也是敏感时期,千万不能出差错,不然鸡飞蛋打,到手的老婆飞了,可要后悔一辈子。
  司机犹豫了一下,如果出双倍的话,来回路费都接近一百五十了。他想了想,说道,那好吧。不过,你先给我一百五十块钱,到时候多退少补。不然,我是死活不去的。
  这年月,讹诈顾客都讹诈到这个份上来了。陈源真想冲过去,狠揍这个司机一顿。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只好说道,先给你钱可以,不过你要写个字据,不然到时候你不承认怎么办?
  字据这很好办。司机从陈源手里拿过笔,利索地写在一张出租车发票上。
  当出租车开动的时候,陈源心疼得要命,他觉得那个出租车的轮胎旋转的时候,不是在跑路,而是在跑钱。所以,司机想跟他搭腔说话的时候,他一直保持沉默。
  司机一见自己碰上了个这么小气的男人,也就不再多说话了。
  出租车很快就驶出了市区。汽车西站,准确地说,是在这个城市的郊区,只是因为曾经几位市领导人头脑发热,想搞什么城乡合并,这才把西站设计得这么偏远。结果效果不佳,换了新的领导人,就下了个决定,拆掉汽车西站,重新建一个。可在拆掉之前,它还是有一些临时开通的客车停靠在这里。
  司机忽然对着陈源说道,兄弟,我能不能停个车。
  干嘛。陈源一肚子火正没地方撒,这下总算让他抓住把柄了,你该不会是想搭载其他客人,搞拼车吧。你做人不要太狠,收了我这么多钱,还嫌不够,还想带人啊。
  司机苦笑道,不是了。我收了你的钱,自然要把你送到指定的地方。可现在我忽然尿急,想到路边上方便一下,很快的,就三分钟。
  司机把车停下来,就往路边的灌木丛里钻进去。陈源也顺便从车上下来,抽了根烟。
  这时,陈源才发现汽车西站附近果然没有车辆,甚至连个人影都找不到。按理说,城市的郊区,也总算是属于城市的,不会这么空无人烟,甚至比乡村还要冷清。就算是天气热,没有人来走动,可隔了十来分钟,居然路上除了他们就一辆汽车也找不到。
  一想到十来分钟,陈源忽然发现那个司机钻到树林里,去了这么久,怎么还没出来。难道他所说的尿急,其实是肛门堵得慌?
  抽完三根烟,陈源的脖子上,背心上都沾满了汗。他回到出租车里,吹了下空调,汗水这才停止了涌出。他感觉到背后一丝奇痒,就用手伸过去,搔了一搔,摸到一粒细小的东西。可那粒东西好像是长在陈源的背上的,紧紧地粘住他的皮肤,费了很大的劲才把它抠下来。
  抠下来的时候,陈源发现自己的手上已经粘上了血。那粒带血的东西,竟然像是一颗西瓜籽。
  陈源觉得莫名其妙,这样一粒东西怎么会长在自己的背上。
  陈源打开车窗,把西瓜籽用力扔出去。没想到,那个东西在空中,并没有朝地上落下去,而且往更高的空中飞去。
  靠,这是什么鬼东西。陈源不禁骂出声来。
  然而,司机还是没有回来。陈源感觉到情形开始不对劲了。
  难道那个司机出事了?不可能吧。这光天化日之下,能出什么事,即便出事,也应该听到他叫出的声音来啊,怎么会只有几十米的距离,就这样无声无息地就没了呢。
  陈源再次下车,也顺着那个司机刚才钻进的灌木丛里走进去。
  果然,那个司机站立在那里,安然无恙,似乎还在对着一个小池子在嘘嘘。
  你怎么还在拉尿。陈源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