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换魂——指甲花短篇鬼故事集


作者:指甲花  分类:鬼话

  
  
  司机回过头来,笑道,不好意思,我刚才口渴,喝了点水。
  这个鬼地方,又没有人家,你去哪里找水喝。陈源不满地说道。
  司机指了指前方,说道,那里有个水池,水很干净,我就随口喝了一点。
  陈源抬头望去,前面果然有一个碧绿的水池,池水绿得吓人,在灼热的阳光下,却显得冷气森森。他再抬头看了看四周,高耸的工厂烟囱,轰响不息的机器鸣声,还有堆积如山的废物垃圾。
  这种地方的水,你也能喝?你就不怕生病拉肚子?陈源还是不解地问道。
  司机笑道,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这些开出租车的,一年到头,一半的时间都在车上,吃喝拉撒的都随便惯了,还是赚钱要紧,,要不家里的妻儿老小怎么办?哪里比得上你们这些上班族,吃喝拉撒都还有讲究的。
  这时,陈源才发现出租车司机这个群体,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轻松。先不说成天开着出租车,劳不劳累的问题,光是一个人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要呆上十到十二个小时,就已经让人觉得憋屈了。他们面对的,总是一些来来往往的陌生人,有时候想找个人说个知心话都找不到。
  好了没?我们该走了吧。陈源问道。
  司机提了提裤子,说道,走吧。
  他们两个回到车上,外面的热气一散而光。陈源开始和司机说起话来,两个人互相聊了聊一些家常话。
  不好。司机忽然说道,我真的要拉肚子了。
  这次,陈源没再埋怨他,而是说道,要不要紧,如果实在不行,赶紧停车,随便解决一下吧。
  司机将车停下来,正想走出来,忽然一个喷嚏就对着挡风玻璃打过去。
  司机骂道,靠,这种水还真的不能喝。
  陈源正想说话,可当他看到车子前面的挡风玻璃时,已经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他整个人像是被施了定身法一样僵住了。
  血。是血。陈生大声喊道。
  司机刚从车子里面冒出去的头又缩了回来,问道,血?什么血?
  陈源赶紧对着司机狂喊道,快上来,快开车,去医院。快点,去医院。
  司机也呆住了,他没料到,自己刚才随口打出的喷嚏,竟然吐出了一大腔的血。血迹呈暗红色,像细小的黑虫一般,在挡风玻璃上慢慢蠕动。
  等他反应过来,想去开车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他的胸口感觉到一大股的热气往全身各处乱窜。先是口腔,像涌出的泉水一样,血水汩汩地直往外冒,再接着胸口感觉到湿漉漉的,他用手一摸,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胸口竟然破裂出一个小洞来,黑色的血水,像溃堤一般,汹涌而出。
  他的双手不停地颤抖了,嘴里努力想说出话来,可已经失去了声音。
  陈源都快崩溃了。他对着司机喊道,快过来,快过来,我来开车,我来开车。
  陈源学过几天驾驶,但由于工作太忙,只能放弃了。如果真要他去驾驶一辆汽车,他肯定不敢。可现在到了这么危急的关头,他还能有什么办法。
  陈源打开车门,大汗淋漓地奔跑到出租车的另一边,把司机推了过去,自己坐在了驾驶座位上。他疯狂地踩动着油门,出租车像离弦的箭一样奔出去。
  可他驾驶不好方向,出租车在车道上左右乱窜。猛地一声惊响,车子就从车道的护栏上冲了出去,笔直冲向了路边的田野。
  眼看出租车就在翻跟头了,幸好两棵大树砰的一声把车子牢牢地卡在了中间。
  陈源的头也跟着撞在了挡风玻璃上。陈源用手摸了摸流血的头,挣扎着要爬起来,司机的手竟然牢牢地抓住了陈源。司机很想说话,可他张开着一张血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