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换魂——指甲花短篇鬼故事集


作者:指甲花  分类:鬼话

  
  
  
  
  篇四 恶作剧
  
  
  那天下午在茶馆里陪同事喝茶的时候,我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
  
  来人笑着说道,喂,老同学,我是王涛啊,以前坐你背后,经常开玩笑作弄你的那个。
  
  听到此人名字,我就回想起以往他作弄我的事情来。几乎每天早上一到学校,我的抽屉里总能收到一些他送给我的特别的礼物,有青蛙啊,蚱蜢啊,打碎的鸟蛋啊,甚至还有一条绿油油的死蛇。我的初恋情人沈燕,就是由于他恶作剧,谎报我跟其他女孩子约会的情报,还不知道他从哪里搞来了一份伪造的我写给其他女孩子的情书,结果,我的第一次初恋,只持续了半年就莫名其妙地结束了。结束的时候,我还被蒙在鼓里,直到毕业后在一次同学会上,才从沈燕那里了解到了事情的真相。
  
  我好声没好气地说道,怎么,毕业都这么多年了,还要冷不防打个电话来作弄我一次?
  
  王涛叹道,老同学,你说错了,这次我是特意向你道歉来的。以前我作弄你,那是因为我嫉妒你啊,你成绩好,父母又有钱,而且还老讨老师和女孩子喜欢,我这样不入流的学生当然对你怀恨在心了。可是,事情经过了这么多年,我才发觉我错了,我不应该拆散你跟沈燕之间的关系。不然,说不定沈燕现在嫁的人就是你了。
  
  我听出了他话中有话,就问道,是不是沈燕出什么事情了。
  
  王涛“嗯”了一声,说道,沈燕现在很不幸福,刚刚跟她老公离了婚,还打电话到我这里来,向我哭诉,埋怨我当年不该拆散你们两个。其实,她现在还是很爱你的。有时间,你去好好安慰她一下吧。
  
  我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你还是把她手机告诉我吧,好歹我现在也是一个有妇之夫了,如果让我老婆知道自己私自约会以前的老情人,她非要打翻醋坛子,跟我闹离婚不可。
  
  王涛叹道,她跟我打电话的时候,还说自己连想死的心都有了。打完电话,她就关机了,我怎么也打不通,你还是想法子去见她一面吧。
  
  那她现在住哪里。我听了,也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连忙问道。
  
  王涛回答说,她现在被老公赶出来了,住朝阳宾馆3楼401室。她可能明天就会回老家了,你还是赶在今天晚上过去看她一趟吧,先把她情绪安稳下来。
  
  当晚,我就向老婆请了个小假,说要陪客户,不回来吃晚饭了。然而,直接打车赶到了朝阳宾馆。
  
  宾馆的服务员一听我是来找3楼401的客人,就说,这里有把钥匙,是那个人留下的,她叫你直接开门进去就是了。
  
  当我打开401的门,进去一看,沈燕果然在里面。她转过身来,满眼柔情地望着我,说,你,你已经离婚了吗?
  
  我以为自己听错了,就说道,沈燕,你离婚了?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或许你们的婚姻还有挽回的余地。
  
  不,我是问你是不是离婚了?沈燕连忙辩解道。
  
  我,我问的是你离婚了啊。我脑子都糊涂了,不清楚我们两个人到底在说什么。
  
  沈燕和我都同时怔住了。我们这时才明白,两个人又一次被同一个人耍了。
  
  我按照下午打过来的那个陌生电话打回来,里面的回答是,对不起,此号码还未登记用户。我又打遍所有同学的电话,问到了王涛家里的电话。我拨打过去,里面是一个老人接的。老人幽幽地叹道,你是他同学吧,他临死的时候告诉我,今天会有他的一个同学打电话过来,让我代他转告你,他以前做错了,生前已经无法弥补,他会在死后想办法弥补过来的。
  
  我一听,不由得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忙问道,王,王涛是什么时候死的?
  
  老人答道,三天前,出了场车祸,脑袋撞开了,可他还笑着说,他会在阴曹地狱给你们一个结局的。我不清楚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只是转告他的话给你而已。
  
  挂完电话,我和沈燕木然地站在宾馆里,不知如何面对。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咚咚咚的敲门声。
  
  我们打开门一看,几乎同时要晕倒过去,来的人居然是我老婆,另一个是沈燕的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