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换魂——指甲花短篇鬼故事集


作者:指甲花  分类:鬼话

  
  
  篇五 地狱里逃出来的女孩
  
  
   我妹妹的名字里有一个曼字,所以大家一直叫她小曼。小曼比我小五岁。母亲当初把她生出来的时候,她足有十一斤重。父亲把她抱在怀里,惊讶地说道,这怎么会是个女孩?
  
    小曼出生后,母亲的身体特别虚弱,一直在医院里躺了三个月。母亲曾轻声地对父亲说,我怀这个孩子的时候,真的好累,她一生下来,我的整个魂都好像被她摄去了似的。这孩子,唉,不知道是不是天生就是我的克星。
  
    小曼果然是母亲的克星。小曼一岁的时候,母亲因为虚弱的身体,得上了重病,在一夜之间就痛苦地死了。父亲虽然是个知书达理的人,可他和母亲曾经是非常的恩爱,许多人都把他们两个当成了恋爱楷模,母亲的离世,给父亲带来深重的痛苦,所以,父亲一直不是很喜欢小曼。
  
    此后的父亲一直没有再娶,他怕后母会给我和小曼带来阴影。小曼平日里生活方面的小问题,基本上都是由我来解决的。自然而然,我就成了小曼最亲近的人。
  
    小曼在小的时候是非常的胖,长得像个小圆球似的。直到五岁的时候,她才开始慢慢地瘦下来,回复到了一个女孩子本应该有的雏形。她因为人胖,所以看上去也很傻,稍不如意,只会嘟嘴,跺脚,哭鼻子。有一次,她爬到我的床边,敲着我的脑袋问道,哥哥,你的脑袋是什么东西做的,是不是跟我的脑袋长的不一样。我则笑着说,我们都是同一个父母生的,长的脑袋当然也一样了。她摇摇头,道,不,一定不一样,肯定是妈妈生我的时候,很偏心,给了我一个笨蛋的脑袋,给了你一个聪明的脑袋。
  
    每次当她跟我说这样的话的时候,我就知道,一定是父亲找了某个借口,骂了她一顿。父亲的骂,她早已经习惯,等到父亲一离开,她就跑到我身边来,向我问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 问题,当然都与父亲的骂有关。比如她会问,为什么妈妈生你的时候好好的,一生下我就坏了身子?还有,为什么我的脑袋这么大,可人却很笨,里面装的是不是真的是浆糊啊。最后,她忽然又冒上来一句,说,哥哥,你有没有听说过地狱。我回答说,地狱,是一个很恐怖的地方,坏人死了就会掉到地狱里去的。小曼衬着手,嘟嘟嘴,说道,那我一定就是坏人了。
  
    小曼直到七岁的时候,才开始有学校愿意收她上学。那个时候我已经上初中了,个子也已经不矮了,接送小曼上学的任务就都落在了我身上。我每次把小曼牵在身旁,就好像牵了个小浣熊似的。小曼看着别人投来的异样的眼光,就问我,哥哥,他们怎么都看着我和你啊,你觉得他们是在看你,还是在看我?我看着妹妹那傻乎乎的笑容,就说道,当然是看你了,世界上哪有你这样傻乎乎的小笨熊。
  
    这个时候,小曼可不乐意了,她会甩下我牵她的手,一个人站立在那里,嘟着嘴,不肯继续走路。我刮刮她的小圆鼻,笑道,妹妹,走吧,哥哥不说妹妹的坏话了。
  
    不。她会撅着嘴巴,说道,哥哥,我要骑牛牛。
  
    她都已经七岁了,而我也还不过是个初中生,而且还是在大街马路上,怎么可能让她骑牛牛。我说,妹妹都长这么大了,你骑在哥哥的脖子上,哥哥的脖子岂不是咔嚓一声,就断了。说完,我还拿了一根木枝拧断,比划给她看。
  
    她笑笑,大大的眼珠子一转,就说道,不骑牛牛,那换成哥哥你背我回家。我实在不想走路了,我的鞋子里都长出了好多好多的石头。
  
    我只得蹲下身来,打算背她。她却像个大雪球似的,天崩地裂一般压在我身上。她呼呼地喊道:“开车喽,牛牛,快跑!”
  
    我哭笑不得,只得说道:“你在我背上别乱动。你这么胖,还要在背上乱动,不累死我才怪呢。”
  
    小曼这个时候,会把她的脑袋轻贴在我的耳梢,轻声说道:“等哥哥老了,小曼就来背哥哥。小曼背哥哥,绝对不会对哥哥说累。”
  
    我微微笑道:“等哥哥老了,妹妹你也老了,你哪里还能背得动我。”
  
    “不会啊”,小曼很认真地说道:“哥哥比妹妹大五岁。等哥哥老了的时候,妹妹还能背哥哥五年呢。”
  
    我笑笑,心想,但愿能等到那一天吧,等到那一天,妹妹你和我两个人都安然无恙,都还生活得好好的,都还能记得今天说过的话。
  
    小曼见我不说话,就又将嘴巴凑近我的耳朵,说道:“哥哥,等下就要下雨了,我们先找个地方避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