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兰若芳冷哼了一声,说:“从我嫁给陈广生那天起,我就知道陈广生是个爱拈花惹草的人,我开始还生气,但他有钱,只要他不亏待我,我也就不和她计较了,顶天了就是偶尔和他吵一吵。后来去年有一天,我约了一帮阔太太到家里打麻将,有一个麻友,把我叫到一边,说她逛街的时候,看到陈广生和我女儿在一起。我当时很吃惊,陈广生和我女儿的关系从来也没好过,女儿很不喜欢这个继父,后来还搬出去自己住,他们怎么可能会在一起?没想到我这么一说完,李姐就赌咒发誓,说自己这次绝对没有撒谎,说真的是亲眼看到的,不但这样,她还觉得两个人挺亲密的,关系似乎很好。我当时就生气了,说你这话什么意思?她说就那个意思,说多了怕你恼,但你要是被你女儿和你老公瞒在鼓里,就不好了。”

  “所以你就调查你老公了?”

  兰若芳点了点头,说:“他在外面怎么花,我都能忍,可他连我女儿都不放过,我。。。我有些接受不了。我在那天后找了个机会,直接问他是不是见过我女儿?陈广生没想到我会这么问,当时就有些含糊,我就知道这事八成是真的。我找了个私家侦探调查他们,没过几天,私家侦探就给了我照到的照片,照片上,他们两个。。。”说到这里,兰若芳撇了撇嘴,表情显得对这件事情很厌恶。

  刘廷看了,心里很奇怪为什么兰若芳不感到伤心?刘廷问道:“那你没和你老公摊牌么?”

  “摊什么牌?”兰若芳不屑的哼了一声,说,“揭露他俩,撕破脸,然后和他离婚?”兰若芳撇了撇嘴,说道,“那样对我有什么好处?岂不是便宜了他?我才不会那么傻。我早就看透了,我前任老公是这样,现任老公也是这样,男人都是这样,好色,自私。。。只要他还给我钱花,还是睁只眼闭只眼算了。”

  “你前夫?是那个几年前突然失踪的比利时男人么?”

  兰若芳露出极为厌恶的表情,冷哼了一声。

  刘廷冷笑了一声,继续问道:“你现任老公吸毒你知道么?”

  “知道。”

  “和你女儿一起吸毒你知道么?”

  兰若芳听到这句,愣住了,然后立即问道:“你说什么?我女儿也吸毒?”

  刘廷冷笑了一下,说道:“看来你不够了解你的女儿。。。根据陈广生的口供,你女儿有长期的吸毒史,甚至可能连你老公的毒瘾,都是你女儿的功劳。”

  “怎么会?!他撒谎,他这个老色鬼、老王八蛋,我女儿死了,他还造谣诬蔑我女儿!”兰若芳激动起来,高声地喊了两句,眼泪立即又涌了出来。兰若芳深吸了两口气,抹了抹眼泪,渐渐平静下来,才继续说道,“说这些还有什么用,人都死了。。。现在如果她还能活着,别说吸毒,就算是杀人,我也不会在乎。。。只要活着就行。。。可惜。。。”说到这里,兰若芳又开始抹眼泪。

  刘廷从口袋里摸出手帕,递给了她。兰若芳接了过来,苦笑了一下,说:“谢谢。”

  刘廷等她情绪好点了,问道:“5月8日那天,你看到陈广生了么?”

  兰若芳回想了一下,说道:“那天早上,我和他吵了一架,他就摔门出去了。”

  “为什么吵架?”

  “。。。我买了个装饰用的大碗,想要摆在茶几上,用来放糖果。他不喜欢那个碗,也没和我说一声,就把碗扔了,我就和他吵起来了。我和他总是因为这样的小事吵架。”

  “他离开家大概几点?”

  “大约11点左右,我和他还没吵完,他来了个电话,接了后就出去了。。。其实每个周六他都差不多那个时间出去,我知道他出去做什么。。。”

  “做什么?”

  “去见我女儿。。。”

  “之后你再一次看到他是什么时候?”

  “第二天晚上5点左右,饭店里开始上客人的时候。”

  “然后他又离开过没有?”

  “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他又走了。”

  “知道他去哪了么?”

  兰若芳冷哼了一声,说:“还能去哪?肯定又去吸毒了。去他那个出租屋。”

  “你知道他租的房子?”

  “在鱿鱼湾村,我早就知道了,那是他和外面那些婊子鬼混的地方。”兰若芳说话时,满脸轻蔑的表情。

  “也包括你的女儿么?”

  兰若芳痛苦的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

  “你觉得他会杀人么?”

  兰若芳立即露出不屑的神情,说道:“就凭他?他没那个本事。”

  “如果我们警方最后证实陈广生无罪的话,你会不会和他离婚?”

  兰若芳想了想,把头偏到一边去了,小声的嘟囔道:“我不能便宜了那个王八蛋。”

  “就是不会离婚么?”

  兰若芳冷笑了一下,笑容稍纵即逝,嘴角抿了抿,没有说话。

  结束了询问后,刘廷进了隔壁的监视室,透过单向透光玻璃看着兰若芳,问旁边的周斌说:“你觉得怎么样?”

  “这两口子,都够变态的。”

  刘廷点了点头,问:“变态也没有用,也不犯法。鉴证科那边怎么样了?”

  “他们正在看录像,我也看了一小段,内容很精彩,不过没什么可疑。”周斌笑得有些暧昧。

  刘廷不耐烦地皱了皱眉头,说:“别的呢?”

  “其中有两盘带子,录的不是上床的镜头,而是死者面试的镜头。还有鉴证科做了陈广生的DNA采样,证实赵梓乔生殖器内的精液,就是陈广生的,他们应该在死者死前不久,发生过性行为。”

  “村子里有没有目击证人看到他们俩?”

  “找到了两个目击证人,都说看到受害者在前天下午四点左右,自己离开了村子。”

  “自己离开的?”

  “是的,按照法医的推断,受害者身上的伤口形成时间应该是在晚上五点到六点,分解尸体的时间应该在七点到九点之间,刚才我提审了一下陈广生,陈广生的口供也和目击证人的口供一致。”

  刘廷沉吟了一下,问道:“目击证人可靠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