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图像是从右边主驾驶头顶拍摄的黑白画面:车子停了下来,一个穿着性感的年轻女人上了车,是赵梓乔,上车后,脑袋靠在后座上,含混不清的说了一句:“将军澳。。电视城。。。。。多谢。。。”

  车子开动了,司机通过后视镜看了一眼赵梓乔,摇了摇头,说:“小姐,我看还是先送你去医院吧?”

  赵梓乔听了司机的话,似乎毫无反应,过了一阵,才突然满脸疑惑的问道:“送我去那个地方干什么?”声音仍然很虚弱。

  司机说道:“我看你好像有些不对劲,你是不是哪不舒服?还是。。嗑药了?”

  赵梓乔听了,有几秒钟没有反应,突然又吃吃的笑了起来,说:“司机大姐。。。你好烦。。。。呵呵。。。你也看出来我。。。吃。。。吃。。。吃过药了?你要不要也试。。。试。。。试。。。一下?”

  司机摆了摆手,说:“现在的女孩子,怎么都这么不知道珍惜自己?你要是我女儿,我肯定不能让你。。。。。你看你长得那么漂亮,为什么要糟蹋自己?。。。。这样吧,宝琳路那边我知道有家医院,我先送你去那里吧。”

  赵梓乔听了,先是毫无反应,过了几秒钟,好像理解了司机说的话,突然皱起了眉头,声音也提高了些,喊道:“要你多管闲事?我又不少付你车钱。。。我的事情,我。。。我自己处理,用不着你。。。你管。。。”然后赵梓乔从皮包里抽出来一张五百港币的大钞,伸到前面,炫耀的在司机旁边甩了甩,说道,“你别的都不要管,送我到地方就行了,到了后,这五百元都归你。我不用你找零,好不好?我。。。有钱。。。我赚的。。。我刚赚的。。。从我父亲身上。。。哈哈。。。”

  司机听了,摇了摇头,嘟囔了一句什么,两个人的对话就停止了。

  赵梓乔瘫坐在后座上,手里还撰着那张钞票,脑袋慢慢歪向车窗的方向,双眼无神的看着车外,身子随着车的颠簸轻轻颤动着,就这样的姿势持续了几分钟,突然赵梓乔用手抹了抹眼角,鼻子也抽了一下,似乎是哭了。

  录像十五分钟左右的时候,车子停了下来,这时候的赵梓乔看起来已经清醒多了,把那张大钞付给了司机,说了一声不用找了,就下了车。

  刘廷看完录像,想起只是又过了几个小时,赵梓乔就变成了解剖室里残破冰冷的尸体,心里感到一阵烦躁。刘廷沉默了一会,调整了一下情绪,转头对张承邦说:“司机说最后下车的具体地点了么?”
  “司机回忆,说是在电视城北边的日出公园下的车。根据我们同事刚刚在TVB查到的信息,赵梓乔最近在面试登记表里面,把自己的地址写在日出公园附近的日出康城公寓4号楼338。”

  “那这个地址现在的登记人是谁查了么?”

  “查过了,”张承邦翻了翻资料,念到:“房东名字叫袁明德,电视台的文员,43岁,背景清白,没什么可疑。我们已经和袁明德取得了联系,他说房子被他租出去了,租客是一个女孩叫田慧慧,24岁,无业。”

  “不是赵梓乔租的?”

  “不是,我们核对过将军澳电视城附近所有的租住信息,都没查到赵梓乔的租房记录。这么推断的话,她有可能和那个田慧慧住在一起。。。”

  “有田慧慧的资料么?”

  “有。”张承邦翻了翻资料,念道,“田慧慧,89年出生,出生后不久父母车祸双亡,孤儿,在新界圣约翰福利院长大,毕业于铭信中学,之后进入过演员短修班,在tvb出演过一些龙套角色。别的资料没有了。。。这是照片。”张承邦一边说着,一边拿出资料中夹着的一张照片递给了刘廷。

  照片是田慧慧的全身照,穿着学生服,个头很高,长得就有些普通,刘廷看了看,说道:“这个女孩子,要当明星有点难。”

  张承邦笑了,说:“你看的那张是素颜的,你再看看这张。”

  刘廷拿过来照片一看,照片中的田慧慧穿着三点式,胸部很大,化着浓妆,和上一张照片比较起来,几乎像是另外一个人,清纯感觉彻底消失了,有一种艳俗的赤裸裸的吸引力。

  张承邦在一旁笑着说:“第一张是他的高中照,第二张是她参加选美时候的照片。”

  “他参加过选美?”

  “12年的选美,进入了20强,然后被淘汰了。”

  刘廷又看了看照片,说道:“我们去会会这个田慧慧,看看能不能找到点线索。”

  张承邦和刘廷简单收拾了一下,开车出发了。大约半个小时后,两个人到达了日出康城公寓。

  日出康城公寓一共有六栋高楼组成,楼体已经有些破旧,刘廷和张承邦进了4号公寓楼的前厅。前厅很小,灯光也不算明亮,左右各有两部老式电梯,中间一个油漆已经有些破损的服务台,服务台旁边挂了很多住户信箱。

  服务台没有人,刘廷直接走到信箱那里,把手伸进338号信箱里面,摸了摸,摸到了两封信。刘廷正在往外拽信的时候,右边外侧的电梯叮得一声,门开了,一个四十多岁黑瘦的保安拿着警棍出来了,一看到刘廷,立即冲了过来,同时喊道:“唉!你干什么呢?”

  刘廷手上的动作仍然没停,张承邦把外套内衬翻开,让那个保安看挂在衬衣内兜的证件,同时说道:“警察办案。”

  那个保安靠近了,看了一眼,又看了看刘廷,嘴上没说什么,但表情仍然有些疑惑。

  这时候刘廷已经把那两封信抽出来了,拿在手上看了一下,一封信是电费催款单,338室欠了638港币电费。另一封是银行对帐单,收件人的名头上,写的是赵梓乔。

  刘廷立即把信封递给张承邦看,张承邦看了后,立即说道:“赵梓乔果然住在这里。”

  刘廷也点了点头,转头对那个保安说道:“你们338房间是不是住的田慧慧?”

  保安点了点头。

  刘廷又从口袋里拿出赵梓乔的照片,问道:“见没见过这个女孩?”

  保安辨认了一下,说:“。。。好像是和田慧慧同住的女孩。。。”

  刘廷和张承邦听到保安的说话,互相看了一眼,刘庭对张承邦说道:“上去看看再说。”

  张承邦点了点头,两个人走到电梯门前,两部电梯都在20多层,刘廷指了一下旁边的安全通道,说道:“别等了,走楼梯。”

  两个人进了安全通道。上到三层,刚想出去,就听到三楼楼道里有个女孩的尖厉声音喊道:“。。。我害惨了,她死了你知不知道?她死了!死了!你给我滚!滚!”

  刘廷和张承邦听了,都吃了一惊,刘廷做了个手势,两个人悄悄靠到了安全门门口,安全门开着,刘廷小心的探出头去,就看到一个女孩站在家门口,正在拼命地往外推一个二十八九岁的男人。

  女孩刘廷一眼就认出来了,正是田慧慧。那个男人穿着黑夹克,紧身裤,红色的运动鞋,头发染成了焦黄色,长得又高又瘦,一副蛊惑仔打扮。

  那个男人听田慧慧尖叫,立即压低声音说道:“你他妈小点声,让别人听见咱俩就他妈完了!”

  田慧慧还是拼命喊着:“我不管!那天你也把我害死了怎么办?我再也不要见到你!你给我滚!滚!”说着,一用力,一下子把那个男人推开了,身子往后一退,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那个男人看着关上了的房门,愣了几秒钟,又冲了上去,一边用手拍门,一边喊着:“田慧慧,你他妈给我开门!听见没有!”

  田慧慧在屋内高声尖叫道:“你去死吧!”

  那个男人又拍了两下,停了下来,站在了原地,似乎在思考怎么办,突然他猛地抬脚踹了一脚房门,同时骂道:“臭婊子,妈的见死不救,等老子熬过了这一段,再来收拾你!”话音一落,那个男人又踹了房门一脚,骂了一句:“操!”然后转身向电梯方向走去。

  张承邦转头问刘廷说:“那个人要走了。”

  刘廷说道:“把他抓起来再说。”

  张承邦点了点头,两个人从安全通道里走了出来,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向那个男人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