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刘廷分析到这里时,

  回想起来自己和夏小楠在一起,在走廊里观察摄像头布局时,

  曾经感觉楼道里有人在窥视他们两个,

  当时夏小楠说那个窥视的人,可能是林希熙,

  但现在想起来,

  那个人,会不会就是那个一直隐藏在背后的凶手?

  那种有人躲在黑暗中,默默等待机会下手的冰冷的感觉,

  刘廷现在还能够回想起来。



  说到杀人顺序,凶手似乎极为自信,在谭兆辉之后,凶手叫嚣会在9点整杀掉藤俊,

  问题来了,

  两个案发现场距离学校都是10分钟左右路程,

  一个在东,

  一个在西,

  刘廷为此特意做了一个实验,不论是骑车从河堤绕近路,

  还是开车从市内穿行,

  最快的速度,也要十七八分钟才能从河边第一个现场到达夜总会后巷第二个现场,

  那么凶手是如何仅相距15分钟,

  就杀掉他们两人的呢?!

  难道凶手真的是鬼么?

  来无影去无踪的幽灵?

  能够躲过摄像头,

  又不受空间限制,

  可怕的鬼魂?



  还有就是凶手预测9点15分会杀掉夏小楠,

  刘廷现在回想起来昨晚的情形,

  不由出了一身冷汗。。。

  如果林希熙后来不折回来和夏小楠发生争吵呢?

  那么夏小楠上完厕所,回到教室和自己告别后,

  被那个已经在黑暗中窥视的凶手在9点15分杀掉,

  是极有可能的!

  只是一次意外的相遇和争吵,

  延缓了夏小楠离开的速度,

  因此救了夏小楠一命?



  还有林希熙,

  凶手给出的林希熙的死亡时间,

  是9点30分,

  如果林希熙不是遇到了自己,

  那在9点三十分的时候,

  林希熙应该已经一个人回到自己公寓了,

  然后就会在那里被杀!?



  9点三十分的时候,

  林希熙是和自己在一起,

  也许那个时候,

  就有一个黑影,一直默默地等在公寓外面,

  看着刘廷和林希熙在屋内,

  差一点发生那种关系,

  同时愤怒的等待机会,杀掉林希熙?!



  凶手似乎早就对林希熙和夏小楠的时间安排一清二楚,

  还有藤俊,还有谭兆辉,

  还有更加可怕的事情,就是昨天夜里,学校的摄像头录下来的影像中,

  除了林希熙、夏小楠、还有刘廷以外,

  不论是操场上的摄像头,

  还是走廊里的摄像头,

  都没有拍下来任何第四个人的身影。。。



  这个神秘莫测,超越时空的凶手,

  到底是何方神圣?



  正当案情让刘廷他们更加迷惑的时候,

  突然一个新的线索,

  让凶手一下子现身了。

  凶手的身份,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新的线索,

  就是藤俊和谭兆辉两个人,

  在死亡前拨打的那个同样的神秘号码。



  一个查不到来源的,大陆的手机号码,



  理论上讲,只要这个号码的手机卡,没和手机分开,

  刘廷他们,就有可能确认手机现在在哪里,



  幸运的是,手机的位置真的被确认了,

  更让刘廷她们兴奋的是,

  手机现在的位置,

  就在学校!

  难道凶手是学校的人?!



  刘廷他们立即在外围进行了搜查,

  想要找到这部神秘的手机,

  半个小时后,

  手机被找到了,

  在学校后面的垃圾堆里,

  案件关键线索经常出现的地方,

  凶手销毁赃物最喜欢的地方,

  一个很不起眼的塑料袋,

  里面装着已经关机的电话,

  一个普通的直板老式手机,

  很破旧,

  和电话在一起的,还有三样东西。

  一根电棍,

  两个大塑料瓶子,

  瓶子里面,装着暗红色的混浊液体。

  刘廷戴上手套后,小心地把瓶子拿了起来,

  看着里面的液体,

  刘廷突然明白过来,

  这两个瓶子里面,

  装的可能是杀害藤俊和谭兆辉的凶器,

  两把已经完全熔化了的,冰作的凶器。



  凶手在杀人后,把凶器丢弃在这里,

  会不会就是昨天晚上自己感觉到的那个神秘的黑色幽灵?



  难道摄像头真的拍不下他的行踪么?



  刘廷命令周斌和张承邦,立即对校内的所有昨晚9点以后的监控录像进行排查,看看能不能找到拿这个塑料口袋的人。

  排查的结果出来得非常快,

  快到出乎刘廷的意料,

  周斌在检索二楼女教师用的更衣室的时候,发现录像中,

  韩佩一曾经从女更衣室里面,拿出了那个塑料袋!



  难道韩佩一就是杀害藤俊和谭兆辉的凶手?

  刘廷又命令周斌把对准女更衣室外走廊的摄像头,拍下的录像从昨夜一直到第二天白天所有的视频全都检索一遍。

  检索的结果显示,除了第二天早上8点20分韩佩一拿着装衣服的袋子进入女更衣室,还有8点30分韩佩一离开女更衣室外,

  没有任何其他人甚至曾经接近过这个角落里的房间。



  唯一接触过这些凶器的人,只有韩佩一。

  还有一个关键的证据,就是谭兆辉和滕俊死亡前,打的倒数第二个电话,都是打给韩佩一的。

  这更加加重了韩佩一的嫌疑。

  刘廷虽然总觉得还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但重案组内部讨论过后,

  大家都认为指认韩佩一的证据已经非常有说服力了,

  除非真的闹鬼,

  否则唯一的嫌疑人,

  就是韩佩一。



  刘廷命令将韩佩一即时拘捕,然后立即提审。

  同时刘廷命令赵允生立即对韩佩一的办公室、车辆、还有住所进行搜查。

  另外查证韩佩一的通话记录。



  很快赵允生他们就有反馈回来了,

  在韩佩一的车子轮胎上,

  赵允生找到了河边泥土的残存样品,

  说明韩佩一在昨晚上时,极有可能去过河边,

  还有韩佩一的通话记录,昨晚一共有两次通话,

  8点45分,谭兆辉打给韩佩一的电话,

  还有9点时,滕俊也拨打过韩佩一的电话。

  韩佩一去过案发现场,又接触过凶器,

  韩佩一的嫌疑立即更加增大。



  十五分钟后,学校的会客室。

  韩佩一已经被扣上了手铐,

  满脸倦容,憔悴不堪,

  戴着金丝边的眼镜,

  刘廷看着韩佩一,单刀直入问道:“藤俊和校长,是不是你杀得?”

  “不是。”韩佩一说得很肯定。

  刘廷打开了电脑,播放了之前找到的,韩佩一拿着那个塑料袋离开女教师专用更衣室的视频,

  当播放到韩佩一从更衣室里面出来的镜头时,刘廷按了停止键,

  韩佩一看着电脑屏幕,

  嘴唇开始微微颤抖,

  脸色也变得异常苍白。

  “那个更衣室除了你,还有人使用么?”

  “没有了,那里以前是更衣室,后来改用那里放杂物,就把更衣柜都挪到别的房间了,但上面别的更衣室地方不够了,就把我的柜子留在了这里,我一直还在这里换衣服。”

  刘廷指着那个塑料袋子,说道:“我们检查了从昨晚谭兆辉他们死亡后所有的监控录像,只有你一个人进入过那个更衣室,然后在你出来时,手里拿着这个塑料袋,而且你还用手帕包住了塑料袋的把手,防止指纹留在这个塑料袋上,对这一切你怎么解释?”

  “我不是杀人凶手。”

  “你知道那个塑料袋里装的东西的是什么么?”

  “。。。”韩佩一听到刘廷的问题,沉默了很长时间,脸上表情阴晴不定,显然在考虑到底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然后韩佩一痛苦的长出了一口气,说道:“知道。”

  “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