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什么方法?”

  刘廷皱着眉头沉默了一阵后,说道:“现在还不到说的时候,再等等。”

  林希熙的带着困惑和紧张的表情,看着刘廷,

  然后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现在我们出发,去下一个案发现场,河边。”

  “。。。还是我来计时么?”

  “对。。。出发!”



  再次来到那个河边后,刘廷回头看了一眼林希熙,问道:“多长时间?”

  “还是。。。十分钟。。。”

  刘廷点了点头,然后把车子放倒在路边,和林希熙说道:“走吧,到那个岸边。”

  林希熙突然拉住了刘廷的胳膊,

  刘廷回头看着林希熙,说道:“怎么了?”

  “那里那么黑。。。又死过两个人,我有些怕。。。”

  “那你说,如果杀掉林爱娇他们父女的凶手如果来到这里。。。会不会更怕?”

  林希熙听到刘廷的话,深吸了一口气,说道:“。。。现在好些了。。。我们走吧。”

  “真的可以么?”

  林希熙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可以。。。”



  到了河边后,四周漆黑一片,能听到浅浅的水声,大坝下面的水位,比前几天略为高些。

  “夜晚死在这里,会不会很恐怖?”

  林希熙问道。

  “林爱娇是白天死的,也许会好受点吧。”

  林希熙在黑黑的夜光下,看不清脸色,

  但似乎变得很难看。

  “我不想回忆那一夜的场景。”

  “可是我还想让你帮一个忙。”

  “什么忙?”

  “我想精确的模拟那个夜晚。。。所以我想做一个实验。”

  “什么试验?”

  “我要跳到那个河里,而你做那个目击证人,我想让你,到河的对岸。。。”

  “。。。你说真的?”

  “是的,我真的要跳到河里,我要看看,一个人在河里,面对死亡的时候,会是什么滋味?”

  “不要。。。那样很危险。。。”林希熙立即反对道。

  “你不用担心,我水性很好。。。”刘廷说到这里,中断了一下,又说道,“而且林爱娇不是你杀的,应该不会刺激到你,要不你真的害怕的话,留在这边也可以。。。”

  “那张婷谁来模拟?”

  “张婷死后,我们在她的个人网站上,找到过她的一些日志,她在日志上曾经提到过,她看到林爱娇的时候,林爱娇已经落水了,也就是说,张婷很可能不是杀死林爱娇的凶手。”

  “那是谁?”

  “张婷说除了看到你以外,似乎还不敢十分肯定地,看到过第四个人,”

  林希熙听到刘廷的说话,沉默了一下,说道:“你是说,在张婷之前,有人在水泥坝这边,在张婷之前,打破了林爱娇的头么?”

  “这是一种可能。。。今天上午,我看了我的手机后,突然想到了另一个可能。”

  “你的手机?这和你的手机有什么关系?”

  “现在还不是回答你问题的时候。。。不过实际上,你应该知道我说到手机,指的是什么。。。”

  林希熙疑惑的看着刘廷,最后还是要了摇头,说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好吧,先不说手机,先说另一个可能性,就是张婷提到,林爱娇似乎是在河对岸,也就是水泥坝的对岸,你躲藏的那个方向,林爱娇受到了袭击后,为了躲开凶手,跑到了河里,顶着流血的伤口,挣扎游到河对岸后,才沉到水里溺死的。。。”

  林希熙呼吸急促起来,说道:“你是在说我是凶手么?”

  “这只是一种可能性,而且我说过,现场可能还有第四个人,那个人可能在你来到之前,就袭击过林爱娇。。。”

  “。。。那第四个人是谁?。。。”

  “你觉得呢?”

  “我不知道。。。”

  刘廷看着林希熙,沉默了一下,说道:“先不要管他的身份,现在我们到对岸吧。。。”

  林希熙在夜色中,看不到脸色,

  也没有说话,

  林希熙只是沉默了几秒钟后,

  点了点头。



  五分钟后,林希熙和刘廷骑车,到了河的对岸,

  林希熙指着黑夜地上的一片灌木丛,说道:“我看到林爱娇时,就躲在这片灌木丛里面的。”

  刘廷点了点头,走到了那片灌木丛中央,先蹲了下去,果然灌木立即就把刘廷的视线遮住了,河岸和对面的岸上什么都看不到。

  然后刘廷重新站了起来,再向对岸看去,

  昏黄的月光反射在河面上,对岸的水泥堤坝反射着黑色的轮廓,若隐若现,岸上的树林一片漆黑,是完全的黑暗,只有树冠的轮廓。

  刘廷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走到了河边,开始脱衣服,一边对林希熙说道:“你就站在那片灌木丛中,不要动。”

  林希熙没有动静。

  刘廷感到奇怪,回头看了一眼,

  林希熙鬼魅一样,已经站到了那个位置上,

  暗灰色的脸庞似乎在直盯盯看着自己,

  刘廷不知道为什么,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林希熙如果真的是凶手的话,

  会对自己下手么?

  这个问题,

  突然让刘廷感到一种发自内心的,强烈恐惧。



  刘廷把衣服放好在一旁,然后脚踩在河边的泥地里,

  很松软,

  发出啪啪的声音,

  刘廷慢慢向前走去,

  一边想象着林爱娇被人砸破了头后,疯了一样向河里跑去,想要摆脱掉凶手,

  然后水漫到脚上,

  膝盖,

  最后河面一下子变深,

  整个人都浸没进去了,

  水很冷,

  出乎意料的冷,

  四面一片漆黑,

  水下也一片漆黑,

  水压在胸口上,

  有些呼吸困难,

  就好像有人掐住自己的脖子一样,



  突然刘廷脑海中有一个想法,

  会不会水里有什么东西,

  突然缠住自己,

  让自己不能动弹,

  直至肺部充满河水淹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