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哦?”刘廷听到这里,立即来了兴趣,问道,“心理医生的资料你查到了么?”

  “查到了,这个心理医生,名字叫做程佑良,今年36岁,5年前拿到心理治疗师牌照,目前在元朗合泰大厦1803号作心理咨询。”

  刘廷点了点头,有些自言自语的说道:“Vivi的心理医生,也许通过他,能掌握Vivi更多信息。。。”

  周斌说道:“头,我去和这个心理医生谈谈?”

  刘廷想了想,说道:“我和你一起去。。。”说到这里,刘廷转向其他人,说道,“大家继续开展外围调查,特别是和各个警局联系一下,看看最近是否还有类似宠物吃人的案子发生。”



  半个小时后,刘廷和周斌到了元朗合泰大厦的楼下。

  合泰大厦是一栋有些破旧的写字楼,高23层。刘廷和周斌走进了写字楼,大堂的正对面,就是电梯。两个人走到电梯门前面,周斌按了向上的按钮,回头看到刘廷在看旁边的公司铭牌列表,刘廷指了一下1803号房间的铭牌,说:“就在那里。”

  周斌看了一眼,上面写着:“程佑良心理咨询诊所”。周斌转头问刘廷说道:“头,你觉得这次会有收获么?”

  刘廷问道:“你觉得呢?”

  “我有预感,这个程佑良,也许知道事情的内情,甚至说不定他就是那个凶手?心理医生,本身变态的就不少,对不对?”

  刘廷笑着哼了一声,说道:“你这也算是一种偏见。”

  周斌笑了笑,说道:“是不是偏见,一会就知道了。”



  三分钟后,电梯到了18楼,电梯门打开后,刘廷周斌立即看到“程佑良心理咨询诊所”的铭牌,就挂在对面的墙壁上。

  刘廷和周斌走进了诊所里面,接待小姐站了起来,声音温柔的说道:“二位好,欢迎光临我们心理诊所。。。请问我有什么能帮到你们的么?”

  刘廷从怀里面掏出警员证,展示给接待小姐,同时说道:“我是西九龙重案组高级督察刘廷,请问你们程医生在么?我有些情况,需要向他了解一下。”

  小姐看了看刘廷的警员证,脸色微微变了一点,犹豫了一下,刚想说话,突然前台旁边的磨砂玻璃门打开了,一个戴着眼睛,略有些发福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问前台小姐道:“下一个患者是谁?”

  前台小姐犹豫了一下,指了指刘廷和周斌,说道:“程医生,这两位是重案组的警察,想要找你谈谈。”

  “警察?”程佑良皱了一下眉头,转头看了一眼刘廷和周斌,问道:“二位警官找我?”

  刘廷站了起来,出示了一下警官证,说道:“程医生你好,我是西九龙重案组的高级督察刘廷,”刘廷又一指身旁的周斌,说道,“这位是我的下属周斌,我们有些情况想找你调查一下。”

  程佑良看了一眼警官证,微微皱了皱眉头,立即又转了职业味道很浓的笑脸,转头对刘廷说道:“二位警官,这里说话不方便,我们进里面谈话室说吧。”

  刘廷点了点头,说:“这样最好,麻烦了。”

  程佑良笑了笑,转头对前台小姐说道:“下一个患者来了,你让他等一下。”

  前台小姐立即答道:“好的,程医生。”



  刘廷、周斌随着程佑良进了谈话室里面。

  这是刘廷第二次进入心理诊所的谈话室,里面从天棚到地板,全都使用了暖色调的配色,让人感到放松,温馨,屋子靠近落地窗的一面,摆放着一套浅绿色的沙发,程佑良用手指了一下沙发,说:“我们就在这里聊吧。”

  刘廷和周斌点了点头,三个人分别坐下了。程佑良笑着说道:“二位警官,有什么问题要我帮助?请尽管开口。”

  刘廷也客气地笑了一下,说道:“程医生,你是否有一位患者,叫做Vivi,中文名叫做张瑞瑞?”

  刘廷看到程佑良听到Vivi的名字时,脸部肌肉微微跳动了一下,说道:“你是说香港电台的Vivi小姐是么?”

  刘廷点了点头,说道:“她最近失踪了你知道么?”

  程佑良脸上现出震惊的表情,说到:“他真的失踪了?”

  刘廷听到程佑良的话,立即问道:“你为什么说她真的失踪了?难道你早就知道她出事了?”

  程佑良摇了摇头,说道:“刘警官你不要误会,她和我三天前有一次预约治疗,但她没有准时出现,我打她手机也打不通,打到她家里也没有人接,当时我还奇怪怎么找不到她呢,原来是她失踪了。”

  刘廷看着程佑良,停顿了几秒钟,说道:“其实准确地说,她现在不是失踪了,而是已经死亡。我们昨天下午,发现了她的尸体。”

  “什么?”程佑良惊讶地问道,“你们在开玩笑么?”

  刘廷冷冷的说道:“我说的是真的。”

  程佑良脸上震惊的表情持续着,沉默着,没有说话。

  “他被人长时间折磨致死,现场除了她的尸体,我们还发现了她的宠物猫,猫一直和她在一起,靠吃她的尸体维持生命。。。除了她以外,她的男友李富山,也被我们发现死亡,死亡方式同样是被人折磨致死,现场还有李富山养的宠物狗,也吃李富山的尸体。”

  刘廷说到这里时,发现程佑良的脸色变得苍白,眼神也开始有些惊慌。

  程佑良的表情,表示他一定知道一些内情。

  或者,也许程佑良就是凶手。

  因为根据刘廷的经验,大部分凶手,在当面对质时,都根本做不到镇定自若,

  都会有很强的情绪波动,

  就和程佑良现在的反应类似。

  刘廷故意沉默了几秒,制造人为的紧张气氛,让程佑良更加慌张,

  这是一种审问技巧,

  对方越慌张,才越容易露出马脚。

  几秒钟后,刘廷才继续问道:“程医生,你对Vivi和李富山的死,特别是他们的宠物啃咬他们的尸体,从你专业的心理学上来讲,你觉得有什么说法?”

  程佑良嘴唇微微颤动了一下,然后说道:“我不知道,猫和狗,都是凶手故意安排的么?”

  “可能性很大,他们的宠物,都被凶手故意和尸体,一起留在一个封闭空间里,时间一长,宠物没有了食物,他们自然就会。。。”

  程佑良脸色更加苍白,似乎忍受不住了一样,摆了摆手,说道:“你不要再说了,我家里也有宠物,你这么讲下去,我有些接受不了。”

  “那凶手这么安排,你觉得有什么含意么?”

  “我不知道,也许是巧合吧?或者凶手是在发泄愤怒情绪?在心理学上,这种故意安排什么场景发泄情绪的案例,还是很常见的。”

  “会不会是有什么象征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