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推开那个屋子的门,烧焦的气味一下子浓烈起来,刘廷看到门口摆放着一个火盆,里间有一摞草稿一样的东西扔在里面,大部分都已经被烧成了灰烬,屋内电脑桌已经被掀翻在地,椅子也倒在一边,地上乱七八糟的东西散落了一地,地上还有散落的血迹,显然有人在这里打斗过。

  屋子最里面靠墙角的位置,摆放着一个巨大的,和屋内空间显得极不协调的鱼缸,两米多宽,四米多长,比一般的浴缸还要大一些。鱼缸四壁都是厚重的玻璃钢材质。周诗宜和程若良的尸体,就泡在鱼缸里面,头发在水中披散开来,四处摇摆,就像是静电充满了脑顶一样,两个人的眼睛圆睁着,透过混浊的缸水和侧壁的玻璃,绝望的望向外面。

  鱼缸里面的水,已经被血水混合成了混浊的红色半透明液体,还漂浮着大量的肉末一样的碎屑,两具尸体一上一下,在水中浮动着,血色的缸水里面,能看到有十几只大概十公分左右大小的短吻鱼,圆睁着眼睛,体型短粗,口中露出排列整齐的三角形牙齿,暴力无情的来回游着,不时突然狠狠的啃咬上一口尸体,然后随着鱼身体的猛烈晃动,最后扯下来一大块肉,同时带出更多的血水,混进鱼缸里面。

  周诗宜和程若良的头、手臂、腿部,只要是暴露出来的部分,都已经被啃咬得深可见骨,再没有一块完整的地方。

  啃咬他们的短吻鱼,刘廷认得,是血腥的肉食鱼类,食人鲳。



  现场的搜集整理工作进行了大约一个小时,被捞出来的两具尸体,已经辨认不出本来的样子,死状极为恐怖,极为血腥。

  根据尸体的死亡时间推断,凶手逃离现场应该不超过半个小时,刘廷立即布置警力在附近全力搜索可疑人物,并进行仔细排查,希望能抓到凶手。

  排查进行到天亮,可惜最终一无所获。

  凶手仍然没有踪迹。



  现场勘探结束时,已经是后半夜了。刘廷带队回到了警局,鉴证科的人连夜进行尸体解剖和现场证物分析。刘廷则回到了自己办公室里,希望在天亮前,能够小睡一会,好迎接接下来的繁重工作。

  但那两具漂浮在鱼缸中尸体残缺不全的样子,在刘廷眼前几乎晃了一夜,刘廷感到自己极度疲乏,却又感到精神很亢奋,根本没有睡意。直到天快亮时,刘廷才睡着了一会,却很快又被外面的敲门声吵醒。

  敲门的人,是赵允生、周斌和张承邦。

  刘廷让赵允生进来后,搓了搓脸,强打起精神,挤出一丝笑容,对他们三个说道:“坐下吧。”刘廷又转头对赵允生说道,“怎么样?辛苦了一夜做检验么?”

  赵允生打了个哈欠,看着刘廷说道:“头,你似乎也休息的不太好。”

  刘廷勉强笑了笑,说道:“有什么收获?”

  “他们两个的死因已经查明,程若良腹部有刀刺伤,应该在屋内与凶手进行过搏斗,然后被凶手刺中了腹部,失去抵抗能力后,被凶手扔进了鱼缸里,最后窒息致死。”

  刘廷皱了皱眉头,说道:“不是被食人鱼咬死的?”

  “不是,食人鱼只是加重了伤势,并不足以致命。”

  “。。。那周诗宜呢?”

  “我在周诗宜身上没有发现明显搏斗的伤痕,但在她的指甲缝中,我们采样到了第三者的皮屑和血迹,根据这些发现进行推断,可以推测出周诗宜应该是被凶手抱住,然后直接扔进了鱼缸里面,周诗宜胳膊腕部和手心里面有被割伤的痕迹,伤口特征符合鱼缸边缘的形状温吻合,我们也在鱼缸边缘采集到了周诗宜的指纹和血迹,可以推断周诗宜被扔进鱼缸后,曾经应该试图爬出鱼缸,但被凶手按住头部,按下水里,直到呛水窒息死亡。”

  “你们在周诗宜的指甲里采集到了凶手的皮屑和血迹?”

  “是的,我们对血迹和皮屑进行了dna检测,检测结果,dna不属于俩个死者,那么就应该是属于凶手的。。。”

  “进行dna比对了么?”

  “进行了,可惜数据库里没有吻合的数据。我们仍然无法确认嫌犯的身份。。。”说到这里,赵允生停顿了一下,又说道,“除了dna样本以外,我们甚至在鱼缸壁上采集到了嫌犯的五根手指的完整指纹,相信是凶手在将他们两个扔进鱼缸窒息致死后,曾经手扶鱼缸壁,观察尸体状况时留下的。”

  一旁的张承邦脸上带着疑惑的表情说道:“头,这是不是有点不合逻辑?凶手在现场留下指纹和dna样本,难道不怕被我们查出来么?”

  刘廷皱着眉头想了想,说道:“我觉得他这么做,意味着凶手觉得我们在找出他前,自己还有足够的时间把复仇计划完成,或者是杀了四个人后,已经完成了整个复仇计划,所以就算因为指纹和dna样本被我们抓到,对于他来说也无所谓了,他才会这么放任不利自己的证据留在现场,凶手很可能想要和那些人同归于尽。”

  “这么说,如果凶手还有要复仇的人的话,他可能会很快再次痛下杀手?”

  刘廷点了点头,转头问赵允生说道:“凶手是怎么进入现场的,查到了么?”

  “查到了,凶手用万能钥匙打开的三楼大门,然后作的案。”

  “现场不是还有被烧毁的文件么?里面是什么内容?”

  赵允生听到刘廷的问题,略微停顿了一下,才说道:“文件的内容,有些已经无法辨认了,但还有些部分,我们作了还原,里面的内容,和这个案子看起来,有极大的关联。”

  刘廷立即疑惑的问道:“极大的关联?什么意思?文件里面是什么内容?”

  赵允生说道:“文件按照书写格式来看,是一个电影剧本,名字叫做《宠物杀人》,按照他的提纲来看,剧本是一个悬疑侦破电影,分为三大部分,也就是开头案发,中间主角侦破,最终凶手解密,正文里面只写道案发部分,描述了几场有人被杀后,被宠物吃掉的戏。”

  刘廷、周斌和张承邦听了赵允生的描述后,都愣住了,刘庭沉默了一会,说道:“里面描述的场景,和四个死者的死亡方式相同么?”   刘廷立即疑惑的问道:“极大的关联?什么意思?文件里面是什么内容?”

  赵允生说道:“文件按照书写格式来看,是一个电影剧本,名字叫做《宠物杀人》,按照他的提纲来看,剧本是一个悬疑侦破电影,分为三大部分,也就是开头案发,中间主角侦破,最终凶手解密,正文里面只写道案发部分,描述了几场有人被杀后,被宠物吃掉的戏。”

  刘廷、周斌和张承邦听了赵允生的描述后,都愣住了,刘庭沉默了一会,说道:“里面描述的场景,和四个死者的死亡方式相同么?”

  赵允生说道:“应该说立意相同,就是电影剧本里面的死者,也都是被人杀掉,然后宠物啃食尸体,但细节不尽相同。电影里面的死者,都是死于枪杀,然后都被凶手扔进了食人鱼缸里,毁尸灭迹。”

  “食人鱼缸?就是案发现场那个大鱼缸么?”

  赵允生点了点头,说道:“那个鱼缸下面的地面,我找到了新鲜的摩擦痕迹,根据痕迹推断,浴缸是这几天才被搬到现场的,我觉得合理的解释,应该是周诗宜买鱼缸,是为了做电影道具,或者研究剧本中写的食人鱼毁灭尸体是否可行。我在鱼缸中还找到了一些小动物的残骸,初步怀疑是小白鼠的残渣,这些骨头残渣,应该就是周诗宜做实验时留下的产物。”

  张承邦听到这里,惊讶地说道:“这个周诗宜会这么残忍,拿小动物做这种试验?”

  周斌在一旁冷笑了一声说道,“只可惜她折磨完那些小动物后,没想到她自己最后,也会和那些小动物,有一样的下场。”

  刘廷皱了皱眉头说道:“你们先不要说风凉话。。。”然后刘廷又转过头询问赵允生说道,“电影剧本署名了么?作者是谁?”

  “没有署名,但里面有大量文字修改的痕迹,包括动作场景和心理描写,我核对了一下笔记,这些修改的文字都是由两种笔迹写成的,分别符合周诗宜和程若良的笔迹,因此周诗宜和程若良他们两个之所以在一起,很可能就是在合作写这个电影剧本。”

  这时候,周斌在一旁说道:“说到周诗宜写电影剧本的事,我在资料库里搜到过一篇周诗宜的采访,她在采访中,说自己在尝试撰写电影剧本,最终的目的是想自己做导演,投拍一部惊悚题材的心理恐怖电影,在报道中她没有提供更多细节,只是说剧本的题材肯定会足够吸引人,足够惊恐,看来她说的那部电影剧本,就是我们找到的这个。。。”

  刘廷停了,皱着眉头问道:“周诗宜写电影剧本,我们可以理解,但为什么他会找上程若良帮忙呢?他们最开始是怎么认识的呢?”

  周斌说道:“这个我可以解释,除了那个访谈以外,我想起程若良是心理医生,周诗宜是电影明星,那么周诗宜会不会也和Vivi一样,是因为在演艺圈压力过大,产生心理问题,而找程若良看过病?所以我查找了周诗宜的就医记录,希望有所发现,结果周诗宜的就医记录证实了我的推断,周诗宜还真的是程若良的患者。”

  张承邦说道:“这么说来,就可以解释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了。周诗宜因为看病,认识了程若良,然后周诗宜想写一个宠物吃人题材的电影剧本,需要心理学方面的知识,就想起了找程若良帮忙。”

  刘廷点了点头,说道:“程若良被我们调查后,第一反应就是和周诗宜联系,然后两个人就赶到周诗宜的工作室,也就是案发现场,开始焚烧剧本,还有程若良在坐地铁时极度惊慌的样子,你们还记得么?还有程若良在下车时曾经打过电话,我要是没猜错的话,那个电话,一定是程若良打给周诗宜的。”说到这里,刘廷转头问周斌道,“那个电话你们查到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