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夜间养猪场没有人值班么?”

  “我已经查问过养猪场负责人了,半夜的时候,这个养猪场没有人看管。”

  “为什么没人看管?出事了怎么办?”

  张天成笑了,说道:“这附近的养猪场都是这样,人工成本太高,这种半散养的猪场里面除了野猪,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有,这个地方又很偏僻,所以这一带的养猪厂都没有人看管。”

  刘廷点了点头,进了养猪场里面,立即闻到了一股猪特有的臊味,除了骚味以外,刘廷还能闻到一点不知道是幻觉,还是真的存在的,一点人肉的血腥味道。

  刘廷皱了皱眉头,随着张天成穿过养猪场的院子,到了猪栏那里。

  猪栏里面饲养的都是较为精瘦的黑色皮毛的野猪,张天成解释说:“现在本地产的正常猪肉竞争不过大陆过来的猪肉,所以现在养猪的村民都是饲养这种天然野猪,屠宰后上市的肉价格也很高。”然后张天成指着猪栏旁边的一堆东西,说道:“这就是农户从饲料槽里找出来的尸体残渣。”

  刘廷看到那一堆血肉模糊,根本无法分辨具体细节的东西,感到自己胃部立即一阵翻腾。

  刘廷立即强忍着调整自己的情绪,等感到舒服点了,才问道:“这堆东西。。。是怎么发现的?”

  “今早饲养场的工人来喂猪时,发现饲料槽里多了这些东西。工人开始时还以为是谁恶作剧,把什么动物的碎肉扔进了里面,工人都给捞了出来,直接堆在了那里。等到山上有人报警说发现尸体后,我们来搜查残肢的下落时,他们才反应过来这些可能就是我们在寻找的残肢。于是他们就立即向我们报告了。”

  说到这里,张天成指了一下碎肉旁边放着的一个绿色的,但几乎被染成血红色的旅行袋,说道:“这个旅行袋是在那边墙角搜查时发现的,凶手就是用这个旅行袋,将这些碎肉拿到这里。”   刘廷点了点头,转头看着那些因为陌生人出现,而变得极为防备的野猪们,想到受害者尸体的一部分,已经被这些野猪吃掉了,刘廷忍不住胃里又是一阵剧烈的搅动。



  四个小时后,刘廷他们终于完成了现场鉴证搜查工作,回到了警局。

  鉴证结果还需要几个小时才能出结果,刘廷感到身子极度疲劳,知道自己急需休息,回到自己办公室后,刘廷躺在沙发上,强迫自己入睡。

  半梦半醒状态的刘廷,总是感觉白天见到的尸体短小的躯干,残破、血肉模糊的肉堆在自己脑海中飘来飘去,天还不亮时,刘廷就醒了过来,同时感到自己头痛欲裂,再也无法入睡。

  刘廷到茶水间到了一杯咖啡,然后拿着杯子,下到一楼鉴证科那里。

  鉴证科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在忙着分析现场收集来的证物。刘庭看到赵允生正在电脑前写报告,把自己拿的咖啡杯放到赵允生桌子上,同时问道:“进展怎么样?”

  赵允生看到咖啡杯,说了声:“多谢。”然后又说道,“死者的尸体解剖已经做完了。身份也已经查到。”

  “说说情况。”

  “死者名叫郑坤,香港本地人,出生于1969年5月9日,今年45岁,独身,目前身份是极光野外生存俱乐部的老板。。。这里有一张他的照片。”

  说到这里,赵允生操作电脑,调出来了一张郑坤在一个山顶的全身照,郑坤皮肤有些黝黑,身材保养得很好,带着一副黑宽边眼镜,太阳帽,冲锋衣,脸上带着和善的笑容。

  照片的背景上能连绵起伏的山峦,郑坤手里拿着一面旗帜,上面写的是极光俱乐部登山队。

  刘廷看到这里,说道:“这个极光俱乐部我有印象,我们在盘问程若良时,程若良曾经提到过?程若良说他和李富山都是这个俱乐部的会员。。。这个极光俱乐部,看来是破这个案子,一条重要的线索。。。”

  赵允生点了点头,说道:“没错,我已经查询了极光俱乐部的登记资料,郑坤是俱乐部的发起人兼实际控制人,俱乐部成立于2001年,会员制,会员年费高达15万港币,会员还要经过严格的资格审查才能加入,这个俱乐部,是目前香港最高端的野外探险俱乐部。郑坤本人是香港著名的探险发烧友,有一个外号叫作‘爬山机器’,据说他登顶过世界上大部分著名的高山。”

  刘廷点了点头,说道:“他的死亡时间呢?”

  “死亡时间大约是在昨天下午4点左右,尸体解剖的结果显示,死者在生前曾经遭受过电击,导致昏迷。”

  “电击?”刘廷奇怪的问道,“什么样的电击?”   “就是那种手持式的电棍。。。”赵允生说道这里,从电脑中调取出了死者背部的照片,指着后腰部一块有些发黑的痕迹,说道,“电击的位置,就在这里。”

  赵允生又换了一张现场附近的照片,照片上是一大片及腰深的杂草地,地上的杂草向两边倒伏着,明显有被挤压过的痕迹,上面还沾有大片的血渍。赵允生指着照片说道:“这块地方是我们在分尸现场附近找到的,距离分尸现场大约有二十米左右。我们还找到了从土路到这片草地的尸体拖拽痕迹。以及这片杂草地到那片空地的拖拽痕迹。”

  赵允生又换了一张照片,是尸体的正面,尸体上面的血迹已经经过了清洗,能看到尸体心脏位置上,有几道触目的刀口。赵允生指着道口,说道:“死者胸口位置一共被刺了五刀,其中有两刀刺中了心脏,其中一刀刺中心脏中心线下三分之二位置,是致命伤。”

  赵允生说道这里,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根据这些现场情况,我们推测死者应该是在土路上行走时,被身后追上来的凶手,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突然被电棍电晕,然后凶手将其拽入树林,在刚才那片杂草地中,用匕首之类的凶器连续向死者心脏刺了五刀,将郑坤杀死。这片杂草地,就是案发的第一现场。”

  刘廷点了点头,又突然问道:“刚才你不是说死者死亡时间是下午4点左右么?可养猪场的碎肉应该是入夜后才被凶手扔进去的,这怎么解释?”

  赵允生听到刘廷的问题,说道:“凶手在杀人后,一直没有离开案发现场。”说到这里,赵允生又调取了一张图片,这张图片的场景仍然是树丛中,照片正中央有一块大概有膝盖高度的大石头,石头下面的杂草已经被人踩倒了,杂草旁边还能看到丢弃的两个塑料包装袋,几个烟头,还有一个饮料瓶子。

  赵允生指着照片说道:“这块大石头,距离第一案发现场只有不到十米。我们在现场找到了面包包装袋,烟头,还有饮料瓶,相信是凶手在杀死郑坤后,坐在这里,一直等到天色全黑下来,好采取下一步行动。”

  “一直在这个荒山里,在尸体旁边,等到天全部黑下来?好给尸体分尸?。。。”刘廷说完自己的疑问,感到后背有些发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