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头,护送她一个人,还要调动巡逻车,是不是有点兴师动众啊?”

  “现在吴妮妮很可能是凶手最后一个袭击目标,凶手为了达到袭击目的,很可能根本不计后果,就算吴妮妮在警车上,凶手恐怕也未必就不敢下手,明白了么?你要记住,我们面对的凶手,除了极度凶残以外,可能已经丧失理智了,所以你一定要小心,不要再让吴妮妮出什么差错?”

  张承邦没想到刘廷会有这么大反应,脸色有点难看,连忙点了点头,说道:“是,头。我一定会小心的。”

  “有事情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我走了。”

  张承邦向前面的车流一摆手,问道:“现在外面在堵车,你怎么去医院?”

  刘廷也看了看外面,说道:“医院就在前面三四条街区的地方,我跑过去。”

  说到这里,刘廷打开车门,下了车,立即外面的酷热就将刘廷包围了。

  刘廷看了看前后都看不到尽头的车流,皱了皱眉头,开始向车流相反方向跑去。



  八月下旬的香港,下午酷热的柏油马路旁,人行道上,温度至少要有40度的高温,刘廷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慢慢向前跑着,脸上身上已经全都是汗水,刘廷把西服上衣脱掉,解开衬衣胸前几粒纽扣,挽起袖子,可对散热一点帮助都没有。

  原因很简单,外面的温度,已经超过人的体温了。

  刘廷感到自己呼吸几乎都困难了,医院还有两个街区,汗水不停的大颗流下,流到嘴里和眼中,味道苦涩,迷得刘庭几乎无法睁眼。

  人行道右边是看不到两边尽头的车流,还有令人烦躁的喇叭鸣叫,前面是因为有些眩晕看起来白花花的,酷热到几乎能将鸡蛋蒸熟的柏油人行路面。

  这就是人生最痛苦的那种时刻,比马上就要拉出来了,可还在密集的人群中,找不到任何卫生间那种痛苦,还要痛苦的时刻。

  刘廷脑海中一边空白,

  只有一件事情还在鼓励着他,

  前方医院当中,可能就有答案,

  解开这件案子的,

  全部答案。



  漫长的十五分钟后,浑身已经被汗湿透,就像被雨淋过了一样的刘廷,终于冲进了医院里面。

  瞬间冰冷的冷气,让刘廷头脑一下子清醒过来,

  自己得救了,

  凶手的真面目,

  2011年加拿大神秘可怕的往事,

  还有刚才几乎将刘廷烤焦的人行道,

  这些让刘廷异常痛苦的东西,

  都要过去了。



  刘廷找了一个自动贩卖机,买了一瓶可乐,然后用最快的速度拧开了盖子,几乎都没有喘气,只用了不到十秒钟的时间,就将整瓶可乐都倒进了肚子里。

  刘廷立即打了个饱嗝,

  好满足。

  刘廷瞬间又有了信心,用尽全身力气,将空瓶子扔进了垃圾桶里,空瓶子发出的声音,让刘廷感到很爽。

  刘廷来到了电梯门口,按了向上的指示键。



  五分钟后,刘廷来到了1803病房外面。

  刘廷向外面负责看守的军装警员出示了证件,警员看了一眼,立即站了起来,敬了个礼,同时说道:“长官好。”

  刘廷点了点头,问道:“情况怎么样?”

  “孙大卫现在精神不错,已经问了好几次你什么时候能到。看来他很急切的想见到你。”

  刘廷点了点头,说道:“辛苦了。”

  然后刘廷转身,轻轻敲了两下病房的房门。

  里面孙大卫的声音,有些虚弱的说道:“请进。”  刘廷推开了房门,看到孙大卫脸色惨白,嘴唇毫无血色,鼻子上插着鼻管,双眼充满血色,,眼神呆滞的看着刘廷,艰难的点了点头。

  刘廷向孙大卫微笑了一下。

  孙大卫深吸一口气,声音嘶哑虚弱的说道:“你们是不是在寻找Mimi?”

  刘廷点了点头。

  “其实你们没有必要去找她,她不会有生命危险,凶手不会杀她。。。凶手实际上,已经完成了他的所有复仇。。。”

  “凶手是谁?”

  “你自己去问他吧。。。”孙大卫说到这里,虚弱的闭上了眼睛,大口喘了几口气,似乎在积攒能量,然后艰难的睁开了眼睛,继续慢慢地说道:“他叫徐钟泽,他每天下午四点,都会去快活谷墓园,看他的女朋友。”

  “他的女朋友,是Miya么?照片中被撕掉的那个女人?”

  孙大卫又点了点头,说道:“你们已经在那张照片上发现了?郑坤撕掉那张照片,不是因为恨我,故意把我撕掉一半,而是要彻底把那个Miya的痕迹抹掉。。。”

  说到这里,孙大卫又开始艰难的大口喘气,这样过了十几秒钟,孙大卫呼吸平稳了一些,才说道:“你见到他后,记得告诉他,我不恨他。。。”

  “为什么这么说?”刘廷疑惑的问道?

  孙大卫摇了摇头,慢慢把手抬起来了一点,指着病床旁的柜子抽屉,说道:“麻烦你,打开。。。打开它。。。”

  刘廷按照孙大卫手指的方向,走了到床头柜前面,把抽屉打开了。

  孙大卫努力的用眼睛的余光看着刘廷,一边说道:“里面有一个手机,你看到了么?”

  刘廷低头看了一眼,看到一个黑色的手机。

  孙大卫说道:“你拿着这个手机,里面有以前加拿大那件事情的录像,等你看到那段视频了,你就什么都明白了。。。”

  刘廷拿起了那个手机,沉默了几秒钟,最后说了句:“多谢。。。”

  孙大卫勉强挤出一丝微笑,慢慢点了点头,眼角慢慢的渗出了一滴眼泪。



  刘廷一离开病房,低头看了一眼手表,已经下午三点了。

  刘廷立即掏出手机,拨通了总部电话,命令总部那边立即调遣警员,到跑马地快乐谷墓地抓捕嫌犯,徐钟泽。



  一个小时后,快乐谷墓地。

  刘廷命令巡逻队和重案组的组员,将墓地的前后出口都封锁起来。

  刘廷转头问墓地负责的保全说:“徐钟泽你认识么?”

  保全有些迷惑的点了点头,说道:“徐先生?我认得,他这几个月,几乎每天下午四点,都会过来看望他的女朋友。”

  “她女朋友是叫Miya么?”

  “。。。对,那个女人英文名叫作Miya。。。徐先生话很少,但我能看出来,他对他女朋友的感情很深,每次他都在这里呆到天黑才会离开。。。”

  “他今天来了么?”

  “来了,刚刚进去几分钟。”

  刘廷点了点头,转头对周斌和张承邦说道:“我们分散开进去,然后从几个方向缩小包围圈,务必不能让他跑了。”



  三分钟后,刘廷和周斌走进了墓园,刘廷手里拿着白百合花,装作扫墓的人,同时偷偷看墓园里的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