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纸张有些发黑粗糙,边角也有些翻转.

  离开屋子时,刘廷回身站在门口,看着血腥斑驳,阴森恐怖的现场,脑海中浮现出案发时的景象。

  凶手蹲在那里,背对着刘廷,一只手扶住躺在地上的尸体,另一只手紧握着斧子,抬到半空中来,猛的砍下去,再抬起来,再猛地砍下去,

  整个尸体剁开时,鲜血四溅。

  六个小时后,西九龙警察总部,刘廷的办公室。

  赵允生把打印出来的文件分发给刘廷、周斌、张承邦等人,同时说道:“现场取证分析的结果已经出来了,那个出租屋,应该就是死者被杀掉分尸的第一现场。那个出租屋的租客程贵,则是案件的凶手,他在杀人后服毒自杀身亡。”

  “死者的身份搞清楚了么?”刘廷问道。

  张承邦在一旁答道:“已经弄清楚了,头。。。死者叫韩晨平,是石岬口精神病院的医生。”

  “石岬口精神病院?”刘廷眉角跳了一下,说道,“现场我记得不是发现过一张信纸么?上面好像标记就是石岬口精神病院。”

  赵允升点了点头说道:“是的,头。。。杀人凶手程贵和这个精神病院也有联系。”

  “噢?”刘廷眼睛一亮,问道:“什么联系?”

  “程贵是上个月月初,刚刚从这家精神病院出院的患者。”

  刘廷沉吟了一下,说道:“整个凶杀案发生的情况现在弄清楚了么?”

  赵允生答道:“已经清楚了。。。死者的死因,是被细钢丝绳从后面勒住窒息致死。根据现场的情况推测,应该是程贵约好韩晨平在自己的出租屋见面,然后趁韩晨平不备,将韩晨平勒死,然后在地上铺了一张白色的塑料布,将尸体摆放在上面。”

  “然后就进行分尸么?”周斌问道。

  “不,之前还有一个步骤。”

  “什么步骤?”

  “大家还记得现场发现的一个里面有死者组织残片的塑料袋么?”

  刘廷几个人都点了点头。

  “在那个塑料袋里的东西,我们经过化验分析,发现里面包含有属于韩晨平的头皮、毛发、眼球晶状体,以及头骨碎肉残片等组织物品。塑料袋袋身上,还有大量的重击痕迹,根据这些特征,我们分析凶手应该是先将塑料袋套在了死者的头部上,然后将塑料袋下部扎紧,之后使用了斧子的钝面多次砸击死者头部,直至将死者头部彻底敲成碎片,然后再将碎片从塑料袋里面倒出来,堆放在尸体头部的位置。”

  众人都回忆起来现场那堆无法分辨的头部肉泥。

  没有人说话。

  赵允生看了看表情都很难看的众人,沉默了几秒钟,继续说道:“程贵将韩晨平尸体脑袋敲碎后,又用斧子将尸体剁成一共23段,分别是头部一段、躯干六段、腿部、胳膊各四段,然后凶手将尸体各个部分,分多次从小屋运到下水道里,重新摆放成人形。。。完成整个犯案过程,然后程贵在下水道里,服毒后躺在尸体远处直至死去。。。这就是我们推断的整个凶案发生过程。”

  “现场会不会还有第三个人?”

  “应该不会。。。我们在现场仔细进行了搜查,但是只发现程贵和第一死者的活动痕迹,没有发现任何第三者。。。另外我们在斧子的斧柄上,钢丝上,塑料布上,塑料袋上,以及尸体每个尸块上,均发现了属于程贵的指纹,还有现场留下的三组文字,也就是屋内发现的两张信纸,还有下水道内发现的现场留言,其笔迹均与程贵的笔迹吻合,因此我们认为,程贵应该就是本案的真正凶手。。。”

  “三组文字?”刘廷疑惑的问道,“我记得我只看到了那张信纸上的文字?还有两组是什么?”

  赵允生打开了资料本,一边说道:“第一组,就是头你刚刚说的那个信纸上的文字,内容是‘我要杀掉韩晨平,然后塞进下水道入水口里,就和人们在残忍的做那件事情一样。’。。。第二组,是在尸体上留下的,一张用血写的字条,上面的内容是:‘尸体各个部分已经核对过了,完整无缺,不会有残留感染。’”

  “完整无缺?不会有残留感染?”刘廷疑惑的摇了摇头,说道,“这两句话是什么意思?”

  赵允生摇了摇头,说道:“我们鉴证科的人我都问了,没有人能给出合理的解释。”

  刘廷回头看着周斌张承邦他们,问道:“你们谁有什么想法么?”

  几个人都迷惑的摇了摇头。

  刘廷回想着那个留言,自己也感到毫无头绪。

  刘廷对赵允生说道:“第三个留言是什么?” “第三个留言,是凶手留在一本杂志上的,内容是:‘你们必须尽快去精神病院,查出我的作案动机,查出背后隐藏的真相,否则虽然我死掉了,但很快就会有人,去杀掉下一个该死的人。”

  刘廷看着手里的资料,皱着眉头深出了一口气,然后转头对周斌说道:“周斌,你马上和这个精神病院联系一下,我们去调查一下程贵和韩晨平的背景资料。。。我们先从他们的关系入手,看看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

  “是。头。”

  两个小时后,新界石岬口精神病院入口处。

  刘廷向外面的警卫出示了自己的证件,

  警卫长的微胖,制服穿在身上绷得紧紧的,警惕的看了看刘廷,又低头看了看证件,然后有些生硬的把证件塞回给了刘廷,一边说道:“你们是来查案的警官?”

  刘廷点了点头。

  警卫冷笑了一下,说道:“你们稍等一下,里面一会有人会出来接你们。”

  “是什么人?什么职位?”

  警卫冷冷的说道:“我也不知道,反正你们等着就是了。”

  警卫的敌意让刘廷心里一阵烦躁。

  大约又等了5分钟,入口侧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然后出来了一个穿着白色医生制服的女人。

  女医生大约二十六七岁,淡淡的眼线,笔直的眉型有些野性,警惕的看着刘廷和周斌的车子,眉头微皱,犹豫了一下,向车子走了过来。

  医生身材很好,下面穿着肉色的丝袜,黑色的高跟皮鞋,

  制服诱惑,很有魅力。

  刘廷看那个医生有些眼熟,和自己的前女友尹妍希长相气质都很相近,

  只是感觉似乎更难驯服一些。

  警卫有些轻浮的看着那个女医生走了过来,谄笑了一下,转头对刘廷和周斌冷笑着说道:“接待你们的人来了。”

  然后警卫转身向警卫室走去,和女医生擦肩而过时,挑衅的看了女医生一眼。

  女医生毫无反应。

  女医生走到刘廷身边,勉强挤出一丝礼貌的微笑,一边伸出手说道:“二位警官,我是韩晨平医生的助理医师陈佑怡。。。我们院长接到你们警方的调查请求后,因为我比较熟悉韩晨平医生的情况,所以特意安排我负责陪同二位进行调查。”

  刘廷和陈佑怡握了握手,

  陈佑怡的手很软很滑,毫不用力,然后冷冷的抽走了。

  刘廷有些尴尬的微笑了一下,说道:“对韩晨平医生发生的事情,我们很遗憾。希望这次调查,能给他一个公道。”

  陈佑怡眼光闪动了一下,却没有接刘廷的话,而是指了指门口说道:“不如我们进去吧,我先带二位到档案室,查阅一下韩晨平和程贵的资料。”

  刘廷点了一下头,

  陈佑怡礼貌的笑了一下,三个人都坐上了警车,

  周斌开动车子,向精神病院里面走去。

  五分钟后,刘廷他们按照陈佑怡指的路,将车子开到了一栋白色的三层小楼前面。

  三个人下了车,

  这座小楼,就是精神病院的档案室,

  档案室四周种的都是密集的大树,将整栋楼遮掩在阴影当中。

  有几个穿着蓝白条纹衫的病人正在旁边的花园里做园艺修整工作,看到了刘廷他们,都警惕或者好奇地向他们的方向张望。

  刘廷让这些精神病人看得有些不自然,转头对陈佑怡问道:“你们的病人都是这么随意活动的么?”

  陈佑怡微笑了一下,说道:“这些都是症状比较轻,没有暴力倾向的病人。。。不用害怕他们。。。修剪植物对他的治疗有好处,可以让他们感到安心和平和。。。”说到这里,陈佑怡一指档案室大门,说道,“二位请随我进来吧。”

  一分钟后,刘廷和周斌被陈佑怡带到了阅读室,陈佑怡又转身离开,到档案库去调取韩晨平的档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