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刘廷向周斌使了个眼色,两个人都带上手套,然后开始分别在卧室和客厅搜查起来。

  刘廷先搜查床铺,这个最容易隐藏秘密的地方。

  被子叠得很整齐,里面什么都没有。

  刘廷又搜查写字台,先翻了翻上面摆着的书籍,

  都是精神病学方面的专业书籍,没有什么特殊的。

  然后刘廷去开下面的抽屉,

  抽屉上锁了,

  刘廷回头看了一眼陈佑怡,

  陈佑怡两条胳膊交叉在胸前,眼神冷冷地看着刘廷搜查,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刘廷掏出口袋里的万能钥匙,然后小心地捅进了锁芯,拧了几下,把锁打开了。

  刘廷小心地拉开了抽屉,里面的东西摆放得也很整齐,左边是一盒久耐牌的彩色避孕套,颗粒外壳的。后侧隐蔽的地方放着一个跳蛋,一个按摩棒,下面放着一些顶级的阁楼色情杂志,右边放着一个相册,刘庭拿起来翻了几页,里面只有几张韩晨平自己的照片和风景照,没有看到韩晨平和别人的合影。

  相册下面,放着一个硬质纸壳的精装日记本。

  刘廷小心地拿出了日记本,打开来随手翻看了几页,里面的内容只是每日活动简单的流水帐。

  刘廷快速向后翻去,翻到有文字的最后一页时,

  刘廷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心脏也急速跳动起来。

  笔记本在那页的位置上,夹了一封书信,上面的句子都是用报纸上剪下来的单个文字拼起来的,好防止别人认出写信人的笔记。

  刘廷去看信里面的内容,是一封威胁信:

  韩晨平,我知道你在三年前和那些人做的事情,还有那件事六个月后,你们做的另一件事情。

  我需要钱,你要掩盖真相,所以我们应该见个面。

  明天晚上7点,我在中环天庭街等你。

  不要告诉其他人,特别是你那些同伙,

  万一是他们出卖你的呢?

  千万不要冒险。

  明晚见。

  刘廷看完信的内容后,把信纸小心地放到了取证用的塑料袋里,

  这时候周斌的搜索也结束了,没有任何有价值的收获。

  刘廷问陈佑怡道:“你们院的日常工作纪录都保存在什么地方?”

  “就在我们刚才来的档案室里。”

  刘廷点了点头,问道:“能不能带我们再回去那里一趟?”

  陈佑怡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可以。”

  “你到医院多长时间了?”

  “。。。快五年了。”

  “做韩晨平助手多长时间了?”

  “将近两年。”

  “你听说过韩晨平在这两三年出过什么事情么?比如说医疗事故,或者什么严重的问题?”

  “。。。没听说过。”

  刘廷仔细观察着陈佑怡的情绪变化,

  陈佑怡控制着表情,表现得很平静,没有什么异常。

  但刘廷的直觉却告诉自己,陈佑怡一定对自己,隐瞒了什么。

  二十分钟后,刘廷周斌和陈佑怡三个人,再次回到了档案室。

  刘廷要求调取最近五年的病院日常纪录。

  十分钟后,十大厚本记录被拿来了,每半年一本。

  日常纪录里面包括医生日常出勤情况,重要病患基本情况,当日手术简略明细,人员出入记录等等。

  刘廷

  用了大约三个小时,把整个记录详细翻了一遍,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刘廷正感到失望时,周斌突然说道:“头,有发现。”

  刘廷感到精神一振,立即走到周斌身旁,问道:“什么发现?”

  周斌指着86年12月22日的记录说道:“你看这天的车辆出入记录,被人用刀片割掉了。会不会有问题?”

  “你看这天别的记录有异常么?”

  “没发现有别的异常。”

  “韩晨平出勤情况呢?”

  “夜诊。正常上班。”

  刘廷想了想,说道:“韩晨平说两个时间点相隔了7个月。86年12月,往前推7个月就是86年5月,往后推7个月就是87年7月,你看看记录87年7月有没有异常,我看看86年5月的。”

  “好的。头。”

  刘听和周斌两个人分别开始检索起来,但没有任何收获。

  刘廷感到心里有些失望。

  毕竟是三年前的事情,现在当事人又已经死亡了,要还原整个事情,难度很大。

  刘廷和周斌商量了一下,觉得还有两个突破口,

  一个就是程贵的主治医生,通过他了解一下程贵的治疗情况,也许能发现程贵和韩晨平的关系。

  还有一个,就是做车辆进出记录的负责人,查一查看谁有机会对车辆进出记录进行修改。

  刘廷重新叫来了陈佑怡,询问病院的车辆进出登记的规矩。

  陈佑怡回答说相关登记都应该是门口执勤的警卫负责的,具体负责人就是刘廷他们早先到岛上时负责开门的那个长得很胖的警卫。

  那个警卫名字叫做张锦强。

  陈佑怡给警卫处打了一个电话,十五分钟后,张锦强到了档案室。

  刘廷伸出手来,想要和张锦强握手,张锦强皮笑肉不笑的没有表示。

  刘廷吃了一个软钉子。

  两边都坐下后,张锦强有些不耐烦地问刘廷说道:“你们找我什么事?”

  “病院的车辆人员进出登记都是你负责么?”

  张锦强犹豫了一下,说道:“。。。是。”

  “你负责多长时间了?”

  “大约四年。”

  “这么说,86年的时候,也是你负责了?”

  张锦强没有正面回答刘听的问题,而是反问道:“你问我86年,是什么意思?”

  刘廷把登记资料打开了,翻到了86年12月22日那一页,指着里面被撕掉的痕迹,问道,“我们查历史资料,发现这天的车辆进出登记不见了,你有什么解释?”

  张锦强看着刘廷,愣了几秒钟,然后又低头看了看登记本,咽了口吐沫后,摇头说道:“这我怎么会知道?被谁扯掉了?”

  “被谁?”

  “不知道。。。”张锦强冷笑了一声,说道,“反正不是我。”

  “是有什么事情要隐瞒么?所以扯掉了这页?”

  “有什么事情?”张锦强疑惑的问道。

  “我在问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被隐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