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张锦强气势立即矮了一些,似乎在思考着犹豫了几秒钟,还是要了摇头,说道:“我真不知道,86年到现在都已经三年了,那么长时间之前的事情,我怎么记得清楚?”

  刘廷看着张锦强,犹豫了一下,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组韩晨平尸体的特写照片,拍到了张锦强面前,冷冷的说道:“你认识这是谁么?”

  张锦强看了一眼照片,脸色立即变了,声音也有些颤抖,摇了摇头说道:“不。。。不认识。。。这是谁?。。。脑袋都敲碎了,看不到他的长相?”

  “这就是韩晨平!他被人杀死后的模样,尸体被人分成了三十多段,脑袋被砸成了肉馅。。。你看仔细了么?”

  张锦强脸色愈加的苍白,深吸了几口气,点了点头。

  “现在我再问你,那张缺掉的车辆进出记录,到底有什么意思?是不是和韩晨平发生的什么事情有关系?”

  张锦强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我。。。我真的不知道。”

  张锦强走后,刘廷问周斌怎么看张锦强的表现?

  周斌考虑了一会后,说道:“张锦强肯定隐瞒了什么事情,怎么能撬开他的嘴,我们还要再想办法。”

  刘廷点了点头,说道:“我看现在对我们隐瞒事情的人,也许远不止张锦强一个人。”

  “还有别人?。。。你是说这个陈佑怡?”

  刘廷微微点了点头,说道:“我还不能肯定,不过这个精神病院,看来隐藏了很多秘密。。。”

  “你是说,他们这些人都是一伙的,在故意欺骗隐瞒我们么?”

  “欺骗隐瞒肯定是有。。。”刘廷停顿了一下,说道,“不过他们也许未必是一伙的。”

  周斌摇了摇头,说道:“我还是不明白。。。头,你发现什么了么?”

  刘廷摇了摇头,说道:“现在我还理不出头绪,不过我的直觉告诉我,这次我们一定能查到很精彩的内容。”

  “下一步我们怎么行动?”

  “我们去查第二个线索,去询问一下程贵的主治医师。”

  二十分钟后,刘听和周斌在陈佑怡的带领下,来到了第三住院部。

  第三住院部里面的患者,都是病情较为轻微的病人。程贵在住院期间,就住在第三住院部的二楼。

  住院部的大楼有些老旧,楼道灯关也很昏暗,长走廊两边分别分布着一排排的房门,每一道房门后面,都住着一个精神病患者。

  刘廷他们上了二楼后,楼道里消毒水的味道,和反常的安静,让刘廷感到有些压抑。

  程贵的主治医生,名字叫做谭湘晨,32岁。

  陈佑怡到了前台那里,发现一个护士都不在。

  陈佑怡不耐烦地皱了皱眉头,拿起前台的内线电话,刚想打电话询问一下,

  这时候从楼梯上下来了一个20出头的护士,大眼睛,有些婴儿肥的圆脸,显得很可爱,和住院部阴暗的感觉形成明显的对比。

  那个护士搀扶着一个穿着蓝白条纹病号服的,至少60岁,头发几乎掉光,瘦弱到不成样子的病人,病人皮肤布满了老年斑,牙齿也似乎脱落干净了,干憋的下巴一下一下不停咀嚼着,看到刘廷和周斌这两个外人,眼睛一下子睁圆了,似乎对他们两个十分有兴趣。

  目不转睛,一动不动。

  刘廷和周斌都感到很不舒服。

  陈佑怡看到护士过来了,直接走上前去问道:“你们值班护士都去什么地方了?”

  声音极为不耐烦。

  护士听了,有些紧张,说道:“刚才前台还有人在?是不是有哪个病人有突发情况?”

  陈佑怡皱了皱眉头,问道:“谭医生呢?她在不在?”

  “应该在吧?中午时候我看到过她。”

  陈佑怡回头指着刘廷和周斌说道:“这两位是来调查韩晨平案子的警察,要找谭医生询问一些情况,你赶快传呼谭医生到前面会客室去,知道了么?”

  护士刚想说话,那个护士搀扶的精神病人听到陈佑怡的话,看着刘廷突然眼睛直了,嘿嘿笑着突然说道:“警察。。。警察。。。哈哈哈哈。。。三十三段。。。三十三段。。。把他的脑袋敲碎。。。把他的脑袋敲碎。。。”

  刘廷周斌,还有陈佑怡和那个护士,一听到精神病人的话,立即脸色都变了。。。

  这个精神病人,怎么可能知道韩晨平脑袋被砸碎了?身子被分割成了三十三块?
  精神病人仍在不停的重复刚才的说话,那个护士愣了一下,连忙开始安慰精神病人,让他情绪稳定下来。

  然后护士转头对刘廷说道:“对不起长官,他可能是上午听到了收音机里的新闻,才知道这件事的。”

  “听新闻?”刘廷仍然感到自己心脏狂跳不止,连忙问道,“你确定么?”

  护士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刘廷感到自己略微松了一口气,

  陈佑怡对那个护士说道:“你赶快去把沈佳霖医生找来。”

  护士答应了一声,连忙跑到前台电话前面,拨了一个号码,然后对陈佑怡说道:“陈医生,我已经传呼沈医生了。。。”

  “传呼她?”刘廷疑惑的问道,“什么意思?”

  陈佑怡解释说道:“我们岛上为了快速的联系上工作人员,在岛上建了一个小传呼台,每个医生都有一个传呼机,按照规定,接到传呼后,医生必须在3分钟内给总台回话。”

  刘廷点了点头,刚想说话,

  这时候一旁的护士说道:“陈医生,我想也许沈医生不会回话。。。”

  “不会回话?”陈佑怡疑惑的问道:“沈医生为什么不给我们回话?”

  护士犹豫了一下,声音变小了一些说道:“我们已经找了沈医生快一天了,传呼她也不下五六次了,但她始终没有出现过,也没有回过我们电话。”

  “什么?!”刘廷一听到护士的话,立即紧张起来了。

  程贵在凶杀现场的留言中,曾经警告过残忍的凶案并不会停止,还会有新的受害者出现。

  现在程贵的主治医师沈佳霖突然失踪了,

  会不会沈佳霖已经被?。。。

  刘廷转头对陈佑怡说道:“你赶快通知警卫处,立即去寻找沈佳霖的下落。立即!”

  陈佑怡犹豫了一下,迷惑的问道:“刘长官,怎么?。。。难道你担心沈佳霖也会被。。。”

  刘廷停顿了一下,说道:“你别慌。。。我也只是为了谨慎一些,快打电话吧。”

  陈佑怡脸色也似乎难看起来,点了点头,连忙到前台拿起电话开始拨内线号码。

  这时候那个小护士走到了刘廷的面前,犹豫了一下,小声问刘廷道:“长官,我能问一下那个凶杀案是真的么?”

  刘廷点了点头。

  “韩医生的尸体真的被切成了三十三段,脑袋也被敲碎了?”

  “是的。。。”刘廷又点了点头,问道,“你为什么问这个问题?”

  “如果案子是真的。。。我想我有些事情,应该要告诉你。”

  “什么事情?”

  “就是刚才我那个病人,他说的那些话,也许不是听广播听来的,而是。。。”

  刘廷听到护士说到这里,感到好像有一股电流,一下子从自己的脑袋中流了过去,立即问道:“你的话是什么意思?他不是听广播听到的案子?那他怎么会知道得这么详细的?”

  护士小心地指着身后一直在傻笑的那个精神病人,小声说道:“我早上确实给他听广播了,广播里也确实报那个案子了,但你看那个病人,他的精神状况和记忆力我都很了解,只是听了一遍广播的内容,他是绝对不可能记得住那么详细的内容的。”

  “可是他确实提到三十三段,还有那个脑袋被砸碎了,这怎么解释?”

  “。。。我想答案也许是。。。”

  护士刚说到这里,发现陈佑怡走了过来,护士看到了,紧张的立即中断了说话。

  陈佑怡没有发现刘廷和那个护士之间有什么问题,而是对刘廷说道:“我已经通知了警卫处,张锦强说他们会立即派人各处去寻找的。”

  刘廷看了一眼小护士,又转头看了看那个精神病人,说道:“传呼时间已经过了三分钟了,沈佳霖还没有回话,这次可能麻烦了。”

  陈佑怡犹豫了一下,说道:“。。。我知道一个地方,那里传呼信号有时候会接收不到。。。沈佳霖会不会正好在那里?”

  “什么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