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眼前的景象,

  和刘廷刚才的想像完全都不一样,

  让刘廷大吃一惊!
  屋子正中央摆放着一个解剖台,上面的无影灯点亮着,解剖台前站着一个人,穿戴着浅绿色的解剖服,口罩,帽子,手里拿着解剖刀,正在解剖台子上盖着白布,显得有些短小的尸体。

  尸体在灯光下,照得异常的发亮。

  那个解剖者的背影有些瘦弱,应该是一个女人。

  刘廷把枪端起来了,瞄准了那个女人,同时大声喊道:“不要动!”

  那个人听到刘廷的喊声,吓得浑身一震,立即转身向刘廷方向看去,同时声音颤抖着说道:“你是什么人?”

  “警察,你被捕了。。。慢慢的把刀放下来。。。手放在我能看到的地方。。。”

  这时候,刘廷身后的陈佑怡突然说道:“沈佳霖?是你?”

  那个女人立即点了点头,说道:“对,你们这是?。。。”

  “我们到处在找你,一直找不到。。。”

  刘廷疑惑的问道:“你就是沈佳霖?”

  “对。”那个女人有些紧张的点了点头。

  “程贵是你的患者么?”

  “。。。程贵?我以前的病人?。。。他不是出院了么?”

  刘廷没有回答沈佳霖的问题,而是问道:“你在干什么?解剖台上的尸体是谁?”

  沈佳霖声音放松了些,说道:“你们以为我在解剖活人?。。。你们误会了,我在做活体脑解剖实验。”

  “活体脑解剖?”刘廷一边用枪指住沈佳琳,一边小心地的靠近了手术台,把白布揭开了一个角,低头去看。

  尸体上面长满了黑色的绒毛,头顶已经被打开了,露出里面血红色的骨膜和粘液,还有黄色的脑部组织。

  解剖台上,是一只用来做实验的猴子。

  猴子嘴大张着,表情凝固在痛苦的那一瞬间。

  看起来触目惊心的恐怖,又有些恶心。

  刘廷感到自己松了一口气,把枪收了起来,然后说道:“抱歉,我们以为你出事了。。。不过我刚才听到你的叫声,是怎么回事?”

  沈佳琳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说道:“这只猴子开刀前被我麻醉了,并没有真正死亡,刚才我切割到了他的反射神经部位,他突然把眼睛和嘴张开了,把我吓了一跳。。。所以我叫了一声。”

  “你一个人在这里做解剖?”

  “是的,有什么问题么?”

  沈佳霖一边说着,一边把沾满鲜血的手套脱掉了,把口罩也摘了下去,露出了脸。

  沈佳霖看起来30多岁,微胖,眼睛细长,眼光闪烁,脸部略有些肿,气色也不太好,

  沈佳霖紧盯着刘廷,似乎带有一些敌意。

  刘廷没有回答沈佳霖的问题,而是反问道:“我有些关于程贵的问题,想要向你了解一下,我们方便谈一谈么?”

  “程贵的问题?”沈佳霖犹豫了一下,说道,“可以,不过我们还是回办公室那边去说吧,这里的环境不适合谈话。。。你们再稍等我一下,解剖马上就要结束了。”

  刘廷点了点头,问道:“你要给猴子做缝合么?”

  “不,没必要了,开颅后这只猴子就已经死亡了。”

  沈佳霖说话时,声音毫无感情。

  刘廷感到一股凉意侵袭过来。

  沈佳霖是一个冷血的女人。

  半个小时后,刘廷随着沈佳霖、陈佑怡回到了治疗中心。

  沈佳霖的办公室在治疗中心的四楼最里面的房间,

  天色已经全黑了,楼内的人几乎都走光了,

  刘廷他们三个沿着空旷的走廊向前走着,

  脚步声反射传播着,打破了四周异常的宁静,让刘廷感到有些不安。

  刘廷路过洗手间的时候,感到有些尿意,就对沈佳霖和陈佑怡说了一声抱歉,然后就进去准备方便一下。

  刘廷刚刚完事,突然听到走廊尽头传来沈佳霖和陈佑怡疯了一样的尖叫声,

  刘廷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心脏一下子抽紧了,连忙跑了出来,

  到了走廊,刘听看到尽头沈佳霖的办公室门大敞着,灯光也亮着,

  他们两个的叫声就是从那里面传来的。

  刘廷快步跑到了门口,看到沈佳霖冲了出来,冲到办公室外面的垃圾桶旁边,然后剧烈呕吐起来,

  陈佑怡还在屋里面继续疯了一样尖叫着,脸上的肌肉都已经变形了,眼睛可怕的睁圆了,满眼恐惧的看着前面。

  刘廷立即向陈佑怡目光的方向看去,看到在办公桌旁边,塞着一个一人多高的大箱子,箱子被放倒了,箱口朝向刘廷和陈佑怡的方向,

  箱子里面塞着一个人,脑袋露在最外面,已经被彻底砸扁,成了一滩碎肉。

  箱子里面,还能模模糊糊看到一截截的身体,都已经被切开了。

  这个人的死法,和韩晨平一模一样。

  屋内地板上,天棚上,到处都飞溅着血肉残渣,惨不忍睹。

  突然刘廷身后有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但不是沈佳霖或者陈佑怡,

  是一个陌生的女人。

  刘廷立即紧张起来,连忙回头去看,

  眼前的景象,让刘廷惊呆了。

  办公室的角落里,慢慢站起来了一个人,

  一个女人,

  赤身裸体,

  身材很好,

  脸孔却带着精神病人那种典型的呆滞表情,

  紧盯着刘廷,

  一边神经质一样的傻笑着。

  大腿根部,能看到液体的痕迹。

  陈佑怡回头也看到了,立即又是一声尖叫,吓得几乎跳了起来,立即转身躲到了刘廷后面。

  刘廷也紧张起来,立即把枪举起来了,瞄准了那个女人,同时大喊道:“不许动!站住!”

  这时候,突然刘廷听到身后有人走路的声音,然后什么东西被碰倒了,

  难道身后还有人?

  刘廷感到自己头皮一阵发麻,连忙回头去看,

  立即看到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从里间慢慢走了出来。

  刚才的声音,是男人把椅子碰倒了。

  这个男人穿着蓝白条纹的病人衣服,脸孔瘦削,头发也几乎掉光,

  眼睛圆睁着,带着残忍的凶残的表情,浑身崩满了血迹和碎肉的残渣,

  手里拿着一把消防斧,斧刃已经成血红的了,

  刘廷连忙又用枪瞄准了这个男人,

  男人看着刘廷的枪口,仍然继续向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