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难道对方已经放弃见面了?

  突然刘廷腰间的传呼机拼命的叫了起来,

  刘廷浑身一震,立即掏出传呼机去看显示的号码。

  “88794332”。

  是一个陌生的电话,

  刘廷深吸了一口气,向四处看了看,

  看不到什么异常。

  刘廷立即起身,向最近的一个小卖店跑去,

  进了店里,刘廷拿起电话去拨那个号码。

  电话响了两声后,被接起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这次对方的声音没有任何变形,应该是他已经决定和刘廷见面,所以没必要再掩饰身份:“。。。你好,刘警官。”

  “你好。。。你决定见我了?”

  “是的。。。外面太热,你到我家来吧。我家就在前。。。”

  对方刚说到这里,突然停了下来。

  刘廷立即紧张起来,连忙问道:“你家在什么位置?为什么不说话了?”

  对方声音颤抖起来,没有回答刘廷的问题,而是说道:“。。。有人在用钥匙开我家的房门。。。这里只有我一个人住,不可能别人还有钥匙。。。一定是那个人。。。一定是那个人。。。他来了。。。他来了。。。”

  “喂。。。喂。。。你家在哪?快告诉我。。。快!”

  对方还是没有回答刘廷的问题,而是突然阴冷惊恐的问道:“你是谁?!你怎么有我的钥匙?”

  然后突然传来了重物砸击的声音,之后电话突然就挂断了!

  刘廷连喊了几遍:“喂。。。喂。。。”

  但电话里只是传来了冰冷的忙音。

  刘廷烦躁的挂断了电话,想了一下,立即又拨了总部情报科的电话。

  有人拿起电话来了:“喂。你好,情。。。”

  刘廷没等对方说完,打断了喊道:“我是重案组刘廷,现在有紧急情况,你立即给我查一下88794332的登记地址。”

  “。。。哦。。。是。。。长官。。。稍等。”

  刘廷着急的向四周的住宅楼张望,

  但愿那个人,就住在广场附近,

  千万不要出事!

  这时候话筒那端的声音传来了:“长官,已经查到了。电话登记地址是同花道335号华居大厦402房。”

  刘廷说了声多谢,立即挂了电话,扔了10元港币的硬币给老板,然后问道:“老板,哪一个是华居大厦?”

  老板不紧不慢的收了钱,指着前面一栋暗红色的有些破旧的高楼说道:“那个就是。”

  刘廷说了声多谢,立即转身向那个方向跑去,同时拿起步话机说道:“所有人立即赶往同花道华居大厦,立即赶往华居大厦。。。有紧急情况。”

  一分钟后,刘廷跑到了华居大厦的楼下,

  刘廷气喘吁吁的冲到了电梯门口,按了向上的按钮,

  电梯一个在14楼,一个在21楼。

  这时物业保安过来了,问刘廷道:“先生,您是这里的住户么?”

  刘廷大口喘着气说道:“警察办案!”然后又问道:“安全通道在哪?”

  保安感觉到气氛不对了,连忙向身后拐角处指去,同时说道:“就在那边。”

  刘廷立即向那个方向跑去,撞开安全通道大门,然后沿着楼梯向上跑去。

  终于跑到了四楼,刘庭一推开门,立即听到走廊里传来一声惨叫声,

  是男人的声音,

  同时刘廷看到右边一户门虚掩着,

  有光线从门缝里射了出来。

  声音就是从那个门里传来的。

  刘廷立即拔出了枪,向那个方向跑去,然后咚的一声撞开了大门,

  屋内一片狼藉,到处都是东西翻倒在地上。

  地上还有鲜血的痕迹。

  前厅地上躺着一个胖胖的男人,

  是精神病院的警卫长张锦强!

  电话应该就是他打的。

  张锦强脑袋上被套上了塑料袋,正在不停的挣扎,

  但是动作的力度显示着,张锦强的体力已经几乎耗尽了。

  一个很瘦的中年男人,脑袋上青筋暴起,浑身肌肉紧绷,正在紧张的用胶布一圈一圈缠着张锦强的脖子,把塑料袋缠紧在张锦强的脑袋上。

  塑料袋随着张锦强的呼吸不停的鼓动着,里面崩满了鲜血的痕迹。

  那个男人的旁边放着一把斧子。

  斧子上面有血迹。

  刘廷立即抬起枪来,大吼道:“不许动!我是警察!立即站起来,把手放在我能看到的位置!”

  但那个人只是回头看了刘廷一眼,表情毫不惊慌,也没有任何波动。

  那种冷静和镇定,让刘廷后背发寒。

  然后那个人固定好了胶布的尾端,

  从身旁拿起了斧子,

  那个人给张锦强套上塑料袋子,是要把张锦强的脑袋敲碎,防止血崩到到处都是!

  刘廷再大声命令那个人立即停手!

  可那个人完全不理会刘廷的命令,而是猛地把斧子高高举到了半空,

  要向张锦强的头部砸去。

  砰!

  刘廷开枪了,

  枪口冒出了青烟,

  同时那个人拿着斧子的手臂上立即多了一个弹孔,

  手失去了握力,斧子立即落到了地面上,发出两声沉闷的撞击声。

  那个人又尝试用另一只手去拿斧子,

  刘廷又开了一枪,砰的一声,

  子弹打中了那个人的另一只手掌。

  刘廷立即冲了上去,先把斧子踢到了一边,

  然后用手猛地抓住那个人的伤口,

  那个人立即发出杀猪一般的嚎叫声,

  那种毫不控制的,疯狂的嚎叫,

  刘廷知道自己现在面对的是一个精神病人,对方猛力挣扎着,力度超过刘听的想象。

  刘廷死死抓住那个人的伤口,把他的胳膊向旁边猛地一拉,把那个人从张锦强旁边拉了起来,再用力一甩甩到了窗子旁边,

  刘廷把那个人手腕翻到了后面,背扣住那个人,用另一只胳膊猛地把旁边的铁框窗子敲碎了,掏出手铐把那个人两条胳膊反扣着锁到了窗框上,

  那个人不停的猛力敲击窗框,不停的嚎叫着,就像一只受伤的野兽。

  一只患了精神病的野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