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刘廷对护士说了声抱歉,然后站起身来,走到了周斌身边,低声问道:“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情?”

  “头,我们搜出来的录音带上提到的那个精神病人,谭洪,我已经给带到这来了。。。”

  “就是那个只听过录音,还没真正动手的第四个精神病杀手?”

  周斌点了点头,说道:“对,就是他。”

  “他精神状态怎么样?能问话么?”

  “他是这四个精神病人里最凶残的一个,当初发病时,他以为自己还是在60年代大陆自然灾害的时候,把自己的老婆孩子直接都给煮了吃肉。。。精神病院原来的意思是最好不要让他离开病房,不过最后院方还是答应在我们指定的地方审问。。。它的主治医生成浩然现在不在这里,但我问了成浩然的助手,他说谭洪平时情绪和智商基本上还算正常,也能正常地进行交流。现在他人已经押过来了,要不要现在就和他谈谈?”

  刘廷沉吟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十分钟后,刘廷和周斌进入了一个谈话室。

  刘廷为了防止谭洪产生防备心理,特意吩咐不要在那种监狱一样的探访室里和谭洪交谈,而是选择了一间还算宽敞明亮的小屋子,在里面摆上了一张桌子,几把椅子,

  刘廷想要比较平和的,面对面地和谭洪交流。

  刘廷进屋后,立即命令看管警员把谭红的手铐解开,

  看管警员犹豫了一下,没有行动。

  刘廷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照做。

  谭洪大约50多岁,长得极瘦,脸颊一点多余的肥肉都没有,皮肤紧紧包裹着骨头,脸上布满皱纹,头发稀疏,皮肤深褐色,脑袋个头很小,但眼睛却大得出奇,看人时毫不掩饰自己有些神经质的目光,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刘廷,让刘廷感到有些不舒服。

  谭洪听到刘廷要求把他手铐解开,立即兴奋得笑了起来,一边主动把双手举了起来,一边配合警员打开手铐,然后不住的点头,对警员和刘廷极为热情地笑着说道:“谢谢。。。谢谢。。。你们是好人,相信我。。。那些精神病院的人都以为我是疯子,不相信我。。。”

  刘廷勉强笑了一下,说道:“是的,我们相信你。”

  刘廷说话时,周斌为了防止意外发生,把左手隐藏在桌子下面,手里握着一根电棍,准备随时制服他。

  谭洪哈哈笑了一下,说道:“他们都说我煮了老婆孩子吃了,精神肯定有毛病。。。那我不煮了他们,难道要饿死么?。。。我不吃他们,没粮食,最后三个人都得饿死。。。我煮了他们吃了,剩下我一个,可是我能活下来。。。既然能活一个,那就比三个都饿死强,你说是不是?。。。”谭洪说到这里,看了看周斌,又看了看刘廷,然后突然问道,“你们两个也活下来了?还长得挺胖?是不是也吃过人?”

  刘廷看着眼前显得极为兴奋的谭洪紧盯着自己,感到一股极为阴冷的感觉,从自己的背部慢慢升了起来。

  周斌的表情也很不自然。

  刘廷勉强笑了笑,说道:“我们今天来,是想让你帮我们一个忙。”

  “帮忙?”谭洪眼神立即警惕起来,问道,“帮什么忙?帮忙后有没有什么好处?”

  刘廷没有回答谭洪的问题,而是突然问道:“你知道你的主治医生叫什么名字么?”

  “知道。。。他叫成浩然。。。”谭洪说到这里,犹豫了一下,说道,“这个成医生,很坏!”

  “为什么说他坏?”

  “他给我打针,还让我吃乱七八糟的药,半夜还让人捆住我,说要给我治病。。。我说什么他都不相信,把我当成精神病。。。他肯定不是好人。”

  刘廷点了点头,问道:“那你恨他么?”

  “恨!”

  刘廷表情严肃起来,看着谭洪问道:“你是不是恨到,想杀了他?!”

  谭洪的表情立即有些不自然,摇了摇头说道:“。。。那倒没有。。。不过。。。”说到这里,谭洪的表情突然神秘起来,身子向前靠近了一点,悄悄地说道:“不过有人想让我杀了他。”

  刘廷和周斌听到谭洪的话,都感到自己神经一跳。

  刘廷立即问道:“是什么人让你杀了他?”

  谭洪脖子上的喉结蠕动了几下,大睁着眼睛,咽了一口吐沫说道:“。。。是什么人我也不知道。。。不过在后半夜的时候,会有一个人来我的房间。。。那个人脚步很轻,很小心。。。到了后,他会打开我的房门。。。我刚才说过了,我睡觉的时候,他们都是用带子把我捆住的,我动不了。。。那个人一进来,我怕他折磨我,或者给我吃药。。。我就装睡,但他并不到我床这边,而是会把一样东西轻轻地放到门口的柜子上。。。”

  “什么东西?是录音机么?”

  “我不知道,那个东西用一个袋子包着。。。但他会摸索着在那个东西上面按一下,我能听到咔的一声,然后他就悄悄地走出去了。。。再过半个小时左右,他会再回来,拿走那个东西。。。”

  “他进来时,你是清醒的?”

  “不。。。只有那么两三次是清醒的,他们每一晚睡觉前,都会强迫我吃绿色的小药片,吃过药片后,我就会发困。。。”说到这里,谭洪突然声音变得极小,脑袋往前凑了凑,得意地说道,“他们以为我老老实实吃药呢,其实有时候,我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就没有把药咽进去,就那么含着,等他们人走了我就会吐出来,吐到墙角那里,等第二天能自由活动了,我再把药片带到外面扔到垃圾箱里。。。没吃药的时候,我就不困了,就会一直醒着,然后我就会看到那个人拿着那个东西走进来。”

  “按了按钮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了么?”

  谭洪摇了摇头,说道:“奇怪就奇怪在这里,那个人留下东西走后,好像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但那个东西肯定有什么问题,因为我会有很奇怪的感觉,感到似乎有人在我脑海中说话。。。如果我吃药睡着了,我就会经常梦到我杀了我的主治医生成浩然,还把他的头敲碎了,把身体给割成一段一段的,再抬头看墙上的日历,是7月1日。。。我反复的做那个梦,每次都一样,几乎天天都做。。。这个梦真他妈解恨,甚至白天我看到成浩然的时候,也会在脑海中一遍一遍幻想。。。但到梦快结束的时候,我每次都会吃一些不知道哪里来的粉末,然后我就突然会醒过来。。。”

  “那个拿东西进来的人,你看到过她的脸么?”

  “她每次进来时,都戴着口罩和帽子,穿着白裙子,但我看不清她的脸。”

  “穿着裙子,它是一个女人?”刘廷感到一阵振奋,脑海中立即想起了沈佳霖和陈佑怡。

  谭洪点了点头,说道:“对,是一个女人。”

  “除了裙子呢?还有没有别的什么特征,你能认出她来?”

  谭洪露出思索的表情,突然说道:“对了。。。我看到过她的眼睛,那个人的眼睛细长,一闪一闪的。。。对,我认得她的眼睛。。。我认得那双眼睛。”

  刘廷心里一阵振奋,立即转头对周斌小声说道:“你去把所有女工作人员的照片都拿来,特别是沈佳霖和陈佑怡的照片,一定要带过来。”

  周斌点了点头,站起身出去了。

  过了三四分钟后,周斌回来了,把手里的一摞照片摊开了摆好在桌子上。

  刘廷对谭洪说道:“这些照片里面,你好好看看有没有你说的那个人。”

  谭洪睁着大得有些神经质的眼睛,低头直盯盯看着那些照片,一张一张开始辨认起来。

  刘廷和周斌都很紧张,如果谭洪认出来是沈佳霖或者陈佑怡的话,

  这个案子的幕后主使,就终于浮出水面了。

  刘廷的心里,其实希望不是陈佑怡。

  因为陈佑怡很像他的前妻,尹延希。

  谭洪这样一张一张慢慢辨认着,突然谭洪拿起了一张照片,眼睛圆睁着,看了一下,又放回到桌子上,然后突然把手伸出来,把照片的上下部分都挡住了,有些神经质的仔细看着照片上唯一剩下的眼睛,然后猛地把头抬起来了,兴奋得对刘廷喊道:“就是这张!就是这个人!”

  刘廷和周斌一齐向那张照片看去,

  同时刘廷感到自己的心脏,

  猛地一跳。
  照片上的人,是沈佳霖,

  不是陈佑怡。

  刘廷绷紧的神经猛地放松了。

  不是陈佑怡就好。

  因为陈佑怡简直就是尹延希的翻版,

  如果陈佑怡有事,

  那就好像尹妍希,又一次从刘廷的身边消失一样。

  周斌拿着照片小声问刘廷道:“头,之前我们发现沈佳霖篡改程贵的病例,这次她又被看到放置录音机催眠患者。。。我们是不是已经可以抓捕沈佳霖了?”

  刘廷沉默了一段时间后,点了点头,说道:“你去办吧。。。另外你再申请一张搜查令,搜查一下她的住所,看看能有什么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