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一个无比巨大的危机,

  出现在了自己的身边。

  离开学校后,天已经接近全黑了。

  刘廷直接驾车到了将军澳的新胜街一栋老宅里面。

  成浩然就住在这里。

  成浩然,

  这件案子唯一的幸存者,

  唯一的幸运儿。

  刘廷找成浩然,是要进一步证实自己的猜测,

  逼迫成浩然,告诉自己事情的真相。

  停好车子后,刘廷走进了大厦里面,

  传统的老式公寓,鸽子笼一样,密密麻麻的住户。

  成浩然住在最顶上一层的2331房间。

  刘廷坐上了电梯,

  按了23楼的按钮。

  电梯吱吱嘎嘎的开始向楼顶升去。

  中间电梯停下了两次,

  一对夫妇进来了,又出去了,

  那两个人面色阴沉,似乎刚发生爆发过冲突。

  电梯最后终于噔的一声,硬梆梆的停在了23楼。

  那一瞬间,刘庭有一种强烈失重的感觉。

  然后电梯门伴随着让人烦躁的摩擦声,慢慢很不顺畅的打开了,

  长长的走廊,黄色的感应灯亮了起来,似乎接触不好,一闪一闪的。

  然后突然就灭掉了。

  走廊两边分布着传统的老式铁闸门,刘廷沿着走廊向前走去,走得很慢,向一户一户房门上的门牌号看去,

  前面还有五个房门,就到2331了,

  楼内似乎有吵架的声音,模模糊糊,辨认不清。

  突然旁边一户人家把门打开了,

  一张干瘦,好像猴子一样的男人的脸伸了出来,透过铁闸门向外看了一眼,

  那个男人看到刘廷后,眼睛警惕的上下扫视了一下刘廷,皱了皱眉头,然后警惕的把门重新关上了。

  楼道重新安静了下来,

  然后那个吵闹的声音又传来了,还有摔打东西的声音。。。

  刘廷越往前走去,声音越清晰起来,

  直到刘廷走到2331室的门口,突然听到屋内一阵惨呼。

  刘廷立即紧张起来,立即把配枪掏出来了,然后侧身,用另一只手去推铁闸门,

  铁闸门没有锁,

  刘廷一下子就给推开了,

  刘廷又去推里面的木门,

  木门也没有锁,吱呀一声,打开了一条缝隙,

  有男人弱不可及的呼救声。

  前厅看不到人,

  家具沙发有些移位,

  地上摔着不少东西。

  有人在这里打斗过。

  厚重的窗帘遮挡住了外面的光线,

  屋内很昏暗。。。

  还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刘廷举着枪,循着声音向卧室走去,

  卧室的门关着,

  门板上有大片的血迹,

  屋内有人活动的声音,

  刘廷深吸了一口气,突然一脚把门踹开了,同时用枪对准了里面。

  成浩然满身是血,躺倒在床上,

  一个看起来有些瘦弱的男人,正拿着一个塑料袋子,再往成浩然的脑袋上缠着,然后举起身边的斧子准备往成浩然的脑袋上砸去。

  成浩然大口的呼着气,眼神已经开始涣散,已经放弃了生的希望,

  突然看到刘廷走了进来,还拿着枪,成浩然回光返照一样,突然眼睛就睁圆了,用尽全力呼喊道:“。。。刘警官,救我!”

  声音有些微弱,但却足够清晰。

  刘廷大喊了一声:“不许动!”

  那个瘦弱的男人吃了一惊,回头看了一眼刘廷,目露凶光,脸颊神经质的抽搐着。

  然后又转过头来,仍然举起了斧子,要向下面砸去。

  刘廷的手指,已经钩动了扳机了,

  突然刘廷脑海中,想起了在手术室外面,那个妇产科大夫和自己说的话,

  那个可怕残忍的,三年前的事情真相。。。

  刘廷的脑海中立即浮现出一个声音:

  一个不该出现的声音。。。

  那一瞬间,时间好像都停止了。。。

  刘廷慢慢放松了手指,

  没有扣动扳机。

  那个男人的斧子猛地落了下去,

  成浩然绝望震惊的看着刘廷,随着斧子的重击,凄惨的喊叫了一声,脑袋噗的一下,就好像被砸中了的肉泥,发出骨头碎裂的声音。

  成浩然脑袋立即扁了下去,同时塑料袋一下子被爆出的鲜血泡满了,就像包裹着碎肉的保鲜袋一样。

  然后刘廷勾动了扳机,

  砰!

  子弹射了出去,打中了那个瘦弱男人背后的心脏位置,

  那个男人惨叫了一声,伤口立即爆出血来。

  男人抽搐了几下后,斧子落在了地上,然后躺倒在成浩然身边,彻底不动了。

  刘廷在原地站了几秒钟,仔细观察着,看着那个男人和成浩然都不动了,

  然后刘廷小心地走到了成浩然身边,蹲了下去,先去看那个精神病人,已经死了。

  双眼圆睁,看着刘廷。

  面目狰狞。。。

  然后刘廷把塑料袋撕开了,去看成浩然是不是还活着。

  成浩然的脸部中心位置都已经凹陷下去,鼻子变平消失了,眼睛有些外凸,已经彻底没有了气息。

  刘廷看着眼前的成浩然尸体,突然对自己刚才的选择有些后悔。

  过了好久,刘廷突然痛哭了起来,看着窗外,觉得胸口像是被一块大石头紧紧压住一样,无法得到纾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