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沈佳霖点了点头,说道:“我本来想立即把事情报告给院里面,甚至是报警。。。但你不了解在这个方面,我们精神病院里面到底有多黑暗。。。在这里的年轻精神病患者,好多都是被工作人员性侵的目标。。。这些人一定会想尽办法阻挠调查,阻挠你们揭开我们精神病院的黑幕。。。还有唐琬的尸体,等警察赶来的时候很可能已经被处理掉了,处理得毫无痕迹。。。就和每次有奇怪的意外时,我们精神病院的处理速度一样惊人。。。”

  “所以你决定私下调查?”

  “是的。。。我先详细查询了院里在之前几天所有的手术记录,没有任何一个记录吻合。。。实际上在医院里,因为没有孕妇引产设备,在里面做这种手术的可能性也很低。。。所以唐琬做这个手术的地点,应该是在院外某个地下诊所。。。

  “我找了私家侦探调查成浩然的行踪,果然很快发现他和一个男人在不久后有一次接触,而那个男人,是以前被吊销妇科医生执照的无照医生,现在在经营一家地下黑诊所。。。

  “我设法和那个医院的一个护士接触上了,护士知道我来意后,立即想要躲开,我给她跪下了,她也不理我,毫不心软。。。但我看她就要走开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一个办法说服她。。。”

  “什么办法?”

  “我对她说,如果她肯告诉我事情的真相,我就给她拿50万。。。”

  “她答应了?”

  “对。。。那个护士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然后告诉我说,十天前是有一个怀孕七个月的孕妇被送来了,据说是一个精神病人,而跟着这个孕妇来的男人,一共有四个!。。。我当时听到护士说的这句话时,你能想象到我的心情么?四个男人!他们一定都是这件事情的当事人!

  “我找来了我们医院所有男工作人员的照片,给那个护士一个一个对照,终于找到了那四个当事人。。。护士帮我指正出来之后,还对我说她觉得这些男人简直都该去死。。。我问他为什么这么说?护士说他们四个到了诊所后,在医生给唐琬做引产手术时,他们四个居然吵起来了,吵得内容是每个人都说以前和唐琬发生关系时,都是带套子的,绝对不是自己留下的种,现在为什么要自己掏钱冒风险?其中一个医生说你们风险有我大么?四个月前发现她怀孕后,你们谁管过?还不是他把唐琬弄到特护病房,又严加看管,严禁任何人接触,又伪造病历。。。要冒多大的风险,要不是现在唐琬的肚子越来越大实在隐瞒不住了,你们谁能管这件事?。。。既然当年性爱派对时你们都玩得痛快,现在就都要承担责任。”

  “唐琬怀孕那次,是和他们在性爱派对上,和他们四个都发生过关系?”

  “。。。是的。。。否则他们又怎么会在那个黑诊所里都出现了?”

  “所以你要把他们四个都杀掉么?”

  “对。。。我要给唐琬报仇。。。至于杀人方式。。。我琢磨了很长时间,最后我治疗的一个精神病人,就是那个眼看着自己老婆被撞死,却只顾自己逃命的程贵,给了我一个启发。。。像程贵这样的混蛋,这种最该死的男人,却因为得了精神病而逍遥自在,不用受到任何惩罚。。。我就想到为什么不利用他这样的病人来杀人,然后再让他们自杀,这样既可以销毁证据,又可以让他们得到应有的惩罚。。。”

  “所以你就用录音机控制他们?”

  “是的。用录音机给他们在睡梦中洗脑。”

  “杀人方式,你也是在模仿那个过程?”

  “对,对待他们,必须让他们也尝到唐琬,还有唐琬肚子里的孩子,当年遭受到的痛苦。。。唐琬动手术的时候,已经七个月身孕了,孩子已经在母体中成形,也已经有了自己的意识,这时候打胎,简直是对唐琬肚子中孩子的一种谋杀,一种最残忍的谋杀。。。他们为了把孩子弄出来,必须先用器械把孩子的脑袋彻底夹碎,然后把孩子的身体夹成一段一段的,然后一块一块的取出来,因为残留的任何一块组织,都会在子宫中形成可怕的感染和后遗症,所以他们还要把孩子所有的碎块残渣都取出来,在盘子中重新拼接起来,一块一块去数孩子的骨头。。。”

  “这个做高月份流产的过程,也是陈佑怡告诉你的?”

  沈佳霖点了点头,说道:“对,她当年选修妇科,学到这一段的时候,实在无法接受,于是就放弃了。。。当她知道唐琬是被在七个月时强制流产了,她当时几乎都崩溃了,立即告诉了我这件事情。。。虽然我是学医的,但我真的不知道,在医学当中,还有这么一块残忍的领地,一个合法屠杀生命的领地。。。”

  “所以你就模拟这个过程,也让那些精神病人把他们头骨敲碎,身体切断,又重新组合好,然后在他们身边留下那个字条:‘尸体各个部分已经核对过了,完整无缺,不会有残留感染。’。。。”

  “对!我要让他们也尝尝,被他们害死的那个无辜小生命,死前那种千刀万剐的滋味。。。”

  刘廷沉默了很长时间后,问道:“你为唐琬做了这么多事情,真的只是因为她是你最好的朋友么?”

  沈佳霖听到这里,沉默了下来,沉默了很长时间后,才慢慢说道:“。。。其实现在到了这个地步,告诉你也无妨。。。你知道我为什么婚姻会不幸福么?为什么唐琬抢了我喜欢的男生后,我会有那么激烈的反应么?。。。其实我愤怒的,不是唐琬抢了我喜欢的男生,而是因为唐琬最终爱上了那个男生,而不是我。。。”

  “你是说。。。”

  沈佳霖痛苦的点了点头,说道:“我爱她,所以我为他报仇,不后悔。。。”

  刘廷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问道:“陈佑怡知不知道你的整个杀人计划?”

  “。。。她不知道。。。”

  “你确定么?”

  “确定。。。”

  “你到底安排了几个精神病杀手?是五个么?”

  “对。。。是五个。”沈佳霖回答道。

  刘廷听到沈佳霖的答案,心不停地往下沉去。。。

  两个小时后,刘廷回到了医院。

  进入病房后,屋子里陈佑怡的床铺上,是空的。

  刘廷紧张起来,立即叫来了值班护士,询问陈佑怡去了什么地方?

  护士告诉刘廷为了防止陈佑怡伤口粘连,医生特意吩咐陈佑怡下床活动一下,刚才护士看到她到了婴儿特护病房外面,在看里面自己不足月的小宝宝。

  刘廷说了声多谢,立即出了病房,往特护室那边跑去。

  刚拐过拐角,刘庭就远远看到陈佑怡有些浮肿的脸,

  陈佑怡站在特护室的大窗前,头发有些散乱,脸色有些苍白,脸上带着只有母亲才会有的微笑,浑身都好像有神圣的光辉笼罩一样,

  那一瞬间的陈佑怡,显得那样的美丽。

  刘廷的心里一阵绞痛。

  陈佑怡看到刘廷过来了,立即有些虚弱的摆手,让刘廷过来,

  刘廷立即走了过去,站在陈佑怡的旁边,伸出手来,握住了陈佑怡的手。

  陈佑怡的手有些冰冷。。。

  陈佑怡脸上带着满足的圣洁的笑容,指着特护室保温箱里异常瘦弱的小宝宝说道:“刘廷,那一个就是我们的孩子对么?。。。她。。。好可爱。。。长得好像你。。。”

  刘廷点了点头,看着那个孩子在保温箱里熟睡着。

  然后突然翻了个身,打了一个哈欠。。。

  刘廷下意识的把陈佑怡搂得更紧了,

  陈佑怡瘦弱的身体。。。

  然后刘廷在心里,终于下定决心,

  作出了一个选择。。。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