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第四章’



  “要不就在屋里解决?”

  “那些人看到怎么办?。。。他们闯进来。。。我们。。。”

  刘廷小心把门关死,

  “你就在那个角落尿吧,”

  从旅行袋里拿出一个瓶子,

  “尿到这里。”

  杨雪儿似乎在评估,

  接过瓶子,

  “你转过去!”

  过两秒钟。。。

  “再转过来。。。”

  “怎么了?”

  刘廷看到杨雪在脱外衣,

  “你要干什么?”

  “弄脏了大衣。。。妈的。”

  刘廷接过大衣,

  杨雪儿墩到角落里,

  希希簌簌的声音,

  水流声,

  刘廷趁机偷偷摸大衣口袋,

  一个笔记本!

  拽出来一个角落,

  上面有一个名字,

  田冰!

  那个摔死的女孩!

  刘廷呼吸急促起来,

  “好了,刘廷。。。把大衣给我。。。”

  穿裤子的声音,

  刘廷回头,拿出笔记本!

  “这就是你的秘密么?!”

  杨雪儿表情瞬间凝固!

  “。。。你翻我东西!”

  “你和她们的死有没有关系?!”

  “没有!”

  “不说实话。。。我马上把你交给他们!”

  “你疯了!那个警察刚打了你一顿!”

  “我再问你一遍,你到这里干什么?你为什么认识我和那两个死掉的女孩?!”

  “笔记本是我趁乱从警察的包里偷来的。。。本来就要给你看。。。”

  “还在说谎?”

  “你把我交给他们好了。。。这帮男人,肯定很喜欢我。。。只要你舍得。。。”

  刘廷犹豫一下,低头翻那个笔记本。。。

  只有前两篇有字:

  最近梦境越来越完整,我和何诗说了,让我想不到的是,何诗说她也有一个梦,

  月黑风高,她突然看到一棵大树,好恐怖的大树!

  粗壮的树干,树枝密布冲天!

  四周大雾弥漫,大树若隐若现,

  何诗看着那棵树,

  就会突然被一个水坑绊倒,

  踉踉跄跄向前跑去,

  然后看到一根绳子,想要抓住它保持平衡,

  这时候自己身上好像有火光!

  然后就突然醒过来了!

  (刘廷惊讶:并没有提到自己被电死?但那棵大树!)

  我们两个的梦并不一样,

  我是在悬崖边上,

  然后失足摔下去,

  眼看着黄色的大石头覆盖着白雪,

  脑袋越来越接近,浑身失重,

  在床上失重,那种真实感好可怕!

  然后突然就醒了!

  每次都是这样,

  被救了?

  还是真的摔死?

  梦境越来越具体,

  感觉越来越可怕,

  似乎是预言?

  还是真的发生过?

  不可能真的发生过啊,

  我没去过那个地方。。。连去都没有去过。。。

  总是重复,

  前几天那个一直认不清的文字终于看清了,

  是四个字,黑峰口。

  我查了资料,黑峰口在大陆辽宁境内,

  东北山上,

  东北山,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但又感觉好熟悉。

  毛骨悚然的那种熟悉。。。

  我和何诗商量好了,这个假期就去亲眼看看。。。

  这个笔记,我将记录下所有我们去考察梦境发生的事情,

  一定会很有趣!



  刘廷再翻后面,

  有坐飞机坐公交的一些流水帐,

  “明天上山,

  这个破地方,住宿条件太差。。。

  上山前我们在楼下小卖店买吃的,

  老板娘问我们要上山?

  我说是啊,

  她就用那种很有内容的可怕眼神看我和何诗,

  看得我汗毛都起来了,

  好像要被捕杀的猎物。。。

  我忍不住问她怎么了?

  她只说了一句,山上只有男人没有女人,

  要注意安全。

  这是什么意思?

  这还不是让我担心的事情。

  晚上我脱胸罩时,

  何诗看我胸口,

  那种眼神好可怕,

  我问怎么了?

  她说你胸前是什么东西?

  然后低头看她自己的,

  她尖叫,

  那个东西,她也有!

  我说这没什么吧?

  她说这东西她认识,

  不要被表面所迷惑,

  我们两个。。。

  可能麻烦了。。。

  我问怎么麻烦?

  她不说,

  她只是说很不好,很不好,

  还告诉了我这个东西的含义。。。

  我说这会不会是无稽之谈?

  她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我要把这个东西记在笔记上,

  她不同意!

  说不能写下来,

  不要写下来,

  要保持敬畏。

  明天我们看完黑峰口后,

  要去烧香还愿。。。

  半夜她突然坐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