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第八章



  “你怎么和她在一起?!”

  “我们半夜碰到的,找你的时候。。。”

  佟楠楠死敌一样看着杨雪儿,

  “碰到她了,所以不去找我是么?!”

  刘廷去拉佟楠楠,

  “别碰我!”

  “你不要胡闹!”

  刘廷极度烦躁,

  四面工人和警察都在看戏,

  “你昨晚去哪了?”

  “我就是发发脾气,故意走慢点,然后就再也没碰到你!你一定是没找我。。。让我自己摸黑走到后半夜才到庙里!。。。”

  “我们被抓起来了。。。”

  “什么?”

  刘廷上去搂佟楠楠,佟楠楠用力顶开刘廷,

  刘廷使了个眼色,

  佟楠楠看了看周围,终于发现气氛不对,

  电线上的尸体让她大吃一惊,

  刘廷推了一下佟楠楠,

  所长过来,

  “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有事情,你们快下山吧,防止今晚再被困到上山。”



  下山时,

  七个人分成四组,

  前面两个人开道,

  然后是杨雪儿挂单,

  后面刘廷和佟楠楠,

  在最后,是另外两个保卫处的人,

  好像看犯人一样。

  刘廷简单说了情况,

  佟楠楠说:“我到庙里,有奇遇。。。我觉得这个山上很不对劲。”

  “遇到什么?”

  “半夜接待我的,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尼姑,今早临下山时,她拉住我,说我手上和肚子上有血(刘廷听到这里心脏狂跳,和那个梦对上了)。。。然后告诉我,因果宿命什么的自然有它的对应道理,但做人还是可以选择,未必一定要牺牲自己。。。你说她说的是什么意思?”

  刘廷沉默良久,

  是什么引起杀意呢?

  “你最近又没有做过什么奇怪的梦?”

  “。。。没有。。。你又问我一遍?难道你有?”

  “我也没有。。。”

  刘廷撒谎。。。

  自己可以撒谎。。。

  那佟楠楠会不会也在撒谎?!

  佟楠楠前天才和自己发生过性关系,

  她的胸前也没有那个奇怪的变形圆环。。。

  “你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做人仍然可以选择。。。未必一定要牺牲自己?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不明白。。。但我想昨天死掉那两个女生,如果听到老尼姑说话,改变主意,会不会就不会死?”

  “那两个人去过庙里!”杨雪儿突然回头说道,“我见过他们。。。”

  “你偷听我们说话?!”

  “那个尼姑我也见到过,他们说了很长时间话,”

  “你在干什么?”

  “烧香,那里只有我们四个人,大厅说话反射,最后那两个女孩离开时,我听到他们有争执。。。”

  “说什么?”

  第九章



  “摔成肉酱的那个坚持要上黑峰口,另一个似乎很担心,说你没听到她说么?梦可能是一个陷阱,幻像,你可以选择。。。”

  “也提到可以选择了?”

  杨雪儿脸色变阴沉。。。

  “对。。。但那个肉酱没有听烤肉的劝说,她最后离开时只说了一句:。。。我不信命。。。我们没有宿命!。。。”

  三个人都沉默下来。



  天空渐渐阴沉,

  再次开始飘雪。。。



  下山后,

  刘廷他们被强迫安排坐面包车一路向北到达长春机场,

  那些人告诉机票已经买好,直飞香港。

  直到送上安检,那些人才转身离开,

  很快电话过来,打到了杨雪儿手机里,

  是所长,

  关心了几句后,祝刘廷他们一路顺风。。。永不再见。



  飞机到成都转机时,

  刘廷发现杨雪儿不见了!

  记得好像和一个空姐有对话,

  刘廷找到那个空姐:“和我一起来的那个女人你见过么?”

  “皮肤很白的那个么?她改签了。”

  “去哪知道么?”

  “这个不清楚,但他问过我最早回吉林的航班是几点?她也许是要回去。”



  刘廷对佟楠楠说:“我们也回去。”

  “不行!”佟楠楠出乎意料的激动,“你还要去找那个女人?”

  “是为了报道。。。”

  “你不要骗我!我不同意!”

  “。。。”刘廷沉默下来。。。

  飞机起飞后,刘廷问佟楠楠说:“你有没有事情会骗我?”

  佟楠楠沉默,然后悠悠地说道:“我是爱你的。。。”

  没有正面回答刘廷的问题。。。



  到香港后,刘廷连夜将在东北山的遭遇写成新闻稿,连同对方三万块钱贿赂自己的事情在内。

  新闻标题:《东北山两香港游客惨死,记者调查被拘,三万人民币试图封口》。

  新闻挤上第二天a3版(头版留标题),以及周刊网站头版,结果在网路上形成讨论热贴。

  主编对刘廷新闻非常满意:“你看我让你休假时也工作还是有道理吧?做记者,不被打两回,抓两回怎么算完整?”

  刘廷看着主编的肥脸,面无表情。

  “我准备继续调查,社里是不是支持?”

  主编声音夸张,胳膊举到空中:“支持!当然支持!特别是你关于灵异部分的调查,真是精彩!就拿这个做文章。”



  离开杂志社后,刘廷准备拜访何诗和田冰的学校。

  线索是从网络上来的。

  有人留言:“这两个死掉的女孩是我的同学,真的很怪异哦行为,冬天爬雪山还说是探自己梦境,我昨晚因为课题的原因联系何诗,结果电话就大不同了,当时心里就想不会真的摔死吧?。。。今天看到新闻感觉好惊悚!。。。和梦里死的一样。。。完蛋了今晚肯定做噩梦!!!”

  对方的facebook是开放的,刘廷尝试联系留言,

  下午电话就通了,一个很嗲的声音:“你是刘记者么?”

  “我是,你怎么称呼?”

  “Miky,好兴奋!”

  “我们能见一面么?我想做后续报道,了解一下她们两个在校的情况。”

  “当然可以。。。我也有料要爆给你。。。”

  “什么料?”

  “田冰有一张很怪异的照片在我手里,我想你应该看看,另外。。。他们两个,我刚刚听说,并不是我们学校在那个什么山死掉的第一个人!”



  半个小时后,中环泰宁大厦四十七楼咖啡厅。

  对方穿着真丝连衣裙,

  修长的大腿,

  笑容很优雅,

  化的是淡妆,显得很有气质。

  两个人握手。

  “你真是学生?”

  “当然了。。。”Miky微笑一下,“香港综合大学戏剧表演专业大四学生。。。你可以到我们学校求证。。。”

  “你和她们两个人是同学?”

  “对,经常在一起上课,”

  “私人关系呢?”

  “不是太亲密,但也有时候会一起八卦。”

  “对她们两个印象怎么样?”

  “何诗没有什么主见,整天跟班一样跟在田冰后面。。。田冰很强势,不过有些神经质,并不招人喜欢。。。”

  “怎么神经质?”

  “不是神经质的人,谁会把一个梦当回事?”

  “可要是反复做一个梦,你不觉得不太对劲么?”

  Miky冷笑。。。

  “要是我就不会。”

  Miky俯身向前,

  胸部被挤压出来两个半圆,

  是Miky故意的?。。。

  “我最近也经常做梦。。。”

  “你也作梦?”

  “对,也经常做一样的梦。。。”

  刘廷眼角一跳,

  “说来听听。。。”

  Miky表情阴暗起来:“我最开始的时候,会梦到我躺在地上,四周都是白色的雪,像是荒山,我躺在那里,想动,身体却不听使唤。。。”

  “后来呢?”

  “再后来,渐渐梦到四周有响动,我越来越虚弱,想转头看清四周的情况,却做不到。。。”

  Miky脸色发灰:“从我看到你的报道那天晚上。。。我最新的一个梦,终于知道那些响动是什么。。。”

  “是什么?”

  “是老鼠,野外的老鼠,嘴上全都是鲜血和碎肉,吱吱叫着从我身子那边出来,他们在啃咬我的身体,把我的肉都吃掉了,啃到只剩一层皮覆盖着,然后还有一只居然来咬我的脸,这次我感到疼痛了,之后梦就醒了。。。”

  “你说的都是真的?”

  “按照你文章的说法,她们两个做的梦,都成为她们死亡前最后的景象是么?”

  “。。。对。。。”

  “也就是说。。。可能我也会死,而且是被那些老鼠活活吃掉是么?”

  “你胸前有圆环标记么?”

  Miky轻轻拉低衣襟,

  雪白的圆形上面,一个清晰的标记!。。。

  “标记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我不知道,应该有一段时间了吧?”

  刘廷冷笑一声:“你用什么东西画上去的?”

  “你这话什么意思?”

  “圆圈的下缘有点发晕了。。。刚才那个梦也是你编出来的么?”

  Miky连忙低头去看,脸色有些尴尬。。。

  “你为什么要骗我?”

  “好吧。。。我承认圆圈是我画出来的。。。但那个梦是真的!”

  “你是不是想出名?所以想借用我的新闻炒作自己?”

  “。。。”

  “照片和另一个更早死亡的同学也是假的么?”

  “不。。。这两件事都是真的。”

  Miky从皮包里拿出一个信封,扔到桌子上。

  刘廷打开信封,

  里面两张复印件,

  第一个是一张照片,

  田冰的脸,但梳了个奇怪的古董发型,

  脸上的妆也不是现代风格,

  照片有点模糊,上面有很多躁点。

  “这是她什么时候照的?演古装戏排练的时候么?”

  “我们没排过这样的戏,而且田冰也应该没有原来的照片,而只有一张复印件。。。”

  “什么意思?”

  “因为我是曾经看到过她把这张照片复印件放在一本教科书里夹着,可能是怕不小心弄坏掉,我知道她出事后,偷偷从她的书里面偷出来的。”

  “你是说这张照片可能不是她本人是么?”

  “应该不是。。。照得又不好看,又不是原件,如果是她自己有必要这么珍惜么?。。。但反过来想,如果不是她本人,又长得这么像。。。那不是很可怕?”

  “也许是你伪造出来的呢?”

  “你不相信我我也没办法。。。不过我们还有个同学在她俩出事之前四天死掉的,这件事我总没法伪造了吧?”

  “你觉得那个同学的死也和事情有关联?”

  “对。。。我是昨天刚听到消息的。。。那个同学叫武慧心,好巧的也死在了东北山上。。。”

  “什么?!怎么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