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旁边一个冰柜,

  刘廷过去看,

  摆着整齐的一条一条的肉,

  在这里屠宰鸵鸟?

  鸵鸟肉。。。

  墙壁上蹦满了血迹,

  刘廷感到一阵恶心,

  手机光亮突然扫到了角落里,那堆东西,

  刘廷走过去,

  是一些破旧肮脏的衣服,

  都是女人的,

  粗伲棉袄、粗布红裤子,棉裤,背心,白衬衣、大粉色的胸罩、还有一双翻毛布棉鞋,

  这里怎么会有这些?

  刘廷翻动这些衣服,突然里面掉出来一个东西,

  刘廷低头把那个东西拿起来,

  是人的半截手指,

  断面粗糙,

  是被砍刀砍断的。

  操!

  刘廷立即恐惧的把手指仍回到地上,

  向后下意识退了两步,

  咚,

  腰撞到了那个冰柜上,

  手机光线扫过透明的盖子,

  右下角好多黑色的。。。头发。。。

  刘廷颤抖的把柜子门拉开,

  把旁边的几块冻肉挪开,

  那个东西。。。

  是一个女人冻成白色的,被砍断的脑袋!

  眼睛圆睁着,向上翻,看向刘廷!

  让刘廷手剧烈颤抖起来!

  刘廷一把把柜子关紧,

  站在原地,

  大脑好像暂时停止运转。

  不好!杨雪儿还在上面!

  这里危险!

  刘廷抬头喊杨雪儿,

  上面只有风声,

  没有人回应!

  操!

  “前天有个年轻女人被陈亢领回家去了。。。”

  陈亢也会和自己还有杨雪儿、佟楠楠一起死掉?

  那也一定是陈亢把他们几个都给宰了!

  刘廷回头从墙上拿了一个锤子,

  立即开始向上爬铁梯,

  妈的!

  杨雪儿哪去了?!

  难道陈亢已经回来?

  杨雪儿她?



  刘廷拼命向上爬去,

  出了洞口,

  自己衣服仍然扔在一旁,

  刘廷捡起来,

  四周一个人都没有。

  冷得让人恐惧!

  刘廷用尽全力喊道:“杨雪儿!?”

  刘廷浑身发冷,眼前发黑,

  “杨雪儿!你在哪?!。。。你他妈的在哪?!”

  “刘廷!我在屋里!你快来!”

  杨雪儿突然回应,惊恐颤抖的声音。

  她还活着!没有出事。

  刘廷立即向屋子里跑去。

  后门没锁,

  进去后是厨房,

  浓到让人呕吐的酱肉味,

  一口黑铁大锅,

  里面已经凝固的肉汤白油,

  旁边大铁钩子挂着几块已经冻缩的肉,

  地上一块厚白布沾满凝固的血迹,

  墙壁上到处都是灰黑色的油烟凝结痕迹,

  杨雪儿在左边的卧室,

  声音疯了一样!

  刘廷立即进去,

  墙皮大片脱落,

  破炕,

  混乱肮脏的棉被,

  一面墙的奖状和旧照片,

  糊满发黄的破报纸。

  “怎么了?”

  杨雪儿指着一幅照片:“。。。你看那个照片!”
  一张发黄的半身像,

  20出头的女人,民国大家闺秀的打扮,脸色平静,

  和杨雪儿一模一样的脸!

  “这是你的前世?”

  “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先别管这些。。。我们要马上离开这里!”

  “为什么?”

  “那个地窖是屠宰场,他在里面杀人分尸。这个陈亢是个疯子!”

  杨雪儿好像思维停顿了一样,

  突然明白过来,

  刚想说话,

  脸色却立即变了,

  眼睛直勾勾看着刘廷身后,身体开始颤抖起来!

















  刘廷突然打了个冷战,立即向后转身望去,

  头发都竖起来!

  一个男人,脸部消瘦,肤色蜡黄,头发蓬乱,穿着沾满油脂血污的皮褂子皮靴皮手套,握着一把剔骨尖刀,

  指向刘廷!

  面无表情,

  或者还带着一点呆傻的微笑?

  是陈亢!

  刘廷和杨雪儿都呆住了,

  刘廷冷汗立即流出来,

  陈亢手里的剔骨刀寒光阵阵。。。

  妈的要完蛋!



  陈亢也愣住!

  盯着杨雪儿,脸部微微抽动,

  突然向前径直走来。

  刘廷心跳加速,

  瞬间连躲闪都不敢做!

  可陈亢走过去了,

  没有理睬自己!

  刚才瞬间,刘廷闻到了死亡的气息。。。

  身上浓重的肉腥味,

  直接走到杨雪儿面前,

  一把搂住!

  “奶奶!。。。你回来啦!”

  两个人都吃了一惊!

  杨雪儿浑身颤抖,

  魂不守舍,

  眼泪立即流出来!

  恐惧!

  陈亢静止大概有十几秒钟,

  屋内空气几乎窒息!

  放开杨雪儿,

  满脸泪痕,

  脸上表情异常激动,

  “奶奶,你不是死了么?怎么又活了?还变得这么年轻?”

  陈亢把尖刀放到了床上,

  拉住杨雪儿的手,另一只手去摸杨雪儿的脸。。。

  杨雪儿眼睛圆睁,

  肌肉痉挛,

  却一动不敢动。

  陈亢仔细抚摸杨雪儿的下巴,

  额头,

  露着牙,开心地笑,

  杨雪儿恐惧的闭眼,

  脑袋和身子不停颤抖,

  尽力保持平静,近乎痉挛。

  刘廷小心把那截手指头放进口袋,

  向杨雪儿作手势,

  示意她镇定,不要激怒陈亢。

  杨雪儿痉挛一样点头,

  陈亢傻乎乎露出黄黑牙齿咧嘴笑,

  恶心的口臭几乎让杨雪儿昏倒!

  陈亢突然注意到刘廷的存在,

  立即转身,刀伸过来:“你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