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屋内空气瞬间凝固!

  刘廷向后退了一步,

  一下子撞到后墙!

  被逼到角落里,没有后退空间!

  陈亢上逼一步:“你干什么的?!为什么进我家来?”

  “。。。我。。。是你奶奶的朋友。。。”

  刘廷胸口剧烈起伏。

  死亡的边缘。

  陈亢疑惑看着刘廷,

  三角形的眼睛露出凶光!

  杨雪儿立即在后面说道:“他不是坏人,他是我的朋友。。。”

  陈亢仍然神经紧绷:“他像坏人!”

  刀向前伸,

  双方静止,

  刘廷不敢动弹。

  杨雪儿腿发软,

  向后坐下。

  手碰到床上一个铁盒,

  杨雪儿突然把铁盒拿起来,

  要砸陈亢的后脑!

  刘廷呼吸几乎停止!

  连忙用眼神制止杨雪儿!

  陈亢似乎看出不对劲,

  立即回头!

  杨雪儿吓得手一松,

  铁盒摔到地上,

  哗啦一响,

  里面东西掉出来,撒了一地,

  是各式的屠宰工具!

  完蛋了!。。。

  陈亢看了看杨雪儿,

  又看了一眼地上的东西,

  “奶奶,你小心点。。。这些东西危险,小心扎坏了你。。。”

  陈亢低头捡东西,

  剔骨刀、斧子上都有血迹!

  “这些是我宰鸵鸟的东西。。。前天我刚杀了一只大鸵鸟,奶奶一会我烙饼给你吃鸵鸟肉!”

  陈亢很兴奋。

  “。。。鸵鸟在哪买来的?”

  “不用买,在外面我领回家的。。。”

  “前天到你这来个姑娘是么?”

  “没有姑娘。。。只有鸵鸟。。。”

  陈亢收拾好东西,有些粗暴的放回床上,

  哗啦一声,

  “除了肉,其它的东西呢?”

  “剩下的肉在外面地窖里,骨头什么的我都埋在那边墙根了。。。”

  杨雪儿立即想吐,

  “奶奶你等会,我去给你做饭。。。”

  陈亢警惕的看着刘廷,精神病人特有的兴奋挑衅眼神,

  然后出了屋子,

  刘廷和杨雪儿对视,

  外面响起砍刀砍肉的声音,

  咚!

  咚!

  咚!

  咚!

  两个人在恐惧中沉默。

  “我们快走。。。”

  “怎么走?”

  “从窗子出去!”

  “不行。。。铁栏杆之间空隙太小。。。万一卡住就完蛋了。”

  “我不管!。。。我要疯了!。。。他是个杀人犯!。。。是个疯子!。。。”

  杨雪儿大口的喘气,

  突然回身打开工具箱,

  “我们宰了他?”

  手里拿了一把锤子,

  杨雪儿脸孔扭曲,尽量压低声音说出来。。。



  突然杨雪儿脸色又变了,

  看向刘廷身后,

  刘廷感到整个身子一凉!

  好像失重一样!

  立即转身,

  陈亢无声无息的站在自己身后!

  左手拿着大砍刀,右手拿着一块血淋淋的肉,

  脸上带着神经质的疑惑表情,看着他俩。

  “。。。你。。。你干什么?”

  杨雪儿声音极度颤抖,

  悄悄把锤子松开。

  “奶奶。。。我想让你看看这块肉有点肥,你能吃么?”
  陈亢露出有些夸张的笑容,把肉举起来,

  血水不停滴向地面,

  “。。。能。。。能。。。”

  “那你也到厨房,帮我和面行不?我想吃你擀的大饼。”

  “。。。我。。。我不会。。。”

  陈亢表情立即现出怀疑:“你不会?!难道你不是我奶奶?”

  “。。。”杨雪儿死盯着那块肉,突然低头呕吐起来。

  陈亢却好像完全没看到一样,走过去,拉住杨雪儿,

  拽向厨房:“奶奶求求你了!”

  杨雪儿满脸惊恐:“我不去!不去!”

  陈亢拼命拉扯,

  砍刀寒光闪闪,

  “刘廷!刘廷救我!”

  杨雪儿疯了一样大喊!

  “奶奶,为什么不帮我做饭!?我想吃饼!”

  突然咚的一声闷响,

  陈亢惊恐的回头,

  看着手里拿着锤子的刘廷,

  然后砰的一声躺倒在地上,

  眼睛仍然圆睁,

  身体开始不住抽搐,

  “你打死他了?”

  “应该不会。。。我没用多大力气。。。”

  陈亢开始呕吐,鼻子涌出血红色的半固体。

  “他癫痫犯了。。。我们。。。我们怎么办?。。。报警?”

  “好。。。”

  刘廷手忙脚乱掏出手机,

  突然又被杨雪儿按住:“不行。。。不能报警!”

  “为什么?!”

  “报警后。我们就走不了了。。。我们没时间了。。。赶快离开这里!”

  “他是杀人犯?!”

  “我们快死了!”

  刘廷犹豫,

  突然外面铁门咚咚咚被人砸响!

  “屋里有人么?赶快开门!我们是联防的!”

  刘廷和杨雪儿紧张起来,

  “什么人这时候来?!”

  刘廷小心向外望去,

  是跟踪他们的那四个人!

  “他妈的来人了。。。怎么办?。。。我们从后面跑出去?”

  “不行!不要动。。。他们看不到人,一会就会走。”

  “你让我们在这里等?和这个变态在一起?”

  “你小点声!。。。他已经昏了,不会醒。”

  外面敲门声继续,

  用力更大,

  铁门来回晃动,声音让人烦躁!

  “快开门!陈亢!”



  刘廷和杨雪儿紧张等待,

  外面已经天色开始变暗,

  敲门声突然停止。。。

  两个人松了一口气,

  刘廷悄悄探出头向外看,

  围墙外面四个人似乎在商量,

  其中一个拿起电话,

  另一个人猛地揣了门一脚!

  “他妈的。。。死哪去了?那两个香港的我逮到他都他妈弄死!草!”

  领头的挂上电话,

  简单说了两句,然后其中三个人离开了,剩下一个仍然站在门口。

  “还有人看着,怎么办?”

  “我们从后面走。”

  杨雪儿点了点头,

  刘廷在前,杨雪儿在后,两个人小心出了卧室,

  忍受着酱人肉在厨房大锅里翻腾的味道,

  刘廷小心把门推开,

  冷风立即吹进来,

  两个人向后墙跑去,

  刚跑到墙下,

  突然看到墙头有手伸过来,

  刘廷立即抓住杨雪儿拽住,

  立即向后门跑回去,

  咚的一声门关上了,

  “他们要翻过来。”

  “前后都有人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