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你只是他奶奶的转世,未必有。我们和前世都应该没有血缘关系。。。”

  杨雪儿点了点头沉默。

  “至少我们还有收获,找到了陈亢,也找到了我们这些人的第一个前世。”

  “既然我的前世留下了后代,会不会她是山上的幸存者?”

  刘廷眼前一亮:“有这个可能。。。也许你能活下来?”

  杨雪儿也激动起来,但立即表情又凝固:“。。。不。。。不可能,我有梦,胸前还有标记。。。这些都是死亡的预兆。”杨雪儿脸色死人一样惨白,“我不可能幸免。”

  “可是她留下了后代?你要是按照预兆三天后死,你看来是不会有孩子,这就是区别。”

  “那个年代人结婚生子都比现在早得多,未必说明什么问题。”

  “你说会不会有人,就是从陈亢那个奶奶那里,知道我们前世发生的事情?”

  “。。。你是说写信的那个人?。。。”

  “对。”

  “现在还不知道,不过今天晚上至少有两个收获。。。”

  杨雪儿看着刘廷,眼神有些迷离。

  “第一个是。。。”

  “我突然感觉我对你好依恋。。。”

  杨雪儿把胳膊围住刘廷,脑袋靠上去,轻轻地在刘廷胳膊上蹭,

  “感觉好奇怪,不受控制的亲切感。。。”

  刘廷叹了口气,说:“第一个是我们找到了第一个我们前世人的身份。。。第二个,就是找到了陈亢。。。那个疯子。”

  出租司机突然开大了收音机音量:“。。。村民陈亢当街砍伤两人,联防队员在追捕陈亢及一男一女时受伤,在联防队员被砍伤后,三人畏罪潜逃,有目击者称三人内讧,陈亢追砍另外两人车辆,而事件中女子有村民称曾看到近期在村子内出现过,应该与陈亢早有联系。陈亢称呼对方为奶奶。目前警方怀疑陈亢可能有精神疾病,而三人关系及为何与联防队员发生冲突警方仍在调查中,本台会继续关注案件后续情况。。。下面播报天气预。。。”

  “他们把我们当成陈亢一伙的?他们疯了!”

  刘廷立即作噤声的手势:“。。。他们说你和陈亢联系过?”

  “不可能,我绝对没有。。。”

  刘廷疑惑的看杨雪儿,

  “你这是什么眼神?不信任我么?”

  “前几天Miky在香港大学查到你曾出现过,现在又有目击者说你在村子里出现过,早就见过陈亢。。。你让我怎么信你?难道别人都在编造你么?”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还是你那封信,是不是伪造的?”

  “。。。你要信任我!”

  刘廷看着杨雪儿,突然心脏剧烈一跳,

  因为刘廷,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你的前世如果活下来。。。那么你也不会死去。。。那么你刚才还提到的什么梦,标记,你四天后死亡,就他妈都是骗人的!(刘廷声音突然提高!)”

  “。。。我骗你?!你要现在检查一下么?!”

  杨雪儿几乎尖叫!

  刘廷表情阴郁:“如果真是这样。。。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现在和我在一起,你要多变态要亲眼看着我死么?或者你为了活下去,要亲手杀了我?”

  杨雪儿和刘廷对视,脸绷紧。

  司机把收音机调小,突然说话,

  刘廷早发现司机一直在悄悄观察:“小情侣吵架不好。。。还要死要活得?”

  刘廷杨雪儿沉默,

  杨雪儿放开刘廷,

  刚才的默契温馨彻底消失,

  杨雪儿恢复以前形象,

  陌生又难以琢磨,

  冰冷,

  不可信任。

  “你们是来旅游的吧?去杨尹村要上东北山?”

  “。。。不是。。。我是个作家,在收集东北山附近解放前的一些资料。”

  “这怎么收集?找老头老太太采访?”

  “对。。。”

  “那你找对人了,你可以采访我太奶奶。。。她是村子里岁数最大的人。”

  “她多少岁?”

  “1918年生人,今天86岁。。。一会到村子天也晚了,你可以到我家住。。。我太奶奶是地主出身,有文化,认字,当年我家也是村子最大一户。。。当然现在衰败了。”

  “那麻烦了。。。”刘廷从口袋里掏出200块钱,“这个算住宿费。”



  半个小时后,天全黑下来,车子开进山脚下一户院子,

  新修的瓦房,经济似乎不错,

  司机把车子停好:“有你这200块钱,今天晚上不镇子拉活了,我去让媳妇给你们准备吃的,把东屋打扫出来,你俩住一间没问题吧?”

  杨雪儿冷冷说道:“两间。。。我和他不是那种关系。”

  司机有些莫名其妙和尴尬:“。。。好。。。”

  “你太奶奶在哪?我们能现在见她么?”

  “哦。。。现在七点半,她应该还没睡在拜佛,就在东屋。。。你们直接进去就行。。。她喜欢和游客聊天。”



  东屋是一个二层小楼,粉刷得很干净,

  刘廷和杨雪儿推门进去,

  左边卧室土炕,

  右边门开着,

  一个有些衰老瘦弱,但带着点贵气感觉的老太太,

  黑色棉袄破旧但显得很整洁干净,

  屋内有香烛烟雾,

  头发花白但梳理得一丝不苟。

  听到声音仍然继续闭眼默诵经文,

  然后跪拜后,

  起身转身看了刘廷和杨雪儿一眼,

  脸上现出惊讶表情:“你们是谁?”

  手微微颤抖,

  “你们好像。。。还是我眼花?”

  老太太立即回身,再次跪拜观音佛像,

  “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佛法有云众生之诸业,百劫不毁坏,因缘聚合时,其果定成熟。万世因果,报应不爽,今日再见故人轮回再世,心内不慎惶恐。。。”

  老太太再起身:“你们两个来拜拜吧。”

  “你认识我们?”

  “我见过你们前世。”

  老太太眼中闪出一丝怜悯,

  刘廷和杨雪儿心内触动,

  突然有种浮萍寻根的感觉,

  也许这就是解脱循环的机会?

  刘廷犹豫一下:“对不起。。。我不信这些。”

  杨雪儿眼中却放出依靠虔诚的眼神,走过去跪下了。

  三叩首之后,

  杨雪儿说道:“我不想死。”

  老太太看了看刘廷,没有说话,而是跪到杨雪儿身旁说道:“因业循环,必为恶因,善易遗忘,不会随身。。。前世因果循环,一定因恶页而诅咒缠身。”

  善不能循环?

  只有恶才能永世不灭?!

  “你什么时候见过我们?”

  “那时候是民国23年,也就是1944年。。。也是今日,有四个人突然到我这里。。。”

  “四个人?”

  “对,一对富户夫妻,一个随行护卫,还有两个伺候丫鬟。”

  刘廷立即翻出协警、Miky照片,给老太太看。

  “这个警察就是那个随行护卫,这个姑娘(Miky)是其中一个丫鬟。。。而你(刘廷),就是那个少爷。”

  刘廷翻出彤楠楠照片:“这个就是少奶奶么?”

  “不是。。。这是另一个丫鬟。”

  刘廷和杨雪儿都吃了一惊,

  前世刘廷不是和彤楠楠在一起?

  “那个少奶奶,就是你(指杨雪儿)。。。你们现在不在一起?”

  “。。。不。。。我和她关系好么?”

  “。。。表面看起来。。。还不错。。。60年前他们五个人到我家里时,和你们两个一样,风尘仆仆,神情憔悴,好像经历过大难一样。”

  “你是指他们在山里被困住了?”

  “那年和现在一样,入冬后一场接一场的大雪,那时候山上没有旅游道路,我们这里只有一条能走人的小路通到外面,村子和外面完全断绝联系,所以他们快天黑时五个到这里让我们都很意外。。。”

  “很落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