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刘廷沉默。

  老太太:“我听到下人的话后,觉得这些人太不正常,很危险,暗中吩咐家里人都戒备起来,如果有什么不对劲的话,就先动手,但第二天一早你就来找我了。”

  “我说什么?”

  “我以为要找我麻烦,但你却说的是时间紧迫,我们就此上山别过。谢谢你们关照。。。还给我留了一些钱作为留宿的报酬。。。然后你们就这么离开了。”

  “你有再看到他们下山么?”

  “没有。”

  “他们说去什么地方了么?”

  “少奶奶在离开时,说他们要去她的出生地,叫高家村。”

  陈亢那个村子。

  他们找的人,真的是陈亢的前世?

  还是。。。还有别人?

  “一个幸存的人都没看到过?”

  “我看到过一个人。。。就是你(杨雪儿)。。。”

  杨雪儿震惊!

  “你是说我活下来了?”

  “在68年左右时,我因为地主身份在市镇被批判,你就站在我旁边,老得厉害,头发全白,完全是农妇的打扮,我当时变化也很大,你没看过我一眼,应该是没认出来我。”

  “也就是我最少活到。。。68年?。。。68年。。。68年。。。”

  杨雪儿突然哭了起来,

  也许不用死了,神经放松后的。

  “我在前世叫什么名字?你知道我的身分么?”

  “你叫刘冬冷,少奶奶叫刘林玉馨,解放后也可能叫林玉馨。”



  当天夜里,刘廷半夜醒了,

  胸口疼得厉害,

  发胀,红肿,发热。

  是那个标记。。。

  好像什么东西要突破出来一样。。。

  刘廷感到呼吸困难,

  肋骨好像要被折断。

  杨雪儿也被闹起来,

  看到刘廷脸色灰白,满头大汗吓了一跳,

  刘廷要再忍忍到天亮再说。

  杨雪儿坚决反对,到隔屋把司机叫醒,把刘廷送到县医院。



  凌晨三点,刘廷进了急诊室,

  医生大概看了看,说不像骨折,也应该不是内脏受损内出血之类的。

  问那个胸前标记。

  杨雪儿语塞。

  刘廷:“是纹身。”

  医生半信半疑:“你先去照个胸透。”

  刘廷冷汗直流,痛苦异常,

  胸前已经开始发硬,

  二十分钟后,片子出来了,

  医生递给刘廷时,

  表情极不自然:“你照片子时?戴项链或者什么金属东西了么?”

  刘廷奇怪,拿过大信封抽出片子,

  一个略凹的圆环,中间隐约可见眼睛、眉毛、嘴的轮廓,

  凶神恶煞,

  在刘廷的胸前,

  是一张人脸!

  那个圆环的标记,就是脸的外廓!

  自己的胸前标记,

  怎么会是这样的一个东西?

  “可能是衣服前面金属丝。”

  医生将信将疑,

  刘廷拉住杨雪儿快步离开,

  杨雪儿满脸惊恐:“你胸前那个笑脸好恐怖!嘴张得好大,好邪恶!”

  刘廷立即站住!

  “笑脸?我看到的是一个凶相!”

  “我们看的不是一个东西?”

  刘廷把片子再拿出来,

  只剩下一个圆圈,什么样的脸都没有。

  “脸消失了,是我们的幻觉么?”

  “应该不是。。。那个标记,应该有什么象征的意义。”

  “一个是笑脸,一个是凶脸,完全对立的两种表情。。。那是什么控制我们心智么?”

  刘廷把衣服拽开一些,低头看自己胸前,

  刚才的红肿消退下去,

  “我不疼了。。。”

  远处医生喊刘廷过去,

  “我们走。。。离开这里。”

  “去哪?”

  “乡档案馆。。。查我们前世的资料。”



  两个人在早市上吃了一点东西,

  “我们应该化妆一下,防止联防的人认出来。。。我去买两副眼镜,你在这等我。”

  刘廷回来的时候,发现杨雪儿头发剪短了,

  剪的很粗糙,

  “怎么样?”

  但很性感,

  前世的杨雪儿是自己的女人?

  刘廷发现自己有一股冲动,

  杨雪儿的眼神中,也有那种原始的冲动,

  刘廷突然搂住杨雪儿,

  两个人接吻。

  好温暖的嘴唇。

  刘廷有一种想把杨雪儿吃掉的冲动!



  一个小时后,两人离开钟点旅馆,到乡档案馆。

  刘廷出示记者证,

  对方因为刘廷香港的身份态度很好,

  杨雪儿前世林玉馨的档案如下:

  林玉馨生于1923年8月9日,成分地主,高家村人,父母分别死于41年和43年。

  1938年嫁给玉山县大地主刘霖独子刘冬冷(刘廷前世),

  刘冬冷病死于1944年(没有更详细死因),

  林玉馨改嫁贫农陈大地,育有一子陈抗美(1950年),

  历次运动中林玉馨因出身多次受到批判,

  1957年因划清界限陈大地与林玉馨离婚,

  1968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后,林玉馨以反革命罪被逮捕,

  1969年被枪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