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林玉馨的儿子陈抗美,就是那个疯子陈亢的父亲。



  刘廷前世刘冬冷的资料,没有找到。

  刘廷又调取县志:

  刘冬冷父亲刘霖,清朝光绪年间举人,吉林东部地区大地主,煤矿场主,伪满洲国时期历任吉林白山市伪市长、日中亲善会白山市主席等职,1942年病逝,

  刘霖1915年有一独子刘冬冷,

  刘冬冷15岁时留洋,回国后在以刘家名义创办新式学堂,工厂,东北沦陷后刘冬冷与家里决裂,先到延安,后投奔国民党,跟随迁都到重庆,

  1942年刘霖病逝后,刘冬冷回到家乡继承产业,

  1944年冬天刘家发生神秘变故,刘冬冷消失,一说刘冬冷冬季进东北山,冻死在山上。

  刘家财产因无继承人,被刘霖侄子刘冬海继承管理,

  1949年刘家财产公私合营,

  1950年产业收归国有。

  刘廷再查刘冬海的资料:

  刘冬海50年当选县政协委员,地方爱国民主人士。

  57年因资本家成分下放乡下改造,

  改造的任务是砌墙,

  长15米,高2米,

  每次砌好要大约7天时间,然后生产队会来人推倒,让刘冬海重砌。

  在循环了106遍这个过程后,刘冬海自杀。

  刘冬海妻子为其留有一遗腹子刘军天,目前为县机修厂退休工人。



  半个小时后,

  刘廷和杨雪儿到了一处三层老红砖房外面,

  楼门洞一个老太太出来,

  “请问刘军天住在这里么?我们是他的亲戚,来看他的。”

  “他到前面工商银行取劳保金去了。。。哦他过来了!你们看?”

  刘廷回头,

  一个穿着黑色棉袄,布棉鞋,带着雷锋帽,满脸皱纹,有些驼背的老人,

  眉毛很粗,眼睛有神。

  刘军天。

  刘廷迎上去,

  那个老头一看到刘廷,突然激动起来。。。

  “你。。。你。。。你。。。大伯。。。大伯。。。你是刘冬冷?。。。”

  刘廷兴奋又惊讶!

  “你认出我来了?”

  “你们果然来了,你们果然来了!。。。”

  老头嘴唇颤抖,满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又看杨雪儿。

  “你是大伯母。。。”

  “你见过我们?”

  “我看过你们的照片。。。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去家里,去家里。”



  三个人进入红砖旧楼,

  楼道狭窄肮脏,

  刘军天打开自己家的铁皮门,

  里面是一室的屋子,

  用一个木架子隔开,

  一个钢架床占了一大半地方,

  屋子收拾得还算干净,

  但暖气不好,很冷,

  墙上还长着大片的霉斑,

  窗子朝北,没有阳光。

  刘军天很客气的让刘廷和杨雪儿坐在两把塑料凳上,

  用80年代风格的玻璃杯给倒了两杯热水。

  然后坐下后,

  突然开始抹眼泪。

  指着墙上一个旧镜框,里面夹了一些旧照片,

  其中一张说道:“这张就是我们刘家以前的全家福,我母亲曾经指给我哪个是你,说60年后,可能你会再找到这里,因为你面临死亡的威胁。。。而我要帮助你解开谜团,摆脱这个威胁!”

  刘军天起身从柜子里拿出一个布包,小心一层层解开,

  里面包了一本日记本,封面是单红色印刷的大炼钢铁的图画。

  “这是什么东西?”

  “这是以前我们家的丫环鸳鸯留下的日记,记录了他们上山后发生的事情。”

  刘廷震惊,转而疑惑:“这怎么可能是民国时期东西?”

  “原本我母亲说在文革时破四旧,家里不敢留就给烧了,又怕内容失传将来不能帮到你,所以用手抄留了一份。”

  刘廷小心地接了过来,

  但上面的字迹仍然清晰。

  刘廷去翻看第一页:



  (1944年)十一月初四,

  我们离开玉山县,一共九个人,

  两个挑夫牵着一头驴,带着粮食,

  两个家丁刘铭和刘烩。

  五个丫环,我、鸣翠、鸣晓、小竹、玉棋。

  还有少爷和少奶奶。

  我想不明白为什么要带鸣翠鸣晓上山,

  他们不过是三个月前少爷买来的使唤丫头,双胞胎,但两个人长得一点不像。

  鸣翠好像狐狸一样,尖尖的下巴,妖媚的身段,眼睛看到男人就变得水汪汪的,

  不是个好东西!

  我还看到过鸣翠勾搭少爷。。。

  少爷前几个月对我。。。

  现在想到我还脸红心跳,

  只是他从不提起娶我入门做小的事情。

  本来已经有个玉棋和我争了,

  现在鸣翠也想做白日梦!

  这个狐狸精!

  可少爷对她却很冷淡?

  好奇怪。。。

  少爷天性风流,这样的骚媚东西,

  少爷怎么可能松手?

  当初买鸣翠时,我和玉棋都以为是少爷看中了?

  难道是我猜错了?

  那少爷是为了什么?!

  小竹玉棋是少奶奶的贴身丫环,

  我侍候少爷,本来人是足够的,

  鸣翠鸣晓眼高手低,只能帮倒忙!

  还有那个鸣晓,眼白下翻,看人时永远吊着眼梢,脸上带着刻薄的表情,从来没有好好和我说过一句话。

  我向少爷告状,少爷也不理睬。

  难道少爷真不喜欢我了么?



  十一月初五。

  今日进山,我们弃车步行。

  好辛苦。。。

  好在入冬后仍未下过大雪,

  树叶松软,也没有风,

  还算好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