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我吓得胆战心惊,一句话也不敢说,只是不停的哭。

  刘铭过来问少爷人已经死了,是不是现在就下山?

  少爷立即转身说下什么山?!不是还有少奶奶?

  刘铭说那毕竟是你的结发妻子,难道你要。。。

  话说到一半,少爷命令他闭嘴,然后警惕地回头看我,

  我知道他是有秘密,怕我听到,

  少爷再一次朝我走过来,我看到刘铭在后面,明显露出担心我被杀掉的表情,

  可是我仍然不争气的腿软,只能坐在地上,不停地发抖,

  少爷走过来后,脸上阴沉的表情,看着我,似乎再考虑。。。

  是不是把我也给。。。

  我以为我完蛋了。。。

  可是少爷要对少奶奶干什么?

  为什么晓翠死了,少爷就要转头针对少奶奶?

  我们上山,到底是为了什么?!



  这时候其他几个人也过来,

  火把点亮在上面照着,

  少奶奶的声音异常惊慌,问下面发生了什么事?

  少爷说没事,两个人摔死了。

  然后转头对我说你会不会乱说话?

  我拼命地摇头,

  少爷看着我,突然眼睛中似乎流露出了感情?

  那一瞬间的不舍?

  还是我看错了?

  少爷咽了一口涂沫,手松开了我的衣领,

  转头对刘铭说把尸体留在这里,明天开始,如果大雾散了,就向少奶奶的出生地高家村去。

  少奶奶要问起,就说我们的补给不够,去那休整一下,顺便看看岳父母。

  刘铭答应一声,欲言又止。



  当天夜里,我眼前总是回闪一幅画面,

  我从高处跌到刘烩脊柱内脏肠子外露一地的尸体上,

  刘烩突然坐起来,死命咬住我脖子,

  把我的肉撕开,血管抻出来咬断,

  血就像疯了一样不停的喷向高空!



  我不敢睡,

  转身的时候,发现少爷也清醒着,

  眼睛盯着身旁的少奶奶,

  那是杀人的眼神,平静、凶残、恐怖。



  十一月初八,

  今日又是大雾,

  我们辨别不出四周方向,

  但少爷仍要我们强行出发,

  经过大半天跋涉,

  我们最终却回到了刘烩和晓翠死亡的地方,

  众人都又沮丧又恐惧,

  会不会永远走不出这个可怕的地方?

  更可怕的是晓鸣似乎精神崩溃了,

  整整一天,她都神经质一样反复说着三句话:

  “妹妹。”

  “我要我的妹妹。”

  “妹妹,你死得好惨?”

  当再一次回到她妹妹尸体那里时,

  她眼睛睁得大大的,尖叫着说:“妹妹变成鬼了,她要报仇,我们一定是被她拌住了!她要把我们留在这里。”

  刘铭说你妹妹是被刘烩害死的,但刘烩也已经死了,她还报什么仇?

  晓鸣说不对,我妹妹刚跌下去的时候一定还没死,但我们没有救她,罪魁祸首就是你和小竹,你们两个不死,我妹妹就不会放过我们,我们就都要绕死在这个地方!

  之后的时间里,晓鸣不再说一句话,只是盯着刘铭和小竹,

  那种似笑非笑极度亢奋的表情,让我头皮发麻,不寒而栗。



  十一月初八,

  早上少爷很高兴,大雾散了!

  但马上就来了坏消息,

  那两个找来的帮工跑了!

  还带走了驮干粮的牲口。

  我们立即就要挨饿!

  刘铭和少奶奶都建议我们立即下山,

  断粮前还来得及。

  少爷却看着远处的山谷问那里是不是有人家?

  刘铭说那里是杨尹村,

  少爷说我们忍俩天饿,应该能到那里得到补给,

  我们都认为少爷疯了!

  到底什么事情,能让少爷心性大变,

  甚至完全不顾性命?

  但没有人敢反对。



  下午到了黑风口,

  雪中走的头晕眼花,浑身虚汗,之后就是彻骨的寒冷,

  我和小竹帮刘铭拾柴生火,

  晓鸣还是那副恐怖的表情,

  我问小竹和刘铭不害怕么?

  小竹咬牙切齿说她要敢碰我?我就把她扔下山去!

  然后我再向刘铭表示担心时,

  突然传来小竹的惨叫声,

  我回头去看,

  发现小竹在悬崖边上,突然被鸣晓从后面推了一下,

  啊的一声跌了下去,

  瞬间就不见踪影。

  只听到惨叫声在山谷中越来越小,

  直到传来突然好像肉饼着地的闷响,

  鸣晓哈哈大笑,







  这一段是否描写过多,需要删减一点?



  牙露在外面,凶残混合疯狂,

  所有人都被惊呆,

  我看到刘铭脸上表情震惊和恐惧,

  然后少爷突然大喊一声,

  刘铭立即转身扑了上去,

  鸣晓疯了一样挥舞双臂拼命反抗,

  刘铭脸上被抓出几道血印,

  鸣晓完全不顾自己安全,

  好像要拼命把刘铭拽下去,和她同归于尽!

  我控制不住的尖叫!

  玉棋站在原地目瞪口呆

  少爷跑上去掏出手枪指向鸣晓,大声命令她立即停止反抗,否则就开枪!

  但鸣晓已经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