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人性之暗面第七部

  精神病院杀人事件

  1989年6月5日,香港中环天庭街后巷,凌晨3点

  西九龙重案组高级督察刘廷,和下属周斌,向楼后的排水口走去。

  排水沟及上面的广场都已经被拉出的警戒线封锁了,上面警车的车灯来回闪烁,四面杯罩的明暗不定,气氛显得有些紧张。

  四周空气十分闷热,还有下水道特有的臭气味道,

  刘廷用手捂住鼻子,向前面看去,

  上面有很多四周的居民在向下看热闹,出水口那里支起了两个大探照灯,好多军装警员正在现场进行搜索,

  透过人群的缝隙,刘廷隐隐约约看到被探照灯光照得发白的一块物体,

  离得更近些了,刘廷辨认出来了,是人的大腿,被齐根切断了,像是一根白萝卜一样,

  带着光泽,显得特别的白。

  刘廷看了看残肢,上下两端都有骨头露出来,已经发紫收缩,带着大片尸斑的皮肉包裹在上面,切口上被砍得层层叠叠的,确实极为粗糙。

  刘廷深吸了一口气,问道:“尸体的其它部分找到了么?”

  “还没有。。。我们已经派蛙人进到排水通道里面去寻找了,看看能不能有收获。”

  正在做记录的法医赵允生看到刘廷他们过来了,走了过来,一边说道:“这个残肢是大腿的上半部分。。。今早有行人路过这里,看到一条流浪狗把这截大腿从下水道里叼了出来,然后在原地撕咬。。。”

  “那个行人作口供了么?”

  周斌在一旁说道:“已经询问过了,没有什么可疑。”

  刘廷点了点头,刚想再说话,这时候排水口内蛙人爬了出来,一边大口喘着气,一边费力地把呼吸帽摘下来了,

  蛙人的脸色极为灰暗,眼睛圆睁着,显然有些惊魂未定,

  刘廷走了上去,问道:“情况怎么样?有发现么?”

  蛙人深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说道:“长官,尸体的剩余部分,都在里面。。。”

  死者的尸体是在半个小时后取出来的,赵允生他们先到下水道里面进行现场拍照取证,然后再将尸体使用特制的担架,尽量维持原状抬了出来,放在了外面地面上。

  刘廷在担架旁边蹲下了身子,看着白布显露出来的尸体轮廓,慢慢将白布揭开了一角。

  一股腐臭的味道,混合着下水道特有的恶臭味,一下子涌了上来。

  刘廷感到一阵眩晕。

  尸体在下水道内,被凶手用斧子砍成了大概三十段,然后重新拼接到了一起,就像藕节拼装出来的人体模型。

  死者的头部没有保持原状,而是已经被凶手用钝器敲成了一团碎肉,乱呼呼红色的一团,摆在脖子上面的位子上,脑浆、头骨、头皮、毛发混合在一起,果酱一样,根本无法分辨原来的样子。

  刘廷心脏狂跳不止。

  这时候,赵允生在旁边和蛙人说了几句什么,然后蛙人带好了装备,重新进入了下水道里面。

  刘廷看到了,把白布放下,站起身子问赵允生道:“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

  赵允生脸色极为难看,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拿出了一张下水道里找的现场照片,递给刘廷说道:“头,这张照片显示下水道里,可能还有第二具尸体。”

  “什么?”刘廷听到这里,连忙拿起照片去看。

  照片是对着尸体左侧拍下来的,能够清楚地看到尸体胸腔腹腔被砍开后拼接在一起的样子,就好像用几块碎肉拼接在一起一样。

  刘廷问道:“第二具尸体在哪?”

  “头,你仔细看这张照片右边的角落,看到一个轮廓了么?”

  刘廷按照赵允生的话仔细看去,看到黑暗的下水道拐角处,模模糊糊似乎真的有一个黑色的人形轮廓躺在那里。

  刘廷嘴角动了动,没有说话。

  三分钟后,蛙人从排水口走了出来,脱下帽子后说道:“长官,那个阴影,确实是第二具尸体。”

  刘廷和赵允生几个人互相看了一眼,

  所有人表情都很不自然,

  刘廷问蛙人道:“这具尸体也被碎尸了么?”

  “没有。。。他的尸体是完整的。”

  刘廷回头看了身后的周斌一眼,刚想说话,

  这时候有一个军装警员跑了过来,对刘廷敬了一个礼,然后指着排水沟后面的一个一层小屋说道:“长官,我们刚刚在那个小屋有发现。”

  “什么发现?”

  “那里有人体组织和大量的血迹,可能是案发的第一现场。”

  刘廷抬头看了警员所指的方向一眼,排水沟后面是一个小花园,小花园后面站着一栋有些破旧的红砖房,

  刘廷转头对赵允升和周斌说道:“我们过去看看。”

  两分钟后,众人到了红砖房那里。

  红砖房外面已经拉起了警戒线,一个警员看到刘廷他们,迎了过来,敬了个礼。

  刘廷问道:“这个红砖房是做什么用的?”

  “这里是一个杂物房,我们已经电话联系了房主。。。房主说上个月他把房子租给了一个叫程贵的人。刚才我们发现的第二具尸体,就是程贵的尸体。”

  刘廷点了点头,看了看屋子的外表,

  砖房的窗子有些破旧,覆盖着厚重的黑色窗帘,看不到室内的景象,大门也有些掉漆。

  刘廷和赵允生他们带好了手套,然后赵允生小心的拉动门把手,

  伴随着门轴刺耳的金属磨擦声,大门被打开了,

  屋内立即涌出一股热浪,伴随着血腥和尸体腐臭气味,甚至有些刺眼

  赵允生捂着鼻子第一个进到了里面,刘庭和周斌跟着也走了进去,

  屋内极为昏暗,门口一张破旧的单人木床,东侧墙壁堆满了乱七八糟的杂物,西侧是一块空地,地上铺着一个白色的大张塑料布,塑料布上已经凝固了的血迹,隐隐成一个人形。

  每一段被砍断关节对应的位置,都有血液爆出的痕迹,把整个人形的血迹印痕,分成了二十多块。

  屋内地面上,墙上,到处都是血液飞溅的痕迹,应该是凶手分尸时留下的。

  塑料布的旁边,平行的放着一把斧子,斧刃、斧柄几乎都被鲜血覆盖了,就好像刷了一层暗红色的油漆。

  斧子下面,压着一个大塑料口袋,里面也有大片血迹凝结的痕迹,还有碎肉和骨片,就好像装过碎肉又被解冻了的袋子。

  斧子上面,挂着一件粗布连体工作服,也已经被血迹彻底染成了红色,

  这件衣服,应该是凶手分尸死者时,穿的衣服。

  赵允生看到衣服后面,似乎挂了什么细细的东西,走到了衣服旁边仔细去看,发现原来是一条沾满血迹的钢丝细线。

  刘廷看到屋子最里边,是一个写字台,上面也崩满了血迹,

  刘廷小心的跨过了塑料布,去看写字台上面放的东西,

  写字台上面放着几本杂志,一些家电修理方面的书籍,没有什么特殊的东西。

  刘廷随手拿起一本书,翻了几页,突然从里面掉出一张纸来,刘廷将那张纸打开来看了一眼,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

  我要杀掉韩晨平,然后塞进下水道入水口里,就和人们在残忍的做那件事情一样。

  我要杀掉韩晨平,然后塞进下水道入水口里,就和人们在残忍的做那件事情一样。

  我要杀掉韩晨平,然后塞进下水道入水口里,就和人们在残忍的做那件事情一样。

  。。。”

  字迹潦草而疯狂。

  凶手将那段话,写了大概有十几遍,写满了整张纸。

  那张纸不是普通的信纸,纸的右下角印着几个字:

  “石岬口精神病院”。

  纸张有些发黑粗糙,边角也有些翻转.

  离开屋子时,刘廷回身站在门口,看着血腥斑驳,阴森恐怖的现场,脑海中浮现出案发时的景象。

  凶手蹲在那里,背对着刘廷,一只手扶住躺在地上的尸体,另一只手紧握着斧子,抬到半空中来,猛的砍下去,再抬起来,再猛地砍下去,

  整个尸体剁开时,鲜血四溅。

  六个小时后,西九龙警察总部,刘廷的办公室。

  赵允生把打印出来的文件分发给刘廷、周斌、张承邦等人,同时说道:“现场取证分析的结果已经出来了,那个出租屋,应该就是死者被杀掉分尸的第一现场。那个出租屋的租客程贵,则是案件的凶手,他在杀人后服毒自杀身亡。”

  “死者的身份搞清楚了么?”刘廷问道。

  张承邦在一旁答道:“已经弄清楚了,头。。。死者叫韩晨平,是石岬口精神病院的医生。”

  “石岬口精神病院?”刘廷眉角跳了一下,说道,“现场我记得不是发现过一张信纸么?上面好像标记就是石岬口精神病院。”

  赵允升点了点头说道:“是的,头。。。杀人凶手程贵和这个精神病院也有联系。”

  “噢?”刘廷眼睛一亮,问道:“什么联系?”

  “程贵是上个月月初,刚刚从这家精神病院出院的患者。”

  刘廷沉吟了一下,说道:“整个凶杀案发生的情况现在弄清楚了么?”

  赵允生答道:“已经清楚了。。。死者的死因,是被细钢丝绳从后面勒住窒息致死。根据现场的情况推测,应该是程贵约好韩晨平在自己的出租屋见面,然后趁韩晨平不备,将韩晨平勒死,然后在地上铺了一张白色的塑料布,将尸体摆放在上面。”

  “然后就进行分尸么?”周斌问道。

  “不,之前还有一个步骤。”

  “什么步骤?”

  “大家还记得现场发现的一个里面有死者组织残片的塑料袋么?”

  刘廷几个人都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