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档案室四周种的都是密集的大树,将整栋楼遮掩在阴影当中。

  有几个穿着蓝白条纹衫的病人正在旁边的花园里做园艺修整工作,看到了刘廷他们,都警惕或者好奇地向他们的方向张望。

  刘廷让这些精神病人看得有些不自然,转头对陈佑怡问道:“你们的病人都是这么随意活动的么?”

  陈佑怡微笑了一下,说道:“这些都是症状比较轻,没有暴力倾向的病人。。。不用害怕他们。。。修剪植物对他的治疗有好处,可以让他们感到安心和平和。。。”说到这里,陈佑怡一指档案室大门,说道,“二位请随我进来吧。”

  一分钟后,刘廷和周斌被陈佑怡带到了阅读室,陈佑怡又转身离开,到档案库去调取韩晨平的档案。

  又过了五分钟,陈佑怡回来了,拿出了一个厚厚的资料夹来,费力地放倒了桌子上,喘着气说道:“这些就是你们找的韩晨平的档案资料。”

  刘廷说了声多谢,然后拿过了档案袋,打开了,然后先找到了韩晨平的个人简历:

  韩晨平,1957年5月3日出生于新界大坪地村,香港本地人,独身,毕业于英国皇家医学院精神科,博士学位,1985年进入石岬口精神病院担任主治医师,擅长精神分裂症的诊断治疗。

  档案里面除了韩晨平的业绩表现,科研资料简介外,还有韩晨平的半身和全身照片。

  韩晨平眉毛细长,有些女性化的脸型,眼睛很大,但却让人感到有些阴郁负面。

  一双闪烁不定的眼睛,冷冷的看着刘廷。

  刘廷把资料又递给周斌,让他也看看,然后转头问陈佑怡说道:“程贵的资料呢?”

  “档案室的人已经在查找了,一会能给我们送过来。”

  “还没找到?”刘廷疑惑的问道,“很难找么?”

  “有点困难。。。我们要翻阅最近的出院记录进行核对,来查找这个人。”

  “你们直接查找韩晨平的患者不就行了么?”

  陈佑怡摇了摇头,说道:“程贵不是韩医生的患者。”

  “什么?!”刘廷吃了一惊,又问道:“你能确认么?”

  陈佑怡点了点头,说道:“我能确认,我是韩医生的助手,他所有的患者我都认识。”

  刘廷心脏猛地沉了下去。

  按照刘廷他们原来的预想,程贵最有可能的杀人动机,就是在韩晨平给她治疗时,程贵因为什么原因对韩晨平起了杀机,所以才在出院后借机会杀掉了韩晨平。

  但如果程贵不是韩晨平的患者的话,这条杀人动机就不成立了。

  那会是什么样的杀人动机呢?

  什么样的愤怒,能让程贵杀掉韩晨平后,又残忍地将整个尸体分解破坏到哪种程度?

  刘廷舔了一下嘴唇,问道:“韩晨平不是程贵的主治医师,那会不会两个人有别的机会能够接触上呢?”

  陈佑怡摇了摇头,说道:“我们这里为了保持患者治疗的一致性,是不准同一个患者接触不同的医生的,他们在其它时候能够接触上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刘廷听了后,感到更加疑惑不解,正想再问陈佑怡问题,

  这时候突然阅读室的门被推开了,一个胖胖的抹着浓妆的中年女人,抱着一个厚厚的档案袋走了进来,一边把档案袋费力地扔倒了桌子上,一边说道:“你们找的程贵的资料,你们看看对不对,反正你们提出的几个条件,这个患者都符合。”

  刘廷向那个女人礼貌的微笑了一下,然后拿起档案袋的封面,看了一眼。

  患者姓名一栏填的是程贵。

  程贵的病因:

  强迫性神经症。

  程贵的病,果然不是韩晨平善于治疗的精神分裂症。

  主治医师一栏写的是沈佳琳,也不是韩晨平。

  看来陈佑怡没有说谎,韩晨平和程贵在精神病院这里,确实没有交集。

  甚至互相之间,都可能并不认识。

  彼此没有任何联系,

  那么程贵残忍杀掉韩晨平的动机,

  到底又是什么呢?!

  刘廷转头问陈佑怡说道:“强迫性神经症是很严重的精神疾病么?”

  陈佑怡摇了摇头,说道:“和精神分裂症相比,一般来说要轻得多,正常人多少都有些强迫症,只有特别严重的患者,才会需要入院治疗,痊愈的比例也非常高。”

  刘廷点了点头,打开了档案资料,抽出病历看了起来。

  程贵,1954年8月4日出生于元朗河田村,香港本地人,独身,1985年因发生严重的强迫症状干扰到正常生活,程贵主动进入石岬口精神病院接受治疗。今年(1989年)4月2日程贵康复出院,之后离开石岬口返回香港岛居住。

  从84年开始出现强迫性神经症症状,具体表现强迫自己不停的清洗手盆、坐便、车子外漆。反复检查门窗关闭情况,反复检查水龙头是否正确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