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最主要的症状,是程贵安静时,会一遍一遍强迫自己回忆车祸发生瞬间,自己躲避开,而妻子和孩子摔倒后,被车子碾压惨死的场景。

  程贵不停的强迫自己回忆现场每一个细节,并总是反复怀疑自己记忆错误,因此产生强烈的自责心理,倾向于认为自己当时处置失当,才导致妻子女儿惨死。

  程贵在强迫症和强烈自责的同时,还伴有轻微幻想症症状,有时候会出现幻觉,觉得自己的妻子和女儿仍然在自己身边生活。

  程贵仍然具有很好的自我认知能力,入院时明确知道自己有强迫症,精神已经趋于崩溃,也明确知道自己的妻子与女儿已经死亡,幻觉他们仍然在生,不过是自己的病态想象,并不是现实。

  按照病情等级分类,程贵病情为四级,有机会彻底痊愈。

  沈佳霖采取的治疗方式为,对患者反复播放肇事车辆行车记录仪录下的车祸视频,帮助患者了解车祸发生时,程贵是根本不可能对妻女进行救治的,责任并不在程贵身上。同时辅助药物治疗及心理疏导,帮助程贵减轻心理创伤。

  89年4月29日,程贵通过了康复测试,获准出院。

  档案里面,也配了一张程贵的照片,

  程贵脸孔瘦削,双眼传达着极为忧郁灰暗的情绪。

  刘廷拿出那张照片,递给陈佑怡,问道:“这是程贵的照片,你见过他么?”

  陈佑怡仔细地看了看照片,然后摇头说道:“没有。”

  “完全没有印象?”

  “完全没有印象。”

  刘廷有些失望,停顿了一下,继续问道:“韩晨平这个人平日如何?”

  陈佑怡犹豫了一下,眼神里似乎流露出了某种厌恶的情绪,但立即表情收敛了,同时说道:“韩医生专业技术很好,人也不错,听到他被杀后,我们都感到很震惊。”

  刘廷注意到了陈佑怡的表情变化,在笔记本上作了个记号。

  陈佑怡对韩晨平的厌恶,会来自于什么地方呢?

  刘廷又问道:“你最后一次见到韩晨平是什么时候?”

  “前天下午,他换完衣服准备离开的时候,我和他打招呼,但他没有理我。”

  “没有理你?”

  “对,我看到他脱了医生制服,换了西服外套,就急冲冲地往外走。我因为还有个病例要让他签字,就喊他等一下,但他不知道是没听到,还是事情太急了不愿意理睬我,反正直接离开了办公室,对我没有任何回应。”

  “当时是几点钟?”

  “下午五点半左右吧,刚刚过正常我们下班的时间。”

  “他去什么地方你知道么?”

  “应该是离开医院,他除了离开医院外,很少穿西服外套。但去什么地方,我就不知道了。”

  “那天晚上你做什么了?也离开医院了么?”

  “没有。那天晚上我值夜班。。。”

  “你们这里人员出入都有记录么?”

  “有,这里毕竟是特殊的地方,管理比一般医院要严格。。。我们医生的出入记录,你到门口警卫室那里,就能查到。。。”

  刘廷点了点头,说道:“我能到他的宿舍去看看么?”

  陈佑怡略微皱了一下眉头,似乎有些厌烦,但仍然尽量用平和的语气说道:“可以。”

  十五分钟后,刘廷周斌随着陈佑怡离开了档案室,沿着一条花园小路向医院后面走去,出了一道内部围墙后,刘廷他们走到了一个四层红砖房的楼下,

  红砖房的大门口上,挂着医生公寓四个大字。

  韩晨平的住处在公寓的四楼,走廊里面第三个房间,陈佑怡找管理员打开了房门后,刘廷他们走了进去。

  里面很干净,带有医生特有的洁癖感觉,所有的东西都摆放得井井有条。

  房间一共里外两间,里面卧室正中摆放着一张大床,床边有个柜子,床的另一侧是一个写字台,上面整齐的摆放着书籍杂志。

  刘廷向周斌使了个眼色,两个人都带上手套,然后开始分别在卧室和客厅搜查起来。

  刘廷先搜查床铺,这个最容易隐藏秘密的地方。

  被子叠得很整齐,里面什么都没有。

  刘廷又搜查写字台,先翻了翻上面摆着的书籍,

  都是精神病学方面的专业书籍,没有什么特殊的。

  然后刘廷去开下面的抽屉,

  抽屉上锁了,

  刘廷回头看了一眼陈佑怡,

  陈佑怡两条胳膊交叉在胸前,眼神冷冷地看着刘廷搜查,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刘廷掏出口袋里的万能钥匙,然后小心地捅进了锁芯,拧了几下,把锁打开了。

  刘廷小心地拉开了抽屉,里面的东西摆放得也很整齐,左边是一盒久耐牌的彩色避孕套,颗粒外壳的。后侧隐蔽的地方放着一个跳蛋,一个按摩棒,下面放着一些顶级的阁楼色情杂志,右边放着一个相册,刘庭拿起来翻了几页,里面只有几张韩晨平自己的照片和风景照,没有看到韩晨平和别人的合影。

  相册下面,放着一个硬质纸壳的精装日记本。

  刘廷小心地拿出了日记本,打开来随手翻看了几页,里面的内容只是每日活动简单的流水帐。

  刘廷快速向后翻去,翻到有文字的最后一页时,

  刘廷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心脏也急速跳动起来。

  笔记本在那页的位置上,夹了一封书信,上面的句子都是用报纸上剪下来的单个文字拼起来的,好防止别人认出写信人的笔记。

  刘廷去看信里面的内容,是一封威胁信:

  韩晨平,我知道你在三年前和那些人做的事情,还有那件事六个月后,你们做的另一件事情。

  我需要钱,你要掩盖真相,所以我们应该见个面。

  明天晚上7点,我在中环天庭街等你。

  不要告诉其他人,特别是你那些同伙,

  万一是他们出卖你的呢?

  千万不要冒险。

  明晚见。

  刘廷看完信的内容后,把信纸小心地放到了取证用的塑料袋里,

  这时候周斌的搜索也结束了,没有任何有价值的收获。

  刘廷问陈佑怡道:“你们院的日常工作纪录都保存在什么地方?”

  “就在我们刚才来的档案室里。”

  刘廷点了点头,问道:“能不能带我们再回去那里一趟?”

  陈佑怡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可以。”

  “你到医院多长时间了?”

  “。。。快五年了。”

  “做韩晨平助手多长时间了?”

  “将近两年。”

  “你听说过韩晨平在这两三年出过什么事情么?比如说医疗事故,或者什么严重的问题?”

  “。。。没听说过。”

  刘廷仔细观察着陈佑怡的情绪变化,

  陈佑怡控制着表情,表现得很平静,没有什么异常。

  但刘廷的直觉却告诉自己,陈佑怡一定对自己,隐瞒了什么。

  二十分钟后,刘廷周斌和陈佑怡三个人,再次回到了档案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