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刘廷要求调取最近五年的病院日常纪录。

  十分钟后,十大厚本记录被拿来了,每半年一本。

  日常纪录里面包括医生日常出勤情况,重要病患基本情况,当日手术简略明细,人员出入记录等等。

  刘廷

  用了大约三个小时,把整个记录详细翻了一遍,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刘廷正感到失望时,周斌突然说道:“头,有发现。”

  刘廷感到精神一振,立即走到周斌身旁,问道:“什么发现?”

  周斌指着86年12月22日的记录说道:“你看这天的车辆出入记录,被人用刀片割掉了。会不会有问题?”

  “你看这天别的记录有异常么?”

  “没发现有别的异常。”

  “韩晨平出勤情况呢?”

  “夜诊。正常上班。”

  刘廷想了想,说道:“韩晨平说两个时间点相隔了7个月。86年12月,往前推7个月就是86年5月,往后推7个月就是87年7月,你看看记录87年7月有没有异常,我看看86年5月的。”

  “好的。头。”

  刘听和周斌两个人分别开始检索起来,但没有任何收获。

  刘廷感到心里有些失望。

  毕竟是三年前的事情,现在当事人又已经死亡了,要还原整个事情,难度很大。

  刘廷和周斌商量了一下,觉得还有两个突破口,

  一个就是程贵的主治医生,通过他了解一下程贵的治疗情况,也许能发现程贵和韩晨平的关系。

  还有一个,就是做车辆进出记录的负责人,查一查看谁有机会对车辆进出记录进行修改。

  刘廷重新叫来了陈佑怡,询问病院的车辆进出登记的规矩。

  陈佑怡回答说相关登记都应该是门口执勤的警卫负责的,具体负责人就是刘廷他们早先到岛上时负责开门的那个长得很胖的警卫。

  那个警卫名字叫做张锦强。

  陈佑怡给警卫处打了一个电话,十五分钟后,张锦强到了档案室。

  刘廷伸出手来,想要和张锦强握手,张锦强皮笑肉不笑的没有表示。

  刘廷吃了一个软钉子。

  两边都坐下后,张锦强有些不耐烦地问刘廷说道:“你们找我什么事?”

  “病院的车辆人员进出登记都是你负责么?”

  张锦强犹豫了一下,说道:“。。。是。”

  “你负责多长时间了?”

  “大约四年。”

  “这么说,86年的时候,也是你负责了?”

  张锦强没有正面回答刘听的问题,而是反问道:“你问我86年,是什么意思?”

  刘廷把登记资料打开了,翻到了86年12月22日那一页,指着里面被撕掉的痕迹,问道,“我们查历史资料,发现这天的车辆进出登记不见了,你有什么解释?”

  张锦强看着刘廷,愣了几秒钟,然后又低头看了看登记本,咽了口吐沫后,摇头说道:“这我怎么会知道?被谁扯掉了?”

  “被谁?”

  “不知道。。。”张锦强冷笑了一声,说道,“反正不是我。”

  “是有什么事情要隐瞒么?所以扯掉了这页?”

  “有什么事情?”张锦强疑惑的问道。

  “我在问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被隐瞒了?”

  张锦强气势立即矮了一些,似乎在思考着犹豫了几秒钟,还是要了摇头,说道:“我真不知道,86年到现在都已经三年了,那么长时间之前的事情,我怎么记得清楚?”

  刘廷看着张锦强,犹豫了一下,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组韩晨平尸体的特写照片,拍到了张锦强面前,冷冷的说道:“你认识这是谁么?”

  张锦强看了一眼照片,脸色立即变了,声音也有些颤抖,摇了摇头说道:“不。。。不认识。。。这是谁?。。。脑袋都敲碎了,看不到他的长相?”

  “这就是韩晨平!他被人杀死后的模样,尸体被人分成了三十多段,脑袋被砸成了肉馅。。。你看仔细了么?”

  张锦强脸色愈加的苍白,深吸了几口气,点了点头。

  “现在我再问你,那张缺掉的车辆进出记录,到底有什么意思?是不是和韩晨平发生的什么事情有关系?”

  张锦强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我。。。我真的不知道。”

  张锦强走后,刘廷问周斌怎么看张锦强的表现?

  周斌考虑了一会后,说道:“张锦强肯定隐瞒了什么事情,怎么能撬开他的嘴,我们还要再想办法。”

  刘廷点了点头,说道:“我看现在对我们隐瞒事情的人,也许远不止张锦强一个人。”

  “还有别人?。。。你是说这个陈佑怡?”

  刘廷微微点了点头,说道:“我还不能肯定,不过这个精神病院,看来隐藏了很多秘密。。。”

  “你是说,他们这些人都是一伙的,在故意欺骗隐瞒我们么?”

  “欺骗隐瞒肯定是有。。。”刘廷停顿了一下,说道,“不过他们也许未必是一伙的。”

  周斌摇了摇头,说道:“我还是不明白。。。头,你发现什么了么?”

  刘廷摇了摇头,说道:“现在我还理不出头绪,不过我的直觉告诉我,这次我们一定能查到很精彩的内容。”

  “下一步我们怎么行动?”

  “我们去查第二个线索,去询问一下程贵的主治医师。”

  二十分钟后,刘听和周斌在陈佑怡的带领下,来到了第三住院部。

  第三住院部里面的患者,都是病情较为轻微的病人。程贵在住院期间,就住在第三住院部的二楼。

  住院部的大楼有些老旧,楼道灯关也很昏暗,长走廊两边分别分布着一排排的房门,每一道房门后面,都住着一个精神病患者。

  刘廷他们上了二楼后,楼道里消毒水的味道,和反常的安静,让刘廷感到有些压抑。

  程贵的主治医生,名字叫做谭湘晨,32岁。

  陈佑怡到了前台那里,发现一个护士都不在。

  陈佑怡不耐烦地皱了皱眉头,拿起前台的内线电话,刚想打电话询问一下,

  这时候从楼梯上下来了一个20出头的护士,大眼睛,有些婴儿肥的圆脸,显得很可爱,和住院部阴暗的感觉形成明显的对比。

  那个护士搀扶着一个穿着蓝白条纹病号服的,至少60岁,头发几乎掉光,瘦弱到不成样子的病人,病人皮肤布满了老年斑,牙齿也似乎脱落干净了,干憋的下巴一下一下不停咀嚼着,看到刘廷和周斌这两个外人,眼睛一下子睁圆了,似乎对他们两个十分有兴趣。

  目不转睛,一动不动。

  刘廷和周斌都感到很不舒服。

  陈佑怡看到护士过来了,直接走上前去问道:“你们值班护士都去什么地方了?”

  声音极为不耐烦。

  护士听了,有些紧张,说道:“刚才前台还有人在?是不是有哪个病人有突发情况?”

  陈佑怡皱了皱眉头,问道:“谭医生呢?她在不在?”

  “应该在吧?中午时候我看到过她。”

  陈佑怡回头指着刘廷和周斌说道:“这两位是来调查韩晨平案子的警察,要找谭医生询问一些情况,你赶快传呼谭医生到前面会客室去,知道了么?”

  护士刚想说话,那个护士搀扶的精神病人听到陈佑怡的话,看着刘廷突然眼睛直了,嘿嘿笑着突然说道:“警察。。。警察。。。哈哈哈哈。。。三十三段。。。三十三段。。。把他的脑袋敲碎。。。把他的脑袋敲碎。。。”

  刘廷周斌,还有陈佑怡和那个护士,一听到精神病人的话,立即脸色都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