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这个精神病人,怎么可能知道韩晨平脑袋被砸碎了?身子被分割成了三十三块?
  精神病人仍在不停的重复刚才的说话,那个护士愣了一下,连忙开始安慰精神病人,让他情绪稳定下来。

  然后护士转头对刘廷说道:“对不起长官,他可能是上午听到了收音机里的新闻,才知道这件事的。”

  “听新闻?”刘廷仍然感到自己心脏狂跳不止,连忙问道,“你确定么?”

  护士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刘廷感到自己略微松了一口气,

  陈佑怡对那个护士说道:“你赶快去把沈佳霖医生找来。”

  护士答应了一声,连忙跑到前台电话前面,拨了一个号码,然后对陈佑怡说道:“陈医生,我已经传呼沈医生了。。。”

  “传呼她?”刘廷疑惑的问道,“什么意思?”

  陈佑怡解释说道:“我们岛上为了快速的联系上工作人员,在岛上建了一个小传呼台,每个医生都有一个传呼机,按照规定,接到传呼后,医生必须在3分钟内给总台回话。”

  刘廷点了点头,刚想说话,

  这时候一旁的护士说道:“陈医生,我想也许沈医生不会回话。。。”

  “不会回话?”陈佑怡疑惑的问道:“沈医生为什么不给我们回话?”

  护士犹豫了一下,声音变小了一些说道:“我们已经找了沈医生快一天了,传呼她也不下五六次了,但她始终没有出现过,也没有回过我们电话。”

  “什么?!”刘廷一听到护士的话,立即紧张起来了。

  程贵在凶杀现场的留言中,曾经警告过残忍的凶案并不会停止,还会有新的受害者出现。

  现在程贵的主治医师沈佳霖突然失踪了,

  会不会沈佳霖已经被?。。。

  刘廷转头对陈佑怡说道:“你赶快通知警卫处,立即去寻找沈佳霖的下落。立即!”

  陈佑怡犹豫了一下,迷惑的问道:“刘长官,怎么?。。。难道你担心沈佳霖也会被。。。”

  刘廷停顿了一下,说道:“你别慌。。。我也只是为了谨慎一些,快打电话吧。”

  陈佑怡脸色也似乎难看起来,点了点头,连忙到前台拿起电话开始拨内线号码。

  这时候那个小护士走到了刘廷的面前,犹豫了一下,小声问刘廷道:“长官,我能问一下那个凶杀案是真的么?”

  刘廷点了点头。

  “韩医生的尸体真的被切成了三十三段,脑袋也被敲碎了?”

  “是的。。。”刘廷又点了点头,问道,“你为什么问这个问题?”

  “如果案子是真的。。。我想我有些事情,应该要告诉你。”

  “什么事情?”

  “就是刚才我那个病人,他说的那些话,也许不是听广播听来的,而是。。。”

  刘廷听到护士说到这里,感到好像有一股电流,一下子从自己的脑袋中流了过去,立即问道:“你的话是什么意思?他不是听广播听到的案子?那他怎么会知道得这么详细的?”

  护士小心地指着身后一直在傻笑的那个精神病人,小声说道:“我早上确实给他听广播了,广播里也确实报那个案子了,但你看那个病人,他的精神状况和记忆力我都很了解,只是听了一遍广播的内容,他是绝对不可能记得住那么详细的内容的。”

  “可是他确实提到三十三段,还有那个脑袋被砸碎了,这怎么解释?”

  “。。。我想答案也许是。。。”

  护士刚说到这里,发现陈佑怡走了过来,护士看到了,紧张的立即中断了说话。

  陈佑怡没有发现刘廷和那个护士之间有什么问题,而是对刘廷说道:“我已经通知了警卫处,张锦强说他们会立即派人各处去寻找的。”

  刘廷看了一眼小护士,又转头看了看那个精神病人,说道:“传呼时间已经过了三分钟了,沈佳霖还没有回话,这次可能麻烦了。”

  陈佑怡犹豫了一下,说道:“。。。我知道一个地方,那里传呼信号有时候会接收不到。。。沈佳霖会不会正好在那里?”

  “什么地方?”

  “。。。三号楼的地下室。”

  “三号楼的地下室?那里是做什么的?”刘廷问道。

  陈佑怡犹豫了一下,脸色变得惨白起来,慢慢的阴森的说道:“。。。那里是。。。是我们医院的尸体解剖室。”

  刘廷听到陈佑怡的话,有几秒钟没有反应过来,

  然后慢慢地感觉到后背,升起了一股阴冷刺骨的寒气。

  十分钟后,刘廷和陈佑怡赶到了三号楼。

  天已经接近全黑,三号楼是专门进行各种治疗的大楼,天黑后,里面一个人都没有,灯也几乎全都关掉了。

  两个人冲进了前厅,

  头顶一盏发黄昏暗的老式水晶灯,

  两边走廊漆黑一片,

  看不到黑夜中,隐藏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大厅墙壁斑驳破旧,

  四周弥漫着浓重的福尔马林味道,

  楼内静到极点,

  只能听到刘廷和陈佑怡大口的呼吸声在空旷的大厅回响。

  这里就是精神病人的治疗中心!

  电椅、手术室、解剖台,

  疯子一样的惨叫仿佛在刘廷的耳边回响,

  刘廷努力镇定着情绪,

  尽量压低喘气的声音,就好像怕惊动到黑暗中,什么可怕的怪物一样,

  刘廷问道:“地下一层的楼梯在那?”

  陈佑怡声音颤抖着,没有回答刘廷的问题,而是反问道:“我们真的要下到解剖室去么?”

  刘廷犹豫了一下,从腋下的枪套中,拿出了配枪,说道:“不要怕,你不是说这里没有病人了么?我还有枪,不会出事的。”

  陈佑怡紧紧抓住刘廷的后衣襟,指了一下大厅侧面的安全通道,说道:“最近的路,就是走那个安全通道,直接就可以下到负一层。”

  刘廷看了一眼那个安全通道,然后放低了声音说道:“我们走。”

  两个人小心地慢慢移动脚步,终于走到了安全通道那里,小心地推开了门。

  昏黄的声控感应灯,听到了门轴发锈扭动的声音,不情愿的点亮了。

  楼梯通道下面漆黑一片,仿佛是地狱的入口,

  朝向刘廷和陈佑怡,张开了黑暗的台阶。

  刘廷在前面,陈佑怡紧跟在后面,

  两个人一阶一阶的往下走去,突然声控灯灭掉了,四周立即变成了完全黑暗的一片。

  真正的,完全黑暗的一片,

  绝对没有一丝光线。。。

  陈佑怡立即恐怖的尖叫起来,

  可怕的叫声,在空旷的楼梯间里来回反射,

  就好像无数女鬼尖叫着漂浮而至一样。。。

  声控灯立即又都亮了。

  突然的黑暗,和陈佑怡尖厉的叫声,

  让刘廷的心脏狂跳不止。

  两个人终于下到了地下一层。

  刘廷已经出汗的右手,紧握着手里的配枪,

  另一只手扶住了安全出口的大门,慢慢推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