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沈佳霖的办公室在治疗中心的四楼最里面的房间,

  天色已经全黑了,楼内的人几乎都走光了,

  刘廷他们三个沿着空旷的走廊向前走着,

  脚步声反射传播着,打破了四周异常的宁静,让刘廷感到有些不安。

  刘廷路过洗手间的时候,感到有些尿意,就对沈佳霖和陈佑怡说了一声抱歉,然后就进去准备方便一下。

  刘廷刚刚完事,突然听到走廊尽头传来沈佳霖和陈佑怡疯了一样的尖叫声,

  刘廷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心脏一下子抽紧了,连忙跑了出来,

  到了走廊,刘听看到尽头沈佳霖的办公室门大敞着,灯光也亮着,

  他们两个的叫声就是从那里面传来的。

  刘廷快步跑到了门口,看到沈佳霖冲了出来,冲到办公室外面的垃圾桶旁边,然后剧烈呕吐起来,

  陈佑怡还在屋里面继续疯了一样尖叫着,脸上的肌肉都已经变形了,眼睛可怕的睁圆了,满眼恐惧的看着前面。

  刘廷立即向陈佑怡目光的方向看去,看到在办公桌旁边,塞着一个一人多高的大箱子,箱子被放倒了,箱口朝向刘廷和陈佑怡的方向,

  箱子里面塞着一个人,脑袋露在最外面,已经被彻底砸扁,成了一滩碎肉。

  箱子里面,还能模模糊糊看到一截截的身体,都已经被切开了。

  这个人的死法,和韩晨平一模一样。

  屋内地板上,天棚上,到处都飞溅着血肉残渣,惨不忍睹。

  突然刘廷身后有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但不是沈佳霖或者陈佑怡,

  是一个陌生的女人。

  刘廷立即紧张起来,连忙回头去看,

  眼前的景象,让刘廷惊呆了。

  办公室的角落里,慢慢站起来了一个人,

  一个女人,

  赤身裸体,

  身材很好,

  脸孔却带着精神病人那种典型的呆滞表情,

  紧盯着刘廷,

  一边神经质一样的傻笑着。

  大腿根部,能看到液体的痕迹。

  陈佑怡回头也看到了,立即又是一声尖叫,吓得几乎跳了起来,立即转身躲到了刘廷后面。

  刘廷也紧张起来,立即把枪举起来了,瞄准了那个女人,同时大喊道:“不许动!站住!”

  这时候,突然刘廷听到身后有人走路的声音,然后什么东西被碰倒了,

  难道身后还有人?

  刘廷感到自己头皮一阵发麻,连忙回头去看,

  立即看到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从里间慢慢走了出来。

  刚才的声音,是男人把椅子碰倒了。

  这个男人穿着蓝白条纹的病人衣服,脸孔瘦削,头发也几乎掉光,

  眼睛圆睁着,带着残忍的凶残的表情,浑身崩满了血迹和碎肉的残渣,

  手里拿着一把消防斧,斧刃已经成血红的了,

  刘廷连忙又用枪瞄准了这个男人,

  男人看着刘廷的枪口,仍然继续向前走去,

  往前走了几步后,男人突然把斧子举起来了。

  刘廷紧张到了极点,声音颤抖着大喊道:“不许动!站住!立即把斧子放下来!”

  陈佑怡在后面声音颤抖绝望得喊道:“他是精神病人,是疯子!他不会听你的!快开枪!”

  刘廷手指颤抖着,慢慢向扳机上面开始用力。

  突然那个精神病人嘴角流出了鲜血,身子也突然略微摇晃了几下,然后先是手部似乎失去了力量,松开了,斧子立即掉到了地上,发出可怕的沉闷的撞击声。

  然后那个人身子又摇晃了几下,突然向前栽倒了,重重摔在了地上。

  然后身体开始剧烈的抽搐起来。

  刘廷立即明白过来,这个人一定也和程贵一样,杀人后,吃了剧毒的氰化钾自杀。

  刘廷回头去看那个赤身裸体的女人,

  那个女人还站在原地,表情惊恐,浑身剧烈的颤抖着。

  暂时应该没什么威胁。

  刘廷立即跑过去看那个躺倒的男人的情况,

  那个男人身体在不停的颤抖,瞳孔已经开始扩散。

  刘廷立即对还在发愣的陈佑怡喊道:“去,赶快去找人来抢救,快!”

  陈佑怡这才反应过来,立即转身到办公桌上,拿起内线电话,拨了警卫室的号码,一边警惕的盯着那个裸体女精神病的方向,一边让警卫处赶快派人来。

  十分钟后,警卫处的人和急救医生赶到了办公室,

  刘廷再一次见到了警卫处负责的胖子张锦强。

  那个自杀的精神病男人仍然还有呼吸,急救医生立即对他在现场开始进行抢救。

  刘廷站起了身子,把张锦强叫到一边,说道:“张今强,你立即派人把整个现场都封锁起来。。。我已经通知了我的同事,他们很快就会赶过来作现场取证。”

  张锦强忙不迭的点了点头,声音有些发颤地说道:“。。。好的。。。我知道了,长官。”

  “还有那个裸体女精神病人,你们要看管好,我们要对他进行调查。。。你找个护士,找件衣服给她穿上。”

  张锦强显然已经被现场四处弥漫的血腥残息吓呆了,脸色极差,动作也有些呆滞,连忙点了点头,然后就要转身去安排布置。

  刘廷突然又喊住了张锦强,说道:“张锦强,关于三年前失踪的那页车辆出入登记资料,你后来又想起来什么了么?”

  张锦强犹豫了一下,沉默了几秒钟,

  然后仍然摇了摇头,说道:“抱歉,我什么都没有想起来。。”

  两分钟后,一个护士来给那个裸体女精神病人穿衣服,

  是早先刘廷和陈佑怡碰到的那个女护士,

  那个女精神病人仍然表情呆滞,自言自语,一会哈哈傻笑,一会又突然满脸惊恐的表情,浑身剧烈发抖,不停的摆手说:“不要,不要。。。”

  护士安慰了一会那个女精神病人,精神病人的情绪似乎好些了。

  刘廷走了过去,蹲了下来,对那个护士说道:“你还记得我吧?”

  “我记得,你是来调查凶杀案的刘警官。”

  刘廷微笑了一下,说道:“你还记得我们下午的对话么?。。。你的病人听到我是警察,就对我说三十三段,还有脑袋被砸碎什么的。。。你说他知道这些,可能不是从广播里听到的,而是从别的渠道知道的,你还记得么?”

  护士表情紧张起来,点了点头,说道:“我记得。”

  “当时我注意到你看到陈佑怡医生过来后,立即就不说了,是为什么?”

  “因为我也说不准我的猜测是不是正确。。。我不想让别的医院的人知道那件事情,我怕将来会给我自己惹麻烦。”

  “那到底是什么事?你能告诉我么?。。。你可以放心,我以警察的名义担保,我一定会替你保密的。”

  护士勉强笑了一下,然后脸上现出回忆的表情,混合着一丝惊恐,说道:“那是两个月前的一天,我值晚班,后半夜三点的时候,我想去上厕所。。。我值班的前台在二楼,不巧二楼的洗手间坏了,我就上到了三楼,结果以上三楼,我就遇到了一件很蹊跷很可怕的事情,当时我以为是闹鬼呢,或者是我的错觉。。。后来也就淡忘了。。。但我今早知道韩晨平医生被杀了,我立即就想起来这件事了,我觉得我遇到的事情,就好象是一个预言一样,里面提到了韩晨平的死法,可能和这个案子有关。。。”